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0852陆强 卢茵

第8章 8

0852陆强 卢茵 蟹总 8063 2019-11-25 23:51

  扑通,扑通――

  黑暗里,卢茵只听见自己的心跳。

  他就站在眼前,他身上热气紧裹着她,属于这个人的味道萦绕在鼻端,她呼吸不到新鲜空气。可走廊狭窄,好像他们之间本应该就是这个距离,她找不到合理理由推开或大叫。

  他刚才问的话,令她瞬间滞住,有一根刺卡在喉咙里,不知怎么答。

  陆强没有退后的意思,胸口一起一落,有规则的呼吸。

  卢茵挨不住,想打破尴尬僵局,往右侧门口移了下。

  刚迈半步,她一激灵停住了,一声声震动在安静空间里格外突兀,顿了半秒,卢茵手忙脚乱从包里掏电话,不着痕迹退到门口。

  她出了门,一个站门里,一个站门外。

  卢茵看了眼来电,迅速接起来。

  “老公?”

  “…”叶梵,“茵茵?是我...”

  “你还多久到家?”

  对方静了两秒,提醒说:“我是叶梵!”

  “快到小区了?正好我也刚进门。”

  “...你疯了?”

  她咬一下唇,硬着头皮问:“晚上想吃什么?我去买。”

  那边暗骂了句,恨铁不成钢:“这都多久了,你能不能振作点儿。”

  “就清蒸鲈鱼吧,还是糖醋小排或是香酥鸡。”

  听筒里吼了句:“那混蛋有什么好,值得你把自己搞成神经病。”

  叶梵口气不善,卢茵听着,又往远处走了几步,顺手把话筒音量调低。

  陆强微微嗬笑了声,摇摇头,他还侧身站门里,扭过头,看楼道里那个模糊的轮廓。此刻极静,电话那端情绪激动,一通乱嚷嚷。相反,她说话轻轻柔柔,像夏夜绵软的风,那声‘老公’叫的人骨头酥麻。

  陆强手插.进兜里,舌头在下唇上左右刷了几遍,喝水太少,他嘴唇有一道道干涸的竖纹,润了润,唇湿了,却越发口渴,希望面前有杯纯净清爽的水。

  卢茵说:“还有想吃的吗?”

  “...你到底怎么了?”叶梵缓下来,担心问:“哪里不舒服?”

  “挺好的...就这么定吧。”

  “你别吓唬我,要不你在家等着,我这就过去找你...”

  “不用,我去买,一会儿见。”没等那边说完,卢茵先掐断电话。

  陆强又看她一眼,移开目光,一回手,准确按亮走廊里的灯。

  卢茵还直直站在楼道里,突来强光令眼睛不适,却终于找回安全感,她心一下子归了位。

  陆强问:“放哪儿?”

  她回神,看了眼他肩头的箱子,“放空地上就行。”

  他把东西放下,又往屋里扫了眼,转身出来。

  经过她身边,卢茵往后挪了半步,小声说:“谢谢。”

  陆强停住,垂头看她。

  她柔软腰肢贴在扶手上,上身后倾,锁骨显得更加笔直,肩上有两个深深的凹窝,适合用手指勾勒它的一起一伏。他目光降了降,这动作让她前面的形状迎向他,突出、招摇,她却不自知。

  陆强勾了勾鼻梁,不动声色往后退了步,怕自己再有什么举动,她会顺着掉下去。

  僵持片刻,卢茵重复:“谢谢。”

  “不客气。”

  “...那再见。”

  “再见。”

  陆强转身下楼,下了两节又站住,抬眼,额头有两道浅短纹路,“你会做饭?”

  卢茵莫名其妙:“...”

  “看样儿会做不少。”

  “...”

  “小炖肉会不会?”

  “...没做过。”

  “学学,挺好吃。”

  说完这句,他下楼,二楼的声控灯亮了,他再没回头。

  卢茵在楼道里站了片刻,手里电话嗡嗡直叫,是叶梵。她进屋,反手关了门,接起电话解释之前的事。

  ***

  回到保安室,老李已经收拾妥当,跟路过居民聊天。

  见他回来,他摆了下手,居民往里走,碰见陆强又笑着打个招呼,陆强点一下头,先去屋里找水喝。

  老李拍拍自行车座,抬起脚蹬,“送到了?”

  陆强仰头灌水,喝的速度猛,有些顺下巴流到胸膛上。他拿手一胡噜,鼻腔里‘嗯’了声。

  老李说:“那我走了。”

  陆强没应声,脱了半袖,黝黑的胸膛像擦了一层油,他拿衣服随便抹两把,套上保安制服。有五颗纽扣,一颗一颗的系上,到第三颗,他动作顿了下,往外走,边叫了声:“老李。”

  老李停住:“什么事?”

  陆强眯了眯眼:“也没什么事。”

  “那你叫我!”

  陆强说:“刚才那女的叫卢茵?”

  “...啊。”他反应了下。

  “住这儿几年?”

  “有六七年吧,她家也外地的,租的房子...”老李看他:“你问这干什么?”

  陆强说:“熟悉熟悉情况。”

  老李了然,称赞地点了下头。

  他递烟给老李,自己也点上一根:“她结婚了?”

