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0852陆强 卢茵

第28章 28

0852陆强 卢茵 蟹总 8707 2019-11-25 23:51

  一根烟的功夫, 陆强回过头, 在座的几人都有些闷。坤东离得最远,摆弄手里的筷子, 他体积比较大, 平时没点儿爱好, 就认吃, 这会儿也不动筷了,抬头瞅瞅, 又埋下头去。

  陆强笑了笑, 重新开火, 往里加一盘牛肉, 虾丸生菜也扔了一些, 没过多久,玻璃上又罩一层朦胧雾气。

  他招呼一声:“都他妈干瞪眼儿呢,赶紧吃…坤东, 肉都你的。”

  陆强往自己碗里也夹了些:“多远的事儿了, ”朝洗手间方向看一眼:“你们嘴上有个把门儿的,别往出胡咧咧就成。”

  大龙最先说话,“那哪儿能啊。”他拿起筷子, 往锅里捞了捞。

  有人先动,其余的才跟着动起来。

  气氛没几分钟缓和。

  陆强斟满酒, 把酒瓶撂中间,让他们自己倒,问大龙:“你最近挪地方了?”

  大龙应一声:“水产运输不太好做, 我那破车设施不行,冬怕天冷,夏怕天热,容量也小,跑一趟外省根本不划算。”

  “现在跑什么?”

  他说:“找了个物流,前进门批发市场那边儿,给滨海一条线的商户送货。”

  根子插一句:“好跑吗?要行我也跟你跑。”

  大龙吊儿郎当翘起腿:“好跑倒好跑,就他妈上面有人压着,总不给活儿。”他啐了声:“有个叫军子的,来的年头长,当个小领导就他妈欺负新来的,给的货少,挣的不如别人。”

  坤东笑说:“那是让你给上礼呢。”

  “上个屁,”大龙一瞪眼:“看他不顺眼,早想揍他了,也不问问老子以前吃荤吃素,修理一顿,全都趴地上喊爷爷。”

  陆强筷尖支着桌面,瞭起眼皮看他:“吃荤吃素?”

  大龙嘿嘿笑,赶紧改口:“那也要看之前跟谁混,不问问我强哥是谁?”

  陆强笑着:“你强哥现在看大门儿的。”他手腕一抬,拿筷尖点点他:“你小子老实点,当以前混黑呢,成天喊打喊杀。”

  “嘿嘿,强哥,我就随便说说,还当真呢。”大龙不敢顶嘴,埋头塞了口菜。

  根子接过话头儿:“哥,还真打算一直在哪儿干啊?”

  陆强一顿,眼睛盯着某处没动:“暂时。”

  根子笑起来:“嘿…有嫂子就是不一样,哥你以前可不这么说的。”

  陆强扫他:“原先怎么说?”

  “原话我记不住,反正那意思就说干保安没什么不好。”

  陆强哼笑一声,并没搭茬。

  大龙活跃起来,拿话臊根子:“用屁股想都知道,之前老大光棍一条,挣多挣少吃穿不愁,不得劲儿了就找个娘们给弄弄,没什么好牵挂。现在有了小嫂子,还是个柔的跟水似的妙人儿,咱老大哪儿舍得她跟着受委屈。”

  他舔着脸:“嘿嘿,老大是不是?”

  陆强给气笑,点着他:“你他妈以后就坏这张嘴上。”

  另两人也跟着笑,大龙说:“这不嫂子不在吗…强哥,那以后想干点儿什么?”

  他尾指勾了勾额头:“没想好。”

  “咱们搞点买卖做?”

  陆强抿唇不语,顿了顿,往洗手间方向看了眼,才想起她进去好一会儿没出来。陆强往后错开凳子,“我去放个水,你们喝。”

  大堂往里走是条长长的走廊,两边几间大小不同的包间,有的大敞四开,有的房门紧闭。陆强随便瞟了眼,看见一个熟人,他目光没停留,直接往前走。

  洗手间在走廊尽头,旁边有个凹进去的窗户,他走过去,又退回来几步。玻璃上映出他的影子,背对的人回头看了他一眼。

  陆强直接去里面放水,出来时手还在调整腰带。

  窗户旁的人还在,仍旧背对着讲电话。

  走廊里人声鼎沸,她开一扇窗,稍稍探出头,消寂的夜色比里面安静许多。

  天气已经极冷,她鼻尖冻的通红,夜里有风,轻轻吹起两侧的发梢。

  陆强从身后环住她,低头去嗅她发上的味道。她讲的家乡话,吴侬软语,没有几句能听懂,声调却特别细腻柔软。陆强喝了酒,熏熏然的垂下眼,用鼻子拱了拱她。

  卢茵没好气的白了眼。

  陆强一笑,借由身高优势,下巴直接放她头顶上,还需半弓着背。他闭上眼,贴她身后,也没有催促的意思。

  卢茵却有些不自在,对着电话:“那先挂了舅舅。”

