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0852陆强 卢茵

第32章 32

0852陆强 卢茵 蟹总 8849 2019-11-25 23:51

  卢茵的电话关机。

  陆强一脚油门飙出去, 拳头还是紧绷的。

  根子拽住扶手, 不安的看他一眼。出狱以后,他收敛不少心性, 上次被阿胜打都淡定自若, 半个音儿都没吭, 这次为个女人, 他差点儿冲动袭警。

  不用细想,孰轻孰重, 已经清楚明白。

  根子咽口唾沫:“强哥, 你稳当住喽…要不换我来开?”

  陆强眼睛盯着前面。

  根子没话找话:“这女警心眼儿忒特么毒, 啥都敢往出瞎逼逼…嫂子这大半夜的能去哪儿啊?”

  陆强不知听见没听见, 仍然未动。

  根子忍不住问:“哥, 咱们上哪儿去找?”

  数秒,陆强眼神终于动了:“先回家看看。”

  根子提醒:“强哥,你速度降一点儿, 也就前后脚的事儿, 兴许道儿上能碰见呢。”

  陆强猛的刹车,被惯性弹出去,安全带勒的胸口闷痛。前面都是车轮压实的雪路, 一阵刺耳的声响,后车胎打了个滑, 横着扫出好几米,紧跟着熄了火。

  陆强侧头看他,根子眼睛瞪的溜圆, 望向窗外,车头冲着高架桥护栏的方向,半米不到就会冲下去,他胸口起伏,显然吓得够呛。

  陆强顺他往外看一眼,试着松了松方向盘,才发现一手心儿的汗。他把手掌摊在牛仔裤上蹭两把,喘匀呼气儿,试好几次才把火儿打着。

  开上正道儿,这次缓速平稳了不少。

  然而一路无果,直到小区楼下,都没见到熟悉的身影。

  根子随陆强疾步上楼,在门前缓了缓,好一会儿,他才掏出钥匙开门。

  一股热气袭来,室内的温度将全身包裹,没觉得暖,反而更冷。

  走廊只开一盏壁灯,客厅漆黑,一点儿声音都没有。穿过走廊,卧室的门半掩,一丝光亮从里面透出来,他紧跨两步,一把推开,却不由握紧拳头。床上的棉被胡乱堆着,两个枕头歪歪扭扭叠在一起,她脱下的睡衣搭在床边…

  一切都跟走时没区别,卢茵没有回来。

  陆强点了根烟,坐沙发上闷头抽着,临事儿才发现对她关心的太少。根子局促站了片刻,寻了个位置坐下,没敢多问,客厅里一时静的出奇。

  陆强手肘撑着膝盖,一根接着一根的吸烟,烟灰和烟蒂落在脚下,没多会儿就堆成小山。陆强垂下眼,看着地上的狼藉,搁平时是绝对不允许的,卢茵每次都跟他屁股后面唠叨,再不厌其烦的收拾干净…

  慌神的瞬间,烟尾烧到了手,他一颤,下意识扔到地上,又去摸烟盒,里面已经空了。陆强看了看烟盒,揉烂一同扔在脚下,抬手搓了把脸。

  根子问:“嫂子能不能回娘家?”

  “她家不是本市的。”

  “那朋友呢?你打个电话问问?”

  “没号码。”

  “同事呢?”

  “也没有。”

  根子还想说什么,陆强拍他肩膀:“你回去吧,哥累了,就不送你。”

  “可嫂子?”

  “没事儿,挺大个人,不能丢了…等消气回来我再和她说。”

  根子说:“要不再去找找?”

  “不用,回吧。”

  根子走没多久,陆强穿鞋直接躺沙发上,手臂打横遮住眼睛,稍微眯了会儿,一阵心烦,他躺不稳,抓起钥匙又出了门。

  虽然觉得不可能,还是先回自己住处看了眼,之后一直在路上晃荡,漫无目的,两人以往去的地方并不多,没多久就转过来。中途在便利店买两盒烟,打了几遍她电话,跟着把车开到卢茵厂里。

  凌晨两点多钟,外面橘灯映着白雪铺天盖地,万物没有了棱角,被白色融为一体。杜华制衣的大门紧紧关着,院子里的雪洁白平整没被人踏足,路上偶尔过去一个行人,穿着笨重,走的小心翼翼。

  车上没开空调,一呼一吸间,眼前一团雾气。旁边的窗户遮住视线,陆强直接降下,干冷的空气钻进来,他收紧前襟,半靠着椅背,点了支烟。

  车厢里静极了,陆强垂眼看着外面,烟搁在嘴边,半天没吸一口,一阵突兀的铃声响起,他一抖,一大截烟灰落在前襟上,他弹了弹,从副驾座位上摸手机。

  刚瞟到屏幕,顿都没顿,立即接起来。

  那边半个字都没说,他耳朵贴着手机,能听见里面轻缓的呼吸,陆强腮部线条僵硬,死盯前面,也跟着不说话。

  足足沉默一分钟,那边终于:“你在哪里?”

