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0852陆强 卢茵

第24章 24

0852陆强 卢茵 蟹总 11257 2019-11-25 23:51

  感冒的困扰, 卢茵这几天都没休息好, 大概药效作用,昨晚睡的格外沉。

  卧室窗帘没有拉严, 第一缕曙光穿透黎明, 刚好照在她脸上, 卢茵挤了挤眉, 感觉身上异常沉重,藏在被子下的皮肤湿淋淋, 被单冗繁的粘在光.裸皮肤上, 不着寸缕。

  她不适的动了动, 眼睛垂下去, 找到沉重的原凶, 一条粗壮臂膀横过她胸前,手掌反压回被子下,呈半趴姿势。腿也失去自由, 隐约看到牛仔裤的布料, 横跨搭在雪白被面儿上。头顶被一寸坚硬抵住,那是他的下巴。

  她像人肉抱枕,禁锢在对方身下。

  卢茵顿时觉得呼吸困难, 侧了侧头,撞进他宽厚的胸膛, 那里呼吸平缓。

  她胸口一滞,脑袋清明许多,昨晚经历变成一个个片段, 紧凑的蹦出来,一切都在阳光下,才发觉处境尴尬。

  她艰难抽出一只手,倾身往下,被他脱下的睡衣扔在不远的地板上,另一只手紧拽被单,防止走光。卢茵动作小心翼翼,唯恐扰人清梦,裸臂纤长,腕骨小巧可爱,粉白指尖来回动了两下,差几毫米就能够到衣服。

  胸口突地一紧,没得逞便被拖回床上,卢茵惊呼,这次后背靠着他的胸膛,和被子下面不同,是带着体温的热度。

  陆强闭着眼,先往她额头探了探:“退烧了。”

  语调缓慢,低柔的可怕。

  卢茵攥紧胸前的被子,庆幸此刻背身,不用面对他。

  说完这句,后面忽然没了声音,她屏息,客厅挂钟规律摆动,隔壁大爷在阳台逗鸟,楼下有吵闹的狗叫声…头顶的气息再次趋于平缓,卢茵眨眨眼,过了半刻,才敢继续之前的动作。

  陆强隔着被子捏她:“别乱动了,干什么去?”

  他并未睡着,卢茵嘴巴埋进被单里:“我去厨房,有点儿饿了。”

  “昨晚没吃?”

  卢茵轻轻“嗯”一声。

  他仍闭眼:“想吃什么?”

  “…稀饭和小菜。”

  “我去,”陆强拿下巴蹭了蹭她头顶:“等我缓缓。”

  卢茵不动了,和他静静躺在床上。邻居大爷逗完鸟,又在屋里吊嗓子,隐约能听见收音机的‘滋滋’声;楼上住着小男孩,大清早调皮捣蛋,跳的整个房顶都在颤,家长尖声制止,不大会儿,传来哇哇哭声。

  旭日东升,比刚才挂的还要高,窗帘是暖黄色,把整个房间照的一片璀璨。卢茵伸出指尖,触碰那一缕裸.露的日光,动动手指,有细小尘埃跟着舞动跳跃。

  一切的开始都生机勃勃…

  陆强蓦地开口:“你家太闹了,这么不隔音。”

  卢茵没答话,他不知想到什么,鼻腔里轻缓的笑了声。

  卢茵动了动:“你笑什么?”

  “没事儿,我去熬稀饭。”他终于睁开眼,看见大片阳光照在她的背上,白的并不真实,陆强眯起眼,顿了顿,在她细嫩的皮肤上轻啄一口,卢茵一抖,他未有其他动作,帮她把被子盖好:“你再眯会儿,要不起来洗个澡。”

  … …

  陆强在冰箱里找到半碗米饭。复杂的他不会,煮个稀饭还是没难度,兑了些水,直接把锅放在煤气上,洗净蛋皮,往锅里投了两颗。冰箱里还有些冷藏的萝卜干和辣白菜,他拿筷子挑出来些,装在盘子里。

