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

第2954章 征粮

  他满头大汗的冲到了许世风的面前,说道:“许大将军,这是怎么回事?皇上怎么到这儿来了?”

  许世风回头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皇上要回金陵了。”

  “什么?!”

  吕伯英惊得目瞪口呆。

  皇帝昨天才刚到翠沧县,这里的官员他一个都没见,就只停留了一个晚上。

  今天,居然就要离开,启程去金陵了?

  怎么会这样?

  不管他以前有没有接过驾,但这样的事情,也是皇帝出巡以来从来没有过的。吕伯英的脸都白了,慌忙说道:“大将军,大将军啊,这,皇上这是对本县的接驾不满意?还是,还是要治下官的罪了?的确是下官治下无能,才会让叶大人他――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若真是要治罪,还请大将军在皇上面前――至少,保我一家老小,他们是无辜的。”

  看着他紧张得满头大汗的样子,许世风轻叹了口气,然后说道:“你不必多想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皇上若真的要治你的罪,千里之外一道圣旨便是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既然现在,你还在这县丞的位置上坐着,那就安安稳稳的坐着吧。”

  听见他这么说,吕伯英一颗心总算安稳了一些。

  毕竟,许世风也算是皇帝身边的近臣,他能这么说,必然是已经了解了皇帝的心思才敢开口的。可是,一想着皇帝到了翠沧县,连一个人都没见,一句话都没留下,就这么离开,他的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。

  于是说道:“可皇上就这么走了,这――”

  他的话没说完,突然,从前面又走过来一个人,不是别人,正是跟在皇帝身边的近侍小顺子。

  对于下面这些官员来说,皇帝身边的近侍,虽然只是服侍皇帝的太监,却比一些一品大员都更有气派,这些人天天紧跟在皇帝身边,对皇帝的影响是最大的。

  于是,吕伯英立刻拱手行礼:“顺公公。”

  小顺子走过来,倒也是恭恭敬敬的先对着许世风行了个礼,然后转头看向吕伯英,说道:“吕大人,皇上让咱家过来问你几句话。”

  吕伯英头都不敢抬,只说:“皇上有什么旨意,只吩咐便是,下官肝脑涂地,在所不辞。”

  小顺子淡淡道:“不用你肝脑涂地。皇上只是问,县中仓储的粮食几何?”

  吕伯英急忙说道:“去年的存粮还剩下不到两百石,但,最近已经能开始收粮了。”

  小顺子道:“眼下已经到了青黄不接的时候了,若要收粮,官府的手脚应该快一些,不能让那些不法的商贩抢在官府的前面,哪怕多话些银钱,毕竟,银钱花了还能再征,可粮食若不够吃了,那可是要饿死人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叶大人在贵县出了这样的事,皇上已经生气了,”

 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吕伯英两腿一软,差一点就跌跪在地,额头上冷汗如雨,不断的往下滴落。小顺子继续说道:“万一再闹出什么灾民饿殍一类的事情出来,那皇上可真的要龙颜大怒了。”

  吕伯英急忙说道:“下官明白,下官明白,下官这就去办!”

  小顺子笑了笑,又对着许世风点了一下头。

  然后转身往船上走去。

  很快,昨天跟随皇帝来到翠沧县的人,都一一上了船,跟之前一样,皇帝与贵妃上了龙船,其他的侍卫上了另一艘船,船工搬着在这里采买的水和食物,上了第三条船。

  唯一跟之前不同的,就是多带了一个人。

  正是贵妃娘娘的心腹宫女冉小玉。

  为了带上她,原本应该在第二艘船的锦衣卫都指挥使黎不伤,带着一队锦衣卫的人马护送她直接上了皇帝的龙船,之后,他们也没有下船。

  然后,几艘船便起航离开了翠沧县。

  一众官员站在码头上,对着这一切,一直到船走远了,还有些回不过神。

  直到三艘船慢慢的消失在了暮色中的水雾里,几个跪在吕伯英身后的官员轻声说道:“吕大人,皇上这一来一去的,到底是图什么啊?”

  “就为了给叶大人祭奠一番?”

  “我们还以为,皇上不管怎么样都要留下来,处理星罗湖那边的事,至少还要去皇陵观一趟,这样,咱们也好在皇上面前露露脸。现在这样,算怎么回事呢?”

  吕伯英从地上爬起来,掸了掸膝盖上的图,然后说道:“行了,都别问了,下去干活儿吧!”

  众人一愣,不知为什么,原来以为皇帝来了之后,他们要忙个脚朝天,却没想到,皇帝陛下只呆了一个晚上就离开了,以为没事了,可吕伯英反倒让他们去干活。

  众人问道:“干什么活啊?”

  吕伯英道:“收粮食,赶紧去附近县镇收粮食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众人更是大惊失色。

  这个时候,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,许多百姓自己家里的粮食都还不够吃,得等到今年第一茬庄稼收割之后,才有粮食可收。

  怎么现在就要去收了。

  有人说道:“吕大人,时候还不到吧?”

  “时候不到?等到了时候,皇上就要砍我们的头了。”

  “啊?是皇上让我们去收的?”

  吕伯英叹了口气,将刚刚小顺子的话转述了一遍,众人听得目瞪口呆,更是疑惑不解,纷纷说道:“皇上让我们现在就去收粮食,做什么呢?”

  吕伯英道:“我怎么知道,总之皇上的旨意,去做就是了,若连这件事都做不好,连同之前叶大人的事一起算,你们可知道结果!”

  大家一听,也给吓住了。

  不管怎么样,既然是皇帝的旨意,他们当然执行便是。

  于是,一行人匆匆离开了码头,往他们的府衙走去。

  而在码头的另一边,河岸上,郁郁葱葱的树林中,一个麻布粗衣的男子远远的站着,一直看到一个穿着明黄色长袍的身影上了船,船再驶离了码头,最后消失在了河道上,这个人喃喃说道:“皇帝,已经走了?得赶紧回去禀报!”

  说完,便立刻转身飞跑开了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