  里面是个老态的男声:“在外面自己注意身体,有空回来,挂了吧。”

  卢茵应下,没等挂断,那边舅妈的声音悠悠传出,关切道,“茵茵忙,没事儿你也别让她回来,这小屋子,怕她住不习惯…”

  卢茵笑了笑,按断电话。

  陆强蹭她耳尖儿:“打给家里?”

  “嗯,”卢茵耳痒,躲了下:“舅舅刚才打过来的。”

  他关了前面的窗,耳边又充斥一片嘈杂。胳膊往前挡住,把她收在怀里,卢茵顿时觉得身体回暖。

  他问:“聊了什么?”

  卢茵说:“过几天就是元旦,问我放不放假,想让我回去待几天。”

  陆强睁眼:“你怎么说?”

  她笑问:“你猜猜?”

  眼睛复又阖上,陆强不咸不淡:“我吃饱撑的,你爱回不回。”她哼了声,他又道:“听那意思,也就客道客道。”

  “我知道,”卢茵把头稍稍靠在他胸膛:“舅妈容不下我,也养了我十几年。家里地方小,弟弟妹妹还读书,我不会回去添麻烦,只是…有点儿想念舅舅。”

  “那过年回去?”

  卢茵看着窗外:“嗯。”

  两人站窗前一时没动,旁边包间里走出个人,倒不是平素的利落打扮,黑发披肩,面画淡妆,长款毛衣加一条皮裤,几厘米高的皮鞋把身材托的修长。

  她往身上套大衣,朝后面喊:“你们门口等我会儿,上趟洗手间。”

  她小跑几步,余光无意瞟向窗前,便是一顿。饭局喝了些酒,眼神不太灵光,见那方向背对站个大块头儿,臂膀宽阔,背脊挺拔,头发剪的很短。只一眼,便认出这人是谁。

  谭薇心中一喜,抬腿就要过来:“陆强?”

  他听见喊声没有动,抬起眼,从窗户里看到她的影子,半刻转回身,仍是抱着卢茵。

  谭薇走近了,这才看见他前面还有个女人,五官精致淡雅,身材玲珑,个头才及他胸口,紧紧依偎着,姿态别提多亲密。

  谭薇尴尬的笑了笑。他身材魁梧,刚才挡着前面的人,她根本没看见。目光不由再次转向她,她散着发,柔顺贴在颊边,头顶的发丝搓起一缕,些微凌乱的立着。一双眼睛清澈明亮,鼻巧唇小,说不出的柔软可人。

  她便知道她是谁。

  陆强先开腔:“谭警官,这么巧。”

  谭薇回神,停在不远处,她收起语调中的激动,刻意端正说:“看着像你。跟我师父和同事出来吃个饭。你有朋友在?”

  她看一眼卢茵,卢茵有些不自在,拉开他手臂,在旁边位置规矩站好。

  陆强说:“也跟朋友吃饭。”

  “这位是?”她笑着:“不介绍介绍?”

  陆强搭上旁边人的肩膀:“这是卢茵。”不用多做解释,动作足能证明一切。

  卢茵笑着朝她点一下头

  谭薇主动伸手:“我叫谭薇,在宏华区公安局刑侦科。”她抬了抬下巴,介绍时颇有些居高临下的意味。

  卢茵往前与她握了握手,脸上笑容恰到好处,“您好。”

  “你好,”谭薇说:“我和陆强也算老朋友,认识快有七八年,他曾经在巢会时就打过交道,那会儿刚刚毕业,老想着抓他把柄,还闹出不少笑话。后来他进了小商河,我有公事常去那边,也见过几回,然后…”她忽然停顿,抽了口气,连忙看向陆强:“…这能说吧!”