  眼睛往旁边瞟,案板上放着几个塑料袋,里面的快餐盒整整齐齐,一动未动,刹那间,陆强终于想起送饭那人是谁。

  他在杜华制衣的门口曾见过,那天下雨,目送卢茵进厂,有个男人蓦然闯入,蓝衬衫、黑西裤,一把黑伞帮她遮住风雨…

  卢茵从浴室出来,肩膀搭着毛巾,一下下缓慢搓揉发梢。厨房里的男人背身站着,单手撑胯,单手搅动锅底,低着头,极其认真和谨慎的架势。他身前热气氤氲,玻璃上罩一层浅薄雾气,那高大背影彪悍又温暖。

  卢茵动作不由停下,她咬了下唇:“我来吧。”

  他身形一顿:“你么走道不出声?”

  卢茵吐吐舌尖,放下毛巾:“我来吧,你也去洗洗。”

  陆强放下筷子,忍不住多看她一眼,她洗过澡,脸颊净白亮丽,和昨晚的邋遢鬼简直两个人,发尖还有水珠,一滴滴,肩膀浸湿一小片。

  抬手拍了下她脑门儿,错身去洗漱。

  浴室的镜子前放着崭新牙刷和毛巾,都是干净的浅黄色,附和她的风格,并不是特意为他准备。

  洗漱完毕,卢茵已将饭菜端上桌,粥没有多少,她只给自己盛了半碗。

  陆强把大碗换给她:“你吃,我吃别的。”

  “家里没有别的了。”

  他奚落:“就你普通同事给送的。”

  卢茵扫了眼他面前餐盒,近来没什么胃口,一直没好好吃饭,这会儿闻到那股油腻腻的味道,竟也有些蠢蠢欲动。

  她往前伸了下筷子,还没碰到,被陆强筷子打掉:“喝你的粥去。”

  “…我想吃块儿肉。”

  陆强哼了声,毫不心软:“你那同事脑残吧,知道感冒生病,送这些垃圾?”说完顿了顿:“再送东西,你少吃。”

  卢茵抿抿唇,听出他并不是介意食物本身,觉得这心眼儿和他身材真不成比例。

  卢茵不动声色,聪明的点点头。

  他看她一眼,总算满意,拿起旁边的煮蛋,剥去外壳,“比肉好吃。”

  “…”

  两人静静吃完一顿饭,陆强嘱咐说:“待会儿再吃一次感冒药,没什么事别出去乱跑,等着换煤气。”他在沙发上坐片刻,想到什么,问她:“你有没有驾照?”

  卢茵正收拾桌面儿:“有啊。”

  “明天休息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那跟我出去一趟。带着证件。”

  卢茵纳闷看他,他站起身,“走了,换老李去。”送至门口,陆强停了停,回身捏起她下巴,挑着眉眼:“咱这算和好了?”

  卢茵皱紧眉头,沉思良久,仿佛是给他的一个承诺,她郑重其事的嗯了声。

  这个音节轻轻柔柔,像一道清风,送进他耳朵里,陆强忍不住笑了,牵起她腰肢勾进怀里,狠狠吻住她的唇,辗转反复,吸食她口腔的每一寸,直到卢茵身体发软,情不自禁深深的喘息。

  陆强放下她,咬了下柔软唇瓣儿:“…再留你几天。”

  ***

  陆强一整天都好心情。

  见到老李,跟他换了明天的班儿,晚上时候,接到业主电话,说家里水管爆裂。

  陆强问了楼栋号,拿着工具前去维修。

  业主住在卢茵家前面,中间隔着小区花园,这里最早由南方人兴建,阳台是露天外跨式。漳州冬天寒冷,这种露台并不适用,有些住户自己找人封起来,有的维持原状。

  卢茵这栋楼基本没封几户,还保持建筑原本的样子,只窗门紧闭,一派死气沉沉。这当中有一处飘荡的景致,三楼某露台挂几件浅色衣裤,有人穿着单薄,低挽发尾,挂好衣服缩肩匆匆跑回房间里。

  陆强移开目光,也不知看没看见他。

  报修业主住五楼,他敲几下门,里面像并不着急,等待片刻,房门才缓缓打开,还未见人,一股迷迭香气扑面而来。

  陆强下意识皱眉,抬眼一看,竟是张姓业主。

  他不由冷哼:“水管坏了?”

