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0852陆强 卢茵

第21章 21

0852陆强 卢茵 蟹总 8175 2019-11-25 23:51

  起初的几秒很难熬, 客厅挂钟的声音仿佛穿透耳膜, ‘滴答滴答’她莫名心慌。不知响到第几声,卢茵从案板跳下来, 抓起钥匙, 跑了出去。

  楼道的声控灯一层层亮起, 一路追出楼栋, 没有见到他的人。已经过去十分钟,这并不稀奇, 脚步有些迟钝, 才发现还穿着不太合脚的布拖鞋。

  她很清楚他在哪里, 只迟疑几秒, 卢茵往岗亭方向走去。她不太确定自己想表达什么, 反悔或是解释,哪怕最终还是这结局,最起码都应该心平气和的收场。

  七点不到, 小区中最热闹的时段, 卢茵穿过广场,耳边都是嘈杂的音乐声。街灯初明,天空还挂一层暗灰, 冷风飒飒,把鼻尖儿吹的通红, 她不由耸肩瑟缩,脚步时慢时快,直到这刻, 才真正恨起自己游移不定的性子。

  远远看见岗亭,橘黄暖光从窗户倾泻,天已黑透,小小房子隐在古树后头,墙壁上树影婆娑。

  窗旁房门大敞,外面并没有那人的影子。

  她脚步一顿,再次迈步时,心下便坚定的不容动摇。

  还有五米不到,门口晃出个人影,曾在一刻钟前见过,某个时刻,他们严丝合缝紧贴彼此,可直到此时,卢茵才更直观更认真观察对方,好像找到一直忽略的什么东西。

  并没给她太多时间思考,那人有所感应,蓦然侧头,初见她的几秒,面部表情略微诧异。陆强嘴角咬一根未燃的烟,手插着口袋,背脊不那么挺拔,目光落在她脚上,半刻又移回来,眸中刻意的冷淡和疏离,是卢茵不太熟悉的。

  她攥紧袖口,冷风从毛衣缝隙直击皮肤,纤长脖颈裸.露着,绒发轻轻扫着耳根。刚才出了汗,被风一激,不禁打了个冷战。

  那人还注视着她,她往前走了几步,又突然停住。

  岗亭并不是他自己,暖光里跟着晃荡出一个人,修长身材裹在庄重的警服里,头发一丝不苟,警帽带的端端正正。她没有察觉第三者的存在,目光始终落在陆强背上,两人不知在屋里说了什么,她皱眉噘嘴,目光怨念又舍不得从他身上移开,伸手轻轻往他肩膀捶推了一下,绝对不忍用力。

  在旁人眼里,这动作没什么特别,却也狎昵有余。

  陆强无知无觉,完全忽略身后的人,身体随她动作轻晃一下,仍然盯着暗处那个单薄身影,犯贱的想:他妈的就穿这点跑出来。

  卢茵嘴唇泛白,口中干涩,周遭都是自己‘咚咚’的心跳声。她多想故作轻松打个招呼,嘴角却始终弯不出漂亮的弧度,根本没有想象中的洒脱。

  两人站在门口,是一张被暖光柔化的照片,她个头到他鼻尖,目光安然凝望,同样挺拔的身材,隔着不足半米距离,勇敢的,大胆的,站在他的身后,没有什么比这更和谐。

  心脏不可抑制的抽痛,眼前画面刺激着眼球,卢茵想,她终究比预想的要在乎一点,只一点点…

  终于迈开步,却不是往前,她有点慌不择路的意味。这行径落在陆强眼里,变成另一番解读,胆小、逃避、见不得光——因为有外人在,所以才放弃过来的念头。

  陆强长久盯着黑暗。

  谭薇发现他状态不对,拿手戳他:“看什么呢?”

  那方向一片昏暗,除了树影和笔直的路,什么都没有。

  她来了有半个钟头,老李让在屋里等着。自受伤那次再没见过,忙完手头案子,她抽空先来看他,没想到还是那副冷眉冷眼欠他钱的样子。

  谭薇声音怏怏:“每次来看你,你脸都臭的要死,以为我稀罕呢!…再也不来了,”她往门口走了两步,没得到想要的回应,不甘的咬咬唇,很大声喊:“喂!”