  “好像是。”

  陆强烟到嘴边,动作一滞。老李把脚蹬重新支好,准备抽完这根烟再走。他想了想,“好像就这个月初的事儿。”

  陆强没说话,猛吸了口烟,呼出来,没有风,烟圈儿聚拢不散,空气里都是辛辣刺激的味道。

  老李瞟他一眼:“这也算了解情况?”

  他低头不言语。

  老李叹了口气,接着道:“可是啊,人生无常,本来是件喜事,”他顿了顿,“可惜了...”

  陆强蓦地抬头:“可惜什么?”

  “也是听别人说的,不知道真假,那婚好像没结成,说是半道儿出来个第三者,在婚礼上大闹一场...”他拍了两下手,分开一摊:“一拍两散。”

  “真假?”

  老李白他一眼:“说了是听说,谁知真假。”

  陆强默了会儿,他想起那个雨天,狼狈的身影、落魄而悲怆的神情、一身白纱出现在不合适宜的十字路口。

  一切都对上了。

  原来如此,他想了下,不由一弯嘴角:“这么熊?输给个小三儿?”

  老李说:“那女的孩子都快出生了,不成全又有什么办法。”

  陆强瞧他:“你倒够八卦。”

  “也不是八卦,说起来,那男人最近都没见着,恐怕是早搬出去,不在这儿住了。也难怪,”他顿了下:“好像也有原因,是为了孩子。”

  “怎么说?”

  “听说两人在一起六七年,可小卢肚子一直没动静。女人不能生,男人就有了外心。”

  陆强又抬头看他一眼,烟还剩半截,他一口吸满,两腮嘬进去,火星明灭,然后扔地上踩在脚下。

  他换了个舒服的站姿,浑身放松下来,更懒散的站着。

  刚才没有风,那股闷热糊在身上,要把人卤死;这会儿倒有微风吹拂,远处海棠开的正盛,从燥热的风里似乎能分辨一丝清香,几分钟前的心浮气躁也跟着平静下来。

  半刻,他哼笑了声:“没准儿他不中用呢。”

  老李听出点什么,拿手点点他:“你小子别动歪心思,我看了,那可是个好姑娘。”

  陆强一瞥眼:“我就像坏人?”

  老李没回答他的问题,只上下扫了两眼,沉吟片刻:“...不合适。”也没说什么不合适。

  陆强玩笑说:“合不合适,得我说了算。”

  老李一笑,也没当真,抽完烟,骑上车子回家了。

  陆强看他背影消失,转回目光。岗亭附近就剩他一人,小区花园又加入广场舞,万年不变的欢乐曲调把远处渲染的热闹非凡。

  他这里静谧无声,灯光从高处流泻,穿过茂密枝桠,到下面已经没有多少光亮。

  他想起那个夜晚,万家灯火,微风徐徐。

  小区外汽车鸣笛,他站出来,远远的,看见车里伸出个脑袋,风轻轻吹起她的发,脖颈纤长,面孔清丽。

  那张脸倏忽闯入视线,周围都是暗淡的,只有她头顶一盏半旧路灯。昏黄的光,温柔了她的面容,他听见‘咚’一声,心湖落下块石子儿,再刚硬的驱壳,都不足已掩饰那一点儿猝不及防的喜悦。

  他一直不知道,原来,他在等待一个未知的重逢。

  … …

  这晚陆强无睡意。

  小区越变越静,窗口的灯一盏盏熄灭,岗亭里没有电视,一台老旧收音机哇啦哇啦的响,正播广告,看男科到某某医院…

  陆强转了下按钮,另一个频道在播放一首老歌,

  他两腿搭在桌子上,望向窗外,路灯都熄灭了,夜深人静。他按了下手机,手机还是他刚进去那年的流行款,反应半天屏幕才亮,他看一眼时间,已经凌晨一点钟。

  同样没睡的还有一个人,卢茵翻来覆去,无法入眠,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半个月,即便她内心慢慢平复,可生物钟被打乱,早一刻都睡不着。

  她翻身下床,翻箱倒柜,从书架后面找出半瓶白酒,这酒还是刘泽成买的,她忘了清理。卢茵找来个玻璃杯,倒了半杯。

  房间里没开灯,她借着月光踱到窗边,小口小口啜饮。

  卢茵以往并不沾酒,也没什么酒量,此刻只想借助酒精催眠,别再那么清醒。

  不懂酒的人,几口就能喝完,辛辣痛感从喉咙一直灼烧到胸膛,又站了片刻,酒劲儿上来,她扶着墙壁躺回床上,闭了眼,头晕目眩却依然清醒。

  她胡思乱想了一阵,拿出手机,按亮屏幕,已经凌晨一点钟,她刷完朋友圈,又去看微博,到最后实在没什么看的,打开,输入几个字,

  小炖肉的做法…

  进度条缓冲了几秒,一行行信息罗列出来。

  她点进第一条,做法说:五花肉焯水后切成小方块儿,加香料和老抽,大火煮开,转小火炖30分钟,浸泡12小时,再次大火煮开,小火慢炖一个半小时,最后放糖…

  没什么难度,卢茵只随便扫了两眼。

  手指往上滑,最下面还有一行字,用红色标注,

  困意渐渐上来,她阖了下眼,又睁开,勉强读完那几个小字,

  烹饪技巧:切记,温火慢炖,浸泡沉淀时间长,才会有滋有味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陆强不是玩儿玩儿的。初衷不同,是他和游松的差别。

  手机看书,尽在・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