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0852陆强 卢茵

第11章 11

0852陆强 卢茵 蟹总 6423 2019-11-25 23:51

  昨天叶梵约卢茵吃饭,饭后去星巴克点了杯咖啡,两人聊了许久,一坐就是一晚上,回到家已经夜里十一点。

  她洗了澡,站阳台上吹了会儿风。面前视野宽阔,正对小区花园,夜深了,窗外静谧无声,人影少的可怜,小路上只有一对情侣渐行渐远。

  卢茵用手拨弄着头发,让凉爽的风轻轻吹动发梢,万籁俱寂,路旁的女贞树影婆娑,月色无边,好像漫天繁星都守护着她。树丛里有个红点忽明忽暗,一时看不出究竟,慌神的功夫,竟觉得那火星如星斗闪烁。

  卢茵没特意研究,望着天空,深深吸一口气,心情蓦地平静不少。

  这晚她强迫自己没去碰酒,躺在床上的时候,竟然有了睡意。

  一夜恍恍惚惚,不算踏实,却比平时睡得要长,睁开眼六点整,她沿小区走两圈儿,换了衣服去上班。

  今天阴天,厚厚的乌云遮住半边天,满世界的灰,大夏天竟破天荒的感到冷。

  卢茵抬头看了眼天,有些后悔,想回去拿伞,又懒得爬楼梯,犹豫两秒,还是快步往外走去。

  公交车没几分钟就来了,满车的人,卢茵最后挤上车。车门闭合那刻,后面窜上个人影,卢茵余光去瞧,竟觉那影子有些熟悉,她心跳莫名快了一拍,忍住没有回头。

  前面落脚的地方有限,卢茵勉强跨上台阶,手抓着栏杆。

  司机朝她身后喊了声:“最后上车的,买下票…说你呢!投两块钱。”

  后面没人应声,司机也不开车,扒头瞅着。过了会儿,卢茵右面多出只手,‘当,当’两声,两枚硬币投了进去。

  司机这才关了门,启动车子。

  身后的人上不去台阶,就站在门边,半靠着门。

  上班高峰,路很堵,根本开不起来。天气原因,车里没开空调,两面的窗户都敞着,可并没凉快多少。

  卢茵的背已经出了汗,后面像有个火炉烤着她。

  公交一步一停,时间慢慢过去,满车人心焦气燥。

  后面的人说:“司机,天太热,把空调开一下。”

  司机懒散看着前方,理都没理。

  过了会儿,那人又说:“叫你开空调,装听不见呢?”

  那声音压低几分,沙哑的带了回声,没多大音量,却隐隐带着不怒自威的震慑力。

  司机不禁侧头看了他一眼,他也盯着他瞧,一双眼睛幽暗阴冷,短硬的寸头下刀疤森森,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司机咽了口唾沫,硬撑着没动。

  有人说话了,里面自然有人附和:就是就是…开空调,快热死了…

  一时间大部分人都嚷嚷起来。

  司机赶紧顺着台阶下,朝后面喊了声:“把旁边的窗户都关上。”

  空调启动五分钟,车厢温度才慢慢降下来。

  那股燥热降了,卢茵却脊背僵硬,始终放松不下来。刚才听他说话才发现,那声音就旋在她耳边,像一条细弦拉扯着神经,他离她竟那么的近。

  卢茵压低头,牙齿轻轻抵了下指甲,下意识往前挪了半步。

  刚才一直堵在路口,一站还没到。过了红灯,路况好起来,司机猛踩油门,恨不得把车当飞机开。

  左拐弯儿,人向右.倾。卢茵站在台阶边缘,她稳不住身体,往后栽倒。

  臀先撞上那人肚子,随后后面忽然横出只手,把她拦腰搂住,卢茵点着脚尖,勉强挂在台阶上。她慌忙中扶住腰间的手臂,指尖触到他的皮肤,粗糙的,坚硬的。

  卢茵下意识低头,他的手臂像钢筋,紧紧卡在她胸下,虎口处已经贴上柔软的下缘。

  车走了直路,渐渐平稳。

  卢茵一阵耳热,用手扒他手臂。

  陆强脑袋凑过来:“别动。”

  卢茵不好再装,侧过头,微一惊讶:“是你啊。”

  陆强挑眉:“我以为你早看见了。”