  张姓穿着杏色蚕丝睡裙,外面罩一件针织薄开衫,胸前袒露,沟壑一览无遗。

  她慵懒靠着后面墙壁,媚眼如丝:“看来要麻烦保安大哥了。”

  陆强说:“谈不上,分内事。”

  见他进来,张姓关紧房门。

  陆强站在客厅中:“哪儿坏了?”

  “浴室里。”

  这间格局和卢茵家不同,两房一厅,全面朝阳,浴室在拐弯的角落里。显然是自己房子,墙壁地面布置的红红紫紫,外头天色昏暗,窗前拉着藕荷色纱帐,沙发旁开一盏极暖的落地灯,又是珠帘又是地毯,不知道以为进了盘丝洞。

  陆强略微扫了眼,找到浴室,没看见水管爆裂,也没有瀑布漫天,旁边一个浴缸,住满热水,热气熏熏。

  陆强瞟她:“逗老子玩儿呢?”

  张姓巧手一指:“哪儿敢!那喷头不是滴水吗,洗澡水流小,关又关不严。”她顿了下,往前挺挺身:“我这正准备洗澡呢。”

  陆强厌弃往里走,避开身体碰触。那胸部颇为硕大,无形下垂,以前的他或许有兴致一试,现在审美被卢茵颠覆,看着都觉腻味恶心。

  想随便敷衍几下就撤,背后突然贴上无骨身躯,“保安大哥,你热不热?”

  声音腻到极致。

  陆强转身,她身上那件外套已经褪下,一根细细的带子,勉强挂在肩上。

  没等反应,她手伸下去,往他裤裆捏了把,陆强猛地攥住,粗鲁拽到她的眼前,张姓一愣。

  “怎么,你热?”

  她喜欢他的粗鲁强悍,不退反进,贴着说:“我这屋子朝阳,吸收一天的阳光,怎么能不热?”说着,另一手从他胸前一路滑到肩膀,把外套往两侧推开,试探说,“衣服脱了吧!”

  “我不热,”陆强甩开她的手,“看你挺热的,帮帮你?”

  张姓挑眉,听他这么说,觉得事成一半,激动的期待身上布料被撕裂那刻。

  没想,陆强回手开了水阀,张姓一声尖叫,头顶冷雨倾盆,他手拿喷头,把她连连逼到浴缸和墙壁的角落。

  他咬牙冷笑:“还热不热了?”

  “你个疯子,”张姓抱头躲避:“停下…快停下,冷死了…”

  “又冷了?真不好伺候,”陆强扔了喷头,“那再帮帮你。”说完后,一脚把她揣进浴缸,毫不留情。

  先不论身上疼痛,开始是极冷,瞬间灌进热水,皮肤像被油煎一般刺痛,水花扑了满地,她喝几口洗澡水,咳嗽不停。

  陆强单脚踩着浴缸边儿上,居高临下:“还发骚吗?”

  透过水雾,上方男人的表情阴鸷狠毒,嘴角一抹笑容极其冷酷,额头刀疤隐隐泛光,并不是平凡角色。

  陆强说:“以后见老子绕道儿走,收了你那一身本事,搁我这儿行不通。”看她一眼:“慢慢享受。”

  他捡起门口工具箱,关门那刻,屋里还在叫嚣,

  “我要投诉你!”

  “臭打工的,乡巴佬,披一张人皮…”

  房门“碰”一声甩上,陆强走出楼栋,低头看了看,裤腿湿了,一天好心情毁她手里。

  他站了片刻,吸完半支烟,对面三楼挂满衣裤,比他进去时候多一倍,都是浅色衣物,像她的人,干净纯白。

  陆强牵了牵唇角,又突然心情大好。

  … …

  第二日,陆强直接在公交站牌等她。

  卢茵老远看见他身影,今天穿着格外英挺,一件黑色短款夹克搭配一款收腿运动裤,下面一双休闲鞋,是他很罕见的打扮。像特意整理过,他下巴干净,微微泛青,连发丝都十分清爽,黑密光泽。

  卢茵偷偷瞧他。

  他像极不耐烦,皱着眉:“看什么看。”

  卢茵移开目光,咳了声:“我们今天去哪儿?”