  陆强看她半刻,哼笑了声:“有什么不能说。这位谭警官在监狱里还救过我,也算半个恩人。”后面话是冲卢茵说的。

  卢茵听后,善意的对她点点头,心里却想着另外一件事,从话里便能判断两人之前关系,陆强逗她是旧相好,她还耿耿于怀了一阵子,现在看来,并非所想。

  卢茵看向陆强,不由抿唇笑了笑。

  谭薇却是一愣。她全部知情,是她没有料到的,只好僵硬的说:“这是我的工作,换谁都一样。”

  陆强道:“说明你是个好警察。”

  对这夸奖她并没觉得多开心,看面前的两人,男的高大魁梧,女的小鸟依人,明明没有多亲密,却透一股无法言明的暧昧牵连,那般理所应当。越看越无比般配。

  气氛尴尬一瞬,她手放进口袋,紧紧绷住唇。

  没什么说的,陆强道:“不打扰谭警官,我们先走了。”

  “…再见。”谭薇后知后觉。

  陆强没看她,已带卢茵往外走,大掌罩了下她头顶,随后滑下来虚扶她的后背,两人说着什么,很快消失在转角。

  回到饭桌又吃了几口,时间不早,道别后各自散了。

  离住处没多远,车停着,散步回去。卢茵心情很好,沿途是一条人工水渠,旁边结了细碎的冰,中间仍旧随波荡漾,对岸的灯红酒绿在水面形成倒影,风吹过,碎了一地的五颜六色。

  他把身上外套脱了,把她整个裹住,在河边站了会儿,才往小区方向走。

  陆强是晚班,给她送回去,接替老李。这一晚他睡在岗亭,转天回住处补眠,快到中午的时候,被卢茵的电话吵醒,她在附近买了许多菜,让他出门来接一下。

  卢茵第一次来陆强住处,位置偏不太好找,只独一栋的简体板砖楼,外檐破旧,路上随处都是垃圾,淌着鼻涕的小孩在外打闹。

  卢茵跟着他进去,住的一楼,进门就是厨房和卫生间,走廊里摆着桌椅,房间不大,靠墙放一张单人床和老式写字台,写字台前方是一扇窗,正对进来时的路口。

  到底是单身男人住处,这基本变成他偶尔过夜的地方,卢茵那儿他多少还讲究在意,可这里完全另一番景象。

  卢茵头疼,放下菜,先去收墙角的衣服,家里没有洗衣机,他从浴室递出个脸盆。

  陆强洗澡出来,只穿一条松垮的牛仔裤,上面扣子没系,向两边自由翻开,腹下的毛露了大半,胯骨两条向内的凹陷,一直延伸到裤腰里。他光.裸上身擦头发,刚洗过澡,浑身上下还冒着热气。

  卢茵整理杂物,走到桌子前,偷偷瞟他一眼,小声说:“也不把裤子系好。”

  陆强不为所动,“让你免费看,没收钱呢。”

  她一咬牙,顶回去:“值多少我付给你。”

  陆强潦草擦几把,毛巾扔到椅背上:“凭老子一身本领,也是无价。”

  “不害臊。”

  “我说什么了,就不害臊?”陆强走过去,捧着她脸亲了会儿,呼吸微喘才放下。

  卢茵扶了下写字台,稍稍稳了稳身体,见他手往胯.下揉,装没看见的收回目光。

  谁都不再说话,开始共同整理写字台。上面全是垃圾,揉皱的卫生纸、快餐盒,还有速食品袋子,她一股脑都扔地上,待会儿一起扫走。

  桌子和窗台夹缝露出蓝色一角,她弯腰夹出来,是个快递纸袋。前后翻了翻,正面的邮寄信息已经淡化,隐约见收件栏里一个名字:钱媛清。

  卢茵问:“这是你的?”

  陆强眼神一顿,嗯了声。

  她不免多看一眼:“那还有没有用?”

  “扔了吧,”陆强接过去,把里面那张支票抽出来递给她,纸袋扔地上:“没用。”

  卢茵微微怔忡,看了眼手中的东西:“这支票…”

  “你收好,留着以后用。”

  她抿了下唇,捏着手上薄薄的纸片,试探问:“钱媛清…是谁呢?”

  陆强又拿起椅背的毛巾,头发已经干了,他还是抹了几下。

  沉默很久,卢茵以为不会得到答案,却听他说了句:“我老娘。”

  她动作微滞,不由捏紧手中的纸,张了张口,陆强已拎菜去了厨房。

  卢茵目光下沉,盯着地上的纸袋,久久,才小心翼翼的拾起来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老蟹来辣哈哈哈,周末惊喜,你们还在吗o(n_n)o~~

  ps:上一章有时间的话可重看。

  手机看书,尽在·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