  她声音是哑的。

  陆强心被揪了下,随后稳稳跌回原处,同时又没来由蹿起一股火儿。他闭了闭眼,咬牙切齿:“你他妈哪儿呢?”

  卢茵不说话。

  他换了个手拿电话,调整座椅,把车子火儿打着,“再问一遍,你他娘的跑哪儿去了?”

  耳边有极细微的抽噎声,模模糊糊,陆强屏息,很困难才辨别清楚。

  他捏紧手机,语气一下子缓下来:“茵茵,”他叫了声,随后一阵沉默,陆强又把握着方向盘的手拿下来,极苦涩的笑了声:“就那么不相信我?”

  “能听我把话当面说清楚吗?”

  良久,卢茵轻轻“嗯”了声。

  他开车疾驰,沿途闯了两个红灯,玻璃上的裂痕太大,看不清后视镜,险些与后面的车追尾。陆强直接降着车窗,一路把车开回去。

  卢茵好端端坐在沙发里,身上衣服没脱,还是那件杏色的棉衣,领口一直遮住下巴。

  门锁轻微转动两声,随后闪进来一个人,卢茵侧头看了眼,目光冷清,紧跟着快速移开。陆强站在门口,目光定在她身上,好一会儿,才褪下外套走进去。

  他拿手触了触额头,把膝盖的布料往上提了下,蹲她身前,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  卢茵靠着椅背,平视他,紧抿着嘴唇,眼皮还有些红肿。

  陆强声音放缓:“找你一晚上,去哪了?”他抬着眼,额头有两条浅浅的纹路,眼底乌黑,红血丝布满眼角。

  卢茵轻声:“没去哪儿,从公安局走回来的,回来你不在,等了等,充好电才打给你。”

  “冷不冷?”陆强去握她腿上的手,手臂伸出去,却抓了空。

  卢茵把两手改放到腿侧,食指轻轻勾搓牛仔裤的缝隙。

  他一僵,试着勾勾唇角,笑的有些难看,索性放弃,绷直了唇线:“碰一下都不行了?”

  她别开目光。

  他哼笑了声,吸一口气,站起身,从旁边扯张椅子坐她身前,“嫌弃我?”

  “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下流变态,是个禽兽,有特殊癖好,喜欢来强的。”陆强靠着椅背,肩垂着,手臂随意搭在两腿间。

  两人距离并不算近,脚边还扔一堆先前抽的烟头,她回来没心情收拾,就那么乱七八糟,刮的满地都是。

  卢茵清了清嗓子,“我有话问你。”

  “你说。”

  她却咬紧唇,半个字儿都问不出。走了一路,想一路,遇事逃避是本能反应,最初的冲动过去,冷静下来,意识到半途跑开并不理智,毕竟是通过第三者转述,真假难辨。当时只被那两个字骇住,然后心痛、绝望、难以置信,所有情绪一下子涌过来,无所适从,唯一想的就是离开。

  她走走停停,找个街边的椅子坐下,回忆这半年多的相处,陆强虽蛮横粗鲁,没事动动嘴皮子,对她也算克己守礼,她不愿意,他从未强求,这样看来,那恶心罪名加给他,确实有些不公平。

  说到底,她不完全信任他,他的过去无法给她安全感,酒醉那晚,他说给个机会不要离开,无论做没做过,也一定有事隐瞒。

  夜里的风很大,刮在脸上,能脱一层皮,眼睛灌进风,刚哭过,一阵刺痛。卢茵从兜里翻出手机,电池不知何时耗尽。

  她身无分文,一路走回来,全身已经冻僵。

  卢茵出了会儿神,最终还是对上他的眼睛:“谭警官,她…说你犯的强.奸罪。”

  “你信吗?”

  卢茵只问:“是不是?”

  陆强答说是。

  她呼吸一顿,这屋里像被抽走所有氧气,胸口滞闷,大脑忽然一片空白。

  陆强说:“但我没做过。”

  她嘴唇嚅动了下:“什么意思。”

  陆强说:“我带别人坐牢。”

  卢茵心脏颤动不已,绞紧眉头,两手不自觉又握到一起。这个答案不是做了,也不是没做,却相当出人意料,她张了张口,喉咙发紧,说不出一句话。

  陆强说:“那人可能你见过,有天早上在公交站,他就在车里边儿。”

  卢茵试着回忆,那人她不止见过一次,在震天娱.乐城看的要更仔细,高高的个头,健壮挺拔,眉目与他有几分相似,一打眼儿她还认错,以为就是陆强。

  卢茵骇然,不由挺直背,努力控制自己的声音:“为什么?”

