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婢女也秀色

第241章 迟早会传出的消息

婢女也秀色 桑榆小叶子 6202 2019-11-25 15:28

  既然是为了战事,也为了排除他们内奸的嫌疑,在场的人自然也是没有什么意见的。

  朱勇倒是有很多的话想说啊,但是,就目前的这个情况,他再怎么说,说得再多,好似也没有啥用了。

  当下也只得叹息了一声儿,然后于原地站了站,回了自己的营帐!

  众将军都高兴得很,说着那小公子的法子甚好,此番战役定是没有什么问题,一边与别的将军寒喧着,一边往自己的营帐走。

  等到人都走得差不多的时候,萧祁却突然道了一句:“小公子要与在下说的可是大计,如此,定不可于此处这般杂乱的地方说。”

  正看着那些将军离去的背影有些出神呢,若虞突然便听到了身边这人的声音。

  眉梢微动,若虞细细的打量了这人好许久,随后便微微颔首:“这是自然,那将军可有好的去处?”

  点了点头,萧祁道:“去在下的营帐吧!”

  其实……若虞是不想去的,但是这人也说得没错,这里也着实不是一个说话的地方,再者,若是在这里说,让朱勇的眼线听了去……

  微微颔首,若虞道:“劳烦萧将军了。”

  点了点头,萧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随后便引着若虞去了他的营帐。

  挥手屏退了四周,萧祁道:“这位公子的警惕性倒是不错,可是师从华桒?”

  本来一开始就想要与萧祁说明整个计划的,结果她刚张了张嘴,还未来得及出声儿呢,这人便直接道了这么一句,弄得若虞差点儿的咬着自己的舌头。

  轻咳了两声儿,若虞问了一句:“萧将军……您何以见得在下师人华桒?华先生为人一向清冷,在下也只是听闻他这么多年只收了两个女徒弟而已。”

  微微一笑,若虞双眸微弯:“在下男儿之身,又怎会师从华先生?”

  萧祁听到这话的时候,倒是微微动了动眉,细细看了若虞好一会儿,似是想从她面儿上的表情知晓些什么似的,瞧着若虞心头毛毛的。

  轻咳了两声儿,若虞道:“时辰不早了,在下还有要事儿,在下的全计,还是尽快与萧将军说了吧!”

  萧祁听着这话,微微的点了点头,随后便道:“公子请说。”

  若虞在与萧祁解说的时候,这人一直盯着她的脸瞧,瞧得若虞有几次想直接与他动手了。

  硬着头皮将自己的计谋说完,还未等萧祁反应过来,若虞便直接拱手行了个礼作了告辞。

  还未等萧祁反应过来,若虞便直接提着袍子往外头跑。

  瞧着那人儿跟逃难似的,提着裙子就跑掉了,萧祁觉得倒是有些好笑,微微摇了摇头,然后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袍子,转身又出了营帐。

  逃离了萧祁的军帐,若虞感觉自己心头压着的大石头突然被谁给搬开了似的,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。

  方才与他说时,他的目光一直在她的身上,讲真的,这萧祁就算是萧国公的儿子,也不能这样……更何况,她现在可是一身男装,莫不是萧祁他有龙阳之好?

  想到这里,若虞还是忍不住抖了抖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,方才与萧祁说计之时,那人又似是没有认真听讲,也不知晓自己与他说的那些话,他倒底是听进耳没有。

  不过,她的事情都已安排妥当,也用不着萧祁做些什么,如此,他即便是没有听进去,倒也没有什么影响。

  只是……希望明日在与匈奴一战时,朱勇那儿莫要出什么岔子才是!

  回了客栈,玉儿已经醒了,她醒时没有瞧见若虞,倒是好将客栈里外找了几遍。

  直到瞧到了若虞平安回去,玉儿这才松了口气。

  “公子,如今战乱四起,这玉虚城可并不安宁,您还是莫要往外跑了,奴婢……奴才可难得寻到您。”

  知晓玉儿是担心自己,若虞似是安慰的拍了拍玉儿的肩膀:“无碍,一般人可伤不了我的。”

  “但您是孤身去的军营!”玉儿拧眉:“那地方,可都不是一般人!”

  这丫头……居然这都知道?那做什么还在客栈里头寻她?

  “你知晓我去了军营?”微微动了动眉梢,若虞问了玉儿一句。

  玉儿摇了摇头,她道:“不知道,不过方才主子您回来的方向奴婢瞧见了,后头还跟站几个军人!您的性子奴婢是了解的,就这情况,您是去了军营没错了。”

  后头跟了几个军人?被玉儿说的话弄得有些不解,若虞侧头便瞧见了后头的那几个士兵,那几个士兵瞧见她平安回到客栈后,便远远的对她行了个军礼,然后便离开了。

  若虞:“……”

  大意了啊,后头跟了几个人,她竟然都没有察觉出来!