  “没…”卢茵低低说。她整个后背都在他怀里,他站在台阶下面,两人竟一样高。

  她又扒了下他手臂:“你先放开。”

  “别动。”说话的气流吹进她耳朵里,“前面还有转弯儿。”

  拐了弯儿,终于在站台停靠,有人下车有人上车。

  陆强一提手臂,把她拎起来,跟着抬腿上了台阶。两人站在了同样的高度,他手臂自然往上提了些,拇指来回动了动,卢茵咬紧唇,一把扣住他的虎口。车厢本就拥挤,他这动作不经意,特定状况下根本挑不出毛病,卢茵心中恼火,被他拥着往里走,在一处站定,他放开了手,却始终贴着她的背。

  卢茵暗自生气,眼垂下来。

  车开出站台,陆强低头问:“每天上班都这样?”

  隔了几秒,她答的不情不愿:“也不是,周一人比较多。”

  “到单位几个小时?”

  “半小时。”

  “还在那服装厂干?”

  卢茵没说话。

  他顿了顿,又添一句:“还是当初去监狱量衣服的那个?”

  卢茵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情形,对他极深刻的印象是胸口那条龙、额头的疤和0852这几个数字。

  她点点头:“对。”

  陆强:“那厂子叫什么名?”

  “…杜华制衣。”

  陆强在嘴里念叨了一遍,好像也不是真的想知道。

  外面的天越压越低,车窗上挂了几滴水,没多会儿,路边有人打起伞,仿佛一瞬间起了雾,世界混沌模糊,这场雨终于下起来。

  卢茵稍微往前挪了挪,下雨天并没让她多好过,贴的太近,还是觉得热,可没多久,后面的火炉又跟上来。

  他接着问:“昨晚上哪了?”

  卢茵一时没明白。

  “我在岗亭看见你了,当时我们几个吃饭呢。”

  卢茵说:“是吗?太黑了,我没注意。”

  陆强垂眸看了眼她头顶,勾勾唇角:“下次早点回,你一个女人不安全。”

  卢茵一滞,可耻的低下头,来自陌生人客套般的关心,竟让她心微微跳动了下。

  陆强问:“听见了?”

  卢茵嗓子里轻轻‘唔’了声。

  陆强看她一眼,没再问话。

  两人的模式,好像从来都是他在问她回答。现在不说话,身体靠着,气氛比刚才还要尴尬。

  卢茵忽然嘴欠,问了句:“你坐这车,家是住这边?”

  隔了两秒,“不是。”

  她诧异回头。

  陆强也低头望着她:“我跟你上来的。”

  卢茵语塞,没想到他会这么答,她随便挑的话题,原以为答案是肯定的,谁想他脑抽会说跟个半熟的人上车?

  他这样答,最常理的反应是问一句:为什么?

  可女人天生敏感,况且他话都这样直白,她多少猜出他的心思,再问下去,就真是个傻帽了。

  卢茵沉默。

  她不说话,他却没打算放过她。

  陆强下巴蹭了下她耳尖儿,用只有彼此能听到的音量:“不问问原因吗?”

  卢茵缩脖子,咬紧唇。

  陆强继续:“听老李说,你婚礼取消,和你男人分手了?”

  耳边嗡一声炸开,周围噪音放大无数倍,她下唇齿印明显,脊背挺的笔直。

  陆强说:“你哪来的老公?

  拥挤的车厢,摇摆晃动。他们却仿佛坠落异度空间,眼中只看见彼此。

  男人抓着头顶栏杆,弓背,低头,半环着她。她如巨兽口中盛宴,任人宰割。

  卢茵挪开视线,用力呼一口气,这是她的禁.忌,每次快要忘记,总有人在面前不断提起,直往她心口戳。湖面的平静终于被暗潮汹涌的漩涡搅碎,一直以来退缩躲避,好像忽然之间就无所畏惧了。

  “嗯?”后头声音哑暗,“说说,哪儿来的?”

  卢茵冷下脸:“不关你的事。”

  “要关我事呢?”

  她拿胳膊往后顶了下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  “能怎么样,”陆强眉眼含笑:“我还挺稀罕你的。”

  卢茵哑口无言。

  几秒后,陆强说:“昨晚喝醉了,怕不清醒,躺床上我就想,要早起想的还是你,就过去找你。”

  卢茵:“…”

  陆强说:“你猜老子想没想你?”

  手机看书,尽在・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