  陆强终于回头,左腮无意识鼓动。

  谭薇说:“我要走了。”

  他鼻腔里“嗯”了声。

  谭薇气急,狠狠瞪他一眼,摘下帽子拎手里,没走几步,却听后面叫住她。

  陆强问:“吃饭了吗?”

  门外有很多小餐馆,点了几个炒菜,几瓶啤酒。陆强面前一个杯,喝自己的,没管她。

  谭薇从没这样和他独处,偷偷瞟他:“少喝点儿,你还要上班呢。”

  陆强头都没抬,把杯斟满:“晚上没人管。”

  她没话找话:“酒劲儿大不大?”

  陆强不太想回答,基本一仰头就是一口杯。

  谭薇直接叫老板,也要了个空杯,独自开了一瓶,试探性先倒半杯。

  她看他脸色:“你今天心情不好?”

  陆强手一顿,嗤笑了声,“对,心情不好。”

  “因为什么?”她撑着下巴,做出倾听的姿态:“有什么不开心的,可以跟我说说。”

  陆强大口吃菜:“跟你说不着。”

  “有什么说不着?”她锲而不舍:“说说呗,因为什么?”

  “为女人。”

  谭薇下意识笑:“…别开玩笑了。”

  陆强斜她一眼:“我像开玩笑?”

  谭薇略怔,随后嘁了声,端起面前酒杯抿一小口,秀眉微皱,之后慢慢平缓,竟将杯中全部饮尽。

  这次倒满了,她半随意半试探地道:“我可看不出来。你这人,总是阴晴不定,高兴时候露个笑脸,不高兴胡编滥造,说话没边儿没沿儿的,一点都不靠谱。”

  陆强手腕垂着,筷尖支在桌面上,挑起眼皮看她,突地问:“你看上我了?”

  谭薇一口酒呛出来,忙用手捂住口鼻。

  “我什么优点,你告诉告诉我…别人怎么就没发现呢。”他说这话时,面部难得的无奈。

  谭薇脸颊绯红,“干嘛突然说这个。”半天总算憋出一句:“这种事情,怎么能说清楚…就是感觉挺好的。”

  陆强觉得好笑,往嘴里扔两颗豆子:“感觉当不了饭吃,劝你趁早打消。”

  谭薇蹙眉看他。

  陆强说:“我有对象了。”

  “…你骗人。”

  “老子咸盐吃多了?”他扫她一眼:“刚搞上的,看你往这儿跑的勤,怕你白浪费时间。”

  谭薇捏紧杯子,终于开始相信他的话。蓦地,脑海闪现一个女人身影——面目清美、曲线婉转、小鸟依人。这感应十分灵敏,立即坐实他刚才那一番话。

  陆强喜欢的,应该是那种厨艺精湛,温柔持家,足够软,足够暖,能给男人归属感和依顺感的类型,而这些特质,从那女人身上不难体现。

  反观自己,顿感一败涂地。

  谭薇张了张嘴,却发现自己没勇气追问下去。

  后半段儿没什么话说,她基本接受这个现实。陆强不喝了,她开始一杯接一杯的往下灌。他只负责传达,知道谭薇是聪明人,不会死缠烂打,喝完这顿,清醒了,也就明白了。

  陆强吃饱喝足,齿间叼一根牙签,百无聊赖的东看西看,没事儿人一样。这顿饭和初衷有所偏差,本意借酒浇愁,利用美女作陪,却发现兴趣怏怏,六年前的陆强简直脱胎换骨,他讽刺的笑笑,命令自己多花一倍的耐心,作为他利用她的补偿。

  从酒馆出来,谭薇走不了直线,陆强帮她维持平衡,伸臂捏着她胳膊,避免不必要的身体接触。她不知有几分清醒,有意无意往他身边靠拢,陆强无情阻止,始终和她保持一臂距离。

  不知反复第几次,他耐心耗尽,冷笑说:“那些酒后乱性的,都是为搞姑娘找的借口。”

  旁边的身体一晃。

  陆强继续:“即使喝醉,脑袋也无比清醒,绝对知道自己干了什么狗屁事…我没醉,也相信你能听懂。今天说的不是逗你,我现在所有精力都放那女的身上,天天想怎么办了她。”陆强咬牙切齿的说。

  “没有时间应付你,你那些小心思趁早收一收,赶紧找个好人该处处该嫁嫁,”顿了两秒:“能不能走直?”