  不过话又说回来,倒也不是那几个士兵的功夫过高,而是因为,若虞在回来的路上一直在想着那可行为可疑的萧祁,这才没有注意到后面。

  瞧着那些士兵离开,若虞倒是轻轻的吐了一口气。

  她倒是有些庆幸啊,好在后头跟着的是保护她的人而不是害她的人。

  若是害她的人,就方才那种情况,她死了几遍都不曾知晓。

  等那些人都离开了,若虞这才急忙拉着玉儿往客栈里头走。

  “玉儿,这时候,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了!”

  而另一边。

  疾风跟着杜云安躲过了几拨追兵,最后在一个山洞里头歇了脚。

  晚间的山洞有些寒冷,疾风将杜云安放下后,便叹息了一声儿。

  这主子也真是的,下手没轻没重的,杜公子这下可睡了一天,可怜的自个儿啊,背着这么重的一个男人窜逃,这个山都快被他跑完一半儿了!

  轻轻摇摇头,疾风便出去寻了一些木柴来引火取暖。

  想着这一天只想着躲避那些追兵,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喝水了,疾风便去打了一只野兔子,拿芭蕉叶装了些水回来。

  一回来便瞧见杜云安醒了过来。

  疾风连忙将打死的兔子摇至一旁,将手里的水递给杜云安喝。

  “杜公子,且先喝些水吧。”

  杜云安看了一眼疾风,随后便将他递来的水一饮而尽,完毕后,便问了一句:“你家主子呢?”

  “主子他……”疾风也不知晓情况,道了这三个字后便也未再说话。

  杜云安则是生气了:“那种危急的时刻,我怎么能够将我带走呢?!”

  说着,便一把挥开疾风,起身就要往山洞外面走。

  “杜公子,主子是有别的安排的!”叫住了要往外头冲的杜云安,疾风道:“实话跟您说了吧,主子他是故意留下来的。”

  瞧着杜云安这般担心自家主子,疾风叹息了一声儿,直接道:“主子为了预防安易山搞这样的突击,于是早前便与奴才商量好,等到安易山带人来暗算时,他便留下来与他们正面交锋,先前他也联络过一个大魏的好友,做了这场计划,等到安易山捉拿他时,他便连同大魏的将军一同将安易山拿下。”

  “而至于您……”疾风挠了挠头,有些尴尬地道了一句:“主子说您留下来恐会给他拖后腿,所以便让奴才将您给带走!”

  嘴角微微一抽,杜云安道:“那家伙,嘴巴还是这般的毒啊!”

  正说着,杜云安又好似想到了些什么,猛地抬头看了一眼疾风。

  疾风被杜云安这反应给吓了一大跳,正想开口问些什么呢,结果便听到杜公子问他:“你是带我逃离至此的?”

  点了点头,疾风转身去将自己方才扔下的兔子给拾了起来,开始拿着自己怀里的匕首剥兔皮。

  “对呀,好在此处的山洞隐蔽,那些人是追不上来的!”

  正说着,疾风好似也意识到了什么,手上的动作一停,他一转头便看向了那头脸色难看的杜云安。

  “你家主子他……可能出事儿了!”

  既然是与大魏的将军联手要一举拿下安易山,那么,这事儿都过去了一天,怎么说,他们身后的追兵就算没有,也会越来越少才对,但是至现在,追他们的人还是那般多,这能说明什么问题?

  当然是赵堇城没有成功!

  莫不是……那个大魏的将军坑了他?

  但是……怎么会?赵堇城一向都是一个谨慎之人,怎么会那般大意的让大魏的将军坑他?

  “那咱们……”

  疾风刚想问些什么,杜云安看了一眼疾风手上的兔子:“先吃点东西吧,明日一早,咱们再潜回去瞧瞧情况!对了,这个消息,你没有传出去吧?”

  疾风闻声摇头:“自然是没有,奴才一直背着您往外逃,哪有什么时间传消息出去?更何况主子也没有吩咐奴才……”

  话说到这里,疾风突然又觉得有些奇怪:“对啊,为何主子不让奴婢传消息搬救兵?”

  “传消息?”杜云安闻声冷笑了一声儿:“你可莫要忘记了你家主子最担心谁。”

  王……妃?疾风闻声,当下便拧了眉:“这消息奴才倒是可以不传,可是……西夏与安易山那边,可就不一定了啊!”

  刚起身要去给火添柴,杜云安闻声手上的动作一顿,继而眉头紧皱。

  是啊,这个消息……迟早是要传至南方的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