  陆强说:“邱震比我小七岁,一直都当亲弟弟待,感情很深。那时混黑,他不学无术、吃喝嫖赌都是我教的…他犯了事儿,责任在我。”

  “就为这?”

  “他看上个姑娘,一直搞不到手,让我帮他,”陆强顿了顿,“出事儿那晚,是我给那姑娘强弄过去的,本以为臭小子闹着玩儿,也没上心,哪儿成想就给用了强。小姑娘性格刚烈,要死要活,还给他额头开了一刀,往自己身上也没少招呼,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月,就剩一口气,精神也受不少打击。那之后本想拿钱平事儿,姑娘一家都懂法,就给报了警。”

  卢茵身子重重跌回去,努力消化这件事情,知道真相以后,并没多轻松。那姑娘她没见过,刚才天黑,匆匆一瞥,只觉得身材瘦小纤细,看着没多大,却经历过这世上的丑陋和肮脏。

  她手心儿出了汗:“后来呢?”

  陆强轻描淡写:“那年邱震才十九,没成型,总有机会改过。本来罪名已经成立,他爸黑.道白道通了不少气儿,化验结果和证据都换成我的,所有人心知肚明也没办法。”

  “我带他坐牢,他被送出了国,继续学习深造。”

  这就是事情的全部,长至六年,他寥寥几句全部概括,没什么特殊情绪,平平淡淡,显得毫不在意。

  良久的沉默,卢茵声音极冷:“那为什么从不和我说。”

  陆强笑了下:“没对别人说过,强.奸不是什么光彩事。”他前倾支着膝盖,好一会儿:“也怕你像今天这样,什么不听,就突然离开。”

  她沉默片刻:“你没做过。”

  “也没什么区别,算是帮凶。”

  陆强站起来,坐在旁边沙发上,手掌覆上她的后颈,一使力,她的头落在他怀里。

  陆强拢紧,无奈道:“这是个心病,压的我他妈疑神疑鬼,就怕你不相信,一脚把老子给踹了。”

  怀里半天没吭气儿,“茵茵,”他叫她:“跟你撂了底儿,能不能接受就听你一句话。”

  半晌,手下的身体开始发颤,抽抽噎噎的声音传出来,卢茵猛的推他一把:“不接受,你凭什么…以为自己多高尚多伟大,他做了错事就理应付出代价,你凭什么替他坐牢…”

  卢茵语无伦次,又狠狠推他,脸上已经挂满水,仿佛无限委屈没处发泄,含糊不清的控诉:“你想赎罪想心里好受,有没有想过我,想过未来…不管你做没做,这罪名要带着一辈子,别人怎么看你,怎么看我…”

  卢茵泣不成声,鼻涕一把泪一把,陆强想笑,又不免一阵难过:“当初还不认识你。”

  她一顿,随后哭的更大声,对他又捶又打,头发凌乱,衣服走了位,像个十足的疯子:“我不接受,不接受…以后有了小孩儿,别人说他爸爸是强.奸犯,他该怎么办?怎么解释?”

  “…对不起。”

  “…你凭什么无缘无故招惹我,应该离我远一点儿,我根本就看不上你…”

  “我的错儿。”

  “人渣,混蛋…每次都是死皮赖脸,你知道我多讨厌你吗…”

  “我是人渣,”陆强把她弄进怀里,轻轻拍她背,无比认真道:“但凡知道以后会遇见你,这浑水我不会趟。不走黑.道儿,不干伤天害理的事,不吃喝嫖赌,把雏儿都给你留着,但是…”

  怀里噗一声,卢茵突然笑出来,抹了把泪,又哭又笑。

  陆强见她笑了,也咧开大嘴。

  高兴的太早,还没反应过来,卢茵扑过去,一口咬住他肩膀。陆强一颤,疼的低吼了声,也没阻止,任由她咬。

  这下力气十足十,卢茵感觉牙都颤巍巍跟着疼,直到嘴里充斥血腥味儿。

  最后,陆强捏着她下颌给松开,肩膀已经麻木,折腾半天,两人都气喘吁吁。

  他没管肩膀的伤,帮她抹干泪,“解不解恨?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卡死了,不满意....

  手机看书,尽在・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