  谭薇毫无反应,仍然走不直,却也不刻意往他身上靠了。

  在路边拦了辆的士,陆强把她塞到后座,从警服外套摸出身份证,冲着司机:“麻烦把这位女警送回家,地址是,”他看一眼手中证件:“谭林路32号。”

  司机是个大叔,在内室镜里看他一眼,含笑点头。

  陆强借着灯光,眯眼往挡风镜上瞅了眼,记住编号,随手关紧车门,目送车子缓慢驶入黑夜。

  ***

  那晚之后,卢茵毫无悬念的感冒了,起初还轻,她没太在意,就热水吞了几片感冒药。

  在厂子里,陈瑞又发现她和前几日不同,不知是病的原因,还是其他,脸上那丝神采淡去,闷闷不乐,总是提不起精神。

  老杜交给两人一笔订单,为城中某休闲场所做一批员工服装,陈瑞是产品开发部主管,业务由他负责。

  厂里原先有两名正牌设计师,其中一名待休产假,且此人为人处世刁钻另类,目中无人,老杜早想换人,所以借机提拔卢茵,之后给那人换个无关紧要的差事,或继续或离开,都对他造成不了任何损失。

  从老杜办公室出来,两人并肩穿过走廊,卢茵略微落后半步,陈瑞侧头:“感冒还没好?”

  “快了。”卢茵说。

  “记得注意休息。”

  自上个雨天,陈瑞知道她的心意,虽放不下,也只敢在背后默默关注。他来厂里三年,第一眼见到,便对她颇有好感,只可惜当时卢茵心有所属,完全没把他看进眼里。当得知两人分手的消息,他心情十分矛盾,终于鼓足勇气追求她,还是遭到了拒绝。

  面对卢茵,他似乎只有苦笑。

  “谢谢。”卢茵侧了下头,淡淡问:“…笑什么呢?”

  “没有,”他尴尬的咳嗽一声:“那就按计划,下周四去一趟那边儿,记得多带些样板照片,他们要的种类太杂,这次可能会麻烦一些。”

  卢茵说:“没问题,我来办吧。”

  又聊几句工作上的事,两人在他办公室门口分开。

  事情提前做完,她回来的早,晃荡到小区门口,老李还没走。

  岗亭门口支了个长桌,老李上来热情招呼,卢茵止步,默默往长桌后面看了眼,前面站几家住户,那人坐桌后,低头写字,握笔姿势别扭,像碰到什么难处,手一顿,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。

  老李问:“今天这么早?”

  她笑笑:“工作忙完了,就提前回来。”卢茵站住脚跟:“那是做什么的?”

  “咱小区新换煤气管道,这回变成天然气了,用起来更方便些。”老李指指那边:“这不都登记吗,小区住户少,就不挨家挨户通知了...你也过去,让小陆记录一下,换煤气家里要有人的。”

  卢茵咬了咬唇,停顿片刻才往那方向挪去。

  之前的人已经离开,他面前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,陆强瞭起眼皮,对上一双清澈水亮的眼,仰视缘故,能看见她下巴上多出的肉感,皮肤被光照的透亮,耳廓接近淡粉色。

  她张了张嘴,刚想说点什么,陆强却面无表情收回视线。

  她口干舌燥,听他问出三个字:“叫什么?”

  卢茵呼吸微滞,只能看见他的头顶,手不由攥紧,顿了几秒:“…卢茵。”

  “电话号码?”

  她轻轻呼气,报出一串数字。

  “住哪儿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他抬头,像看陌生人:“几门几号?”

  卢茵下唇咬的没有血色,短暂时间里,紧盯他的眼睛。她不回答,他勾了下唇角,低下头,直接在后面一栏里写下:11门302。

  “什么时间家里有人?”随后抬头,心便被揪了一下。原本透亮的眸子里,水汽莹莹,却要努力睁大眼睛,克制的叫着劲。

  跟水做的似的,说哭就有眼泪。陆强咬住后槽牙,不敢问了,往本子上直接写了两个字。

  再次抬头,整个人重新拢在阳光里,也许再多一秒,他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,这女的眼泪太神奇,拥有摧毁一切刚强的魔力。

  她一哭,全世界都变成了他的错。

  陆强眯眼,她离开很远,他盯着那个背影,肆无忌惮的瞧。

  手机看书,尽在·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