  陆强问:“证件带了吗?”

  她木讷的点点头,问出疑惑:“要我带证件做什么?”

  他没答,远处过来一辆公交,他拽她袖子:“跟上。”

  两人住的地方略靠郊区,这趟公交驶往外环方向,没行几站,陆强拽着她下车。

  人迹稀少,道路两侧一溜儿宽敞店铺,出出进进的人流并不多。

  卢茵诧异:“你要买车?”

  陆强拉着她手臂一路向前,手掌顺着布料慢慢滑下,触到她掌心,犹豫片刻,便牢牢的握住。

  卢茵只抿一下唇,低下头,并没挣脱。

  陆强随意问:“喜欢哪个牌子的?日系还是德国的?”

  她隐隐有了猜测,手指一紧:“你钱是哪儿来的?”

  陆强瞟她:“跟你说了,老子有的是钱,你还不信。”

  她停下脚步,拉住他手臂,非要一个解释。

  陆强只好实话实说:“进去之前捞的,没被公安查出来。”

  “非法的?”

  他冷哼一声:“非不非法我不知道,反正都是卖命挣回来的…怎么,还想让我捐了啊,”他改为搂住她的腰,贴近说:“这笔钱是老婆本儿,要我舍了,没戏。”

  卢茵脸一红,偏了偏头,轻掐他的腰肋。

  陆强跳起来:“操…”

  最终选定德产大众,一款白色宝来,全新自动挡,十来万并不贵。

  试驾一圈儿,直接提了裸车。

  卢茵坐在驾驶位,车内充满崭新的皮革味儿,她仍有一丝不安和虚幻感。

  陆强说:“我这身份刚出来名下就有车,遭人怀疑,更何况,驾照早就作废,只能拿你证件买,”他侧头:“车还是我的,就借你开开。”

  卢茵不是小孩子,知道他想她安心接受,闷着声:“不用你借。”

  陆强说:“以后你开着上下班…总比坐同事车来的方便。”

  车里静了几秒,卢茵“噗”的笑了一声。

  陆强唬她:“笑什么笑。”

  “…没。”

  他拍她脑袋:“开你的车。”

  窗外人影一晃,陆强看到熟面孔,却不是重要的人,并未挂心。

  车子驶上公路,渐渐混入熙攘车流。

  张姓穿一身黑色套装,拽住旁边同事,“刚才是你客人?”

  “啊。”

  “叫什么?”

  同事说:“客户秘密,禁止外泄。”

  “别跟老娘来这套,赶紧。”

  同事嬉笑:“叫卢茵。”

  张姓“啧”一声:“问那男的。”

  “听女的好像叫他什么强。”

  “陆强?”

  “啊,对对,就是这名,诶小张,你问这干什么?”

  张姓不答话,看着车子消失方向咬牙切齿,昨天的侮辱历历在目,刚才匆匆一瞥,还真的是他。

  一直纳闷对方不上道儿,原来是早有了姘头。

  … …

  两人拿临时牌照在外逛了一天,晚上在小区附近吃饭。

  卢茵大病初愈,却心念吃点儿荤腥。

  陆强没让,给她点的清粥小菜,自己却大快朵颐,嘴唇挂油。

  真实的视觉折磨。

  吃完饭,陆强没上车,捏了捏她脸颊:“我走回去。”

  卢茵稍微一想,便知道他的用意。挽了挽发鬓:“上来吧,一起进去。”

  “我消消食。”

  “其实…”她刚说两个字,陆强摆摆手,已先行往小区走,她看着他背影,默默说完后半句:“…我不介意了。”

  陆强却没听见,走了两分钟,转了个弯儿。

  小区门口近在眼前,门口昏暗,却见黑压压围着一圈儿人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耐心等待,不是下章就是下下章...

  手机看书,尽在・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