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0852陆强 卢茵

第3章 3

0852陆强 卢茵 蟹总 6137 2019-11-25 23:51

  六月初。

  当那扇厚重铁门在身后慢慢合拢,陆强还是定住身,斜眯着眼,回头看了半晌。

  他还穿进来那年的衣服,一件黑色尖领t和牛仔裤。

  里面体力劳动繁重,脸朝黄土背朝天,他练出一身的硬疙瘩,这身材自然强壮,和健身房那种特意练的没法比。

  衣服紧了,包裹着刚劲的身躯,上臂粗壮结实,腰腹窄瘦,手背上一根根经络清晰凸展,一直蔓延到手臂上。

  他低头瞅了瞅,裤子也瘦了,勒得前面那坨不自在,他松了裤腰,毫无避忌伸手进去扒拉到一侧。

  陆强低头系腰带,有人喊了声,“强哥”

  他抬头。

  那人奔过来,气喘吁吁的,“强哥,怎么就出来了呢?路上堵,我来晚了。”

  他没说话,嘴角挂一抹笑,看了半刻,往那人后脑勺拍了把,“还跟个猴崽子似的,瞅你瘦那熊样。”

  根子两眼泛红,瘪着嘴,“强哥,我们想你了。”

  陆强笑容僵了下,唇角平了,把根子往身前一搂,“操,想老子有毛用,又不是女人。”

  根子瘦小,比陆强低了一个头,被夹在他臂间,声音瓮瓮的:“这几年你不在,兄弟几个没着没落的,恨不得跟你蹲进去。”

  陆强一笑,“大龙和坤东也知道?”

  “当然。”根子一梗脖,“他们都知道你出来,非要跟我来,我给拦住了,都在馆子候着呢,给你接风。”

  今非昔比,根本没想到这几人六年后还记得他。

  陆强喉头一热,搭上他肩膀,“走。”

  根子的面包在不远的停车场,过去时,见旁边停了辆高档轿车,后座车门大开,西装革履的男人站旁边,见两人过来迎上去,恭恭敬敬叫了声,“强哥。”

  陆强没吭声,拿眼打量那人。

  对方接着说:“巢会的邱老板让我来接您,在‘聚皇’给您接风。”

  陆强了然,顿了顿,看向他:“能不能转告邱老,今天恐怕不方便,我一身风尘,这种状态不易见他老人家。”

  那人为难。

  陆强说,“你给邱老打个电话,我来跟他讲。”

  他很快拨通电话,递给陆强,免不了一通寒暄。

  陆强说:“邱老,您容我先收拾下自己,一身监狱味儿我都没脸见您,也怕给您添晦气。”

  邱老哈哈笑起来:“也好,随你,明天我等你。”

  陆强又说了两句,挂断,把电话还回去。

  那人恭敬欠身,转身上车,一溜烟开走了。

  车子没了影儿,根子转头问;“强哥,邱老的意思,是不是还想让你跟着他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那你怎么想?”

  陆强眯了下眼,没答他。

  两人准备上车,陆强刚想拉车门,被一阵喇叭声止了动作。

  一辆警车滑到面前,车窗徐徐落下,里面坐个女人,一头秀发束成利落马尾,盖儿帽压眉,腰板挺直。

  她面容严肃,道:“陆强,你今天出狱?”

  陆强看清来人,挑挑眼尾,走过去。

  他微弯身体,手臂撑住车顶,另一手支住窗框:“这不谭警官吗?当谁呢。我陆强人缘够好了,都抢着来接我。”

  谭薇手指一紧,杏目圆瞪:“谁...来接你了,我来这边办事刚好看见你。”

  “巧了。”

  谭薇绷着脸,尽量展现附和身份的威严,“你出狱以后要好好做人,别再做违法的事,让我抓到,再给你送回来。”

  陆强笑着,“当然,被党和国家教育这么久,我努力改造,早洗心革面了。”

  谭薇哼了声:“最好说的是真话。”

  陆强一笑:“有功夫请你吃饭。”

  她挑眉:“为什么?”

  “报恩。”

  “一顿饭把我打发了?”

  陆强抬了下眼,用撑在车顶的拇指勾了勾下巴,笑道,“要命一条,想要,都是你的。”

  谭薇脸一热,“别说没用的。”

  她不在看他,车窗缓慢升上,陆强手臂跟随车窗升到一半才放下来,目送车子驶离。

  根子凑过来:“哥,那女的是不是之前总咬咱们不放那个?”

  陆强‘嗯’声,折身上车。

  根子跟上去,笑嘻嘻问:“她好像对你有意思,哥,你看呢?”

  “不感兴趣。”

  根子不解:“可你刚才调.戏人家了。”

  “来个火儿”,陆强翻出根烟,点着了,才抽空答:“都着玩儿呢。”

  ***

  城市另一边,

  半小时前,天上一白如洗,空气闷热。

  今天是七月八号,大喜日子。

  半小时后,风云骤变,乌云满天。

  谁也没料到,黄历上说,‘吉凶难测,不易嫁娶’竟然是真的。

  卢茵反手将头纱一把扯下,狠狠掷在刘泽成脸上。

  她夺门而出,房门在身后闭合那一刻,眼泪滂沱。

  卢茵开了朋友的车,冲上马路。

  外面风声渐起,乌云泱泱聚到一块,遮住太阳,世间骤然陷入昏暗。

  不多时,伴随几声炸雷,下起瓢泼大雨。

  卢茵泪眼朦胧,不知是窗外的雨还是自己的泪,模糊了视线。

  婚礼被人破坏,第三者的肚子都已显怀,而她变成全天下的笑话。

  刚才的她扭曲疯狂,像个泼妇。她没这么失态过,从来处事都温和妥帖,给人留有余地,刚才打那女人的巴掌,现在手心还麻着。

  可再麻也没她的心麻。

  卢茵车速很快,茫然没有目的。

  她感觉自己就像疯子横冲直闯,用车速宣泄心中情绪。

  脑中仿佛藏着炸弹,随便一个燃点,都会濒临爆炸。

  面前一个十字路口,卢茵紧靠左侧便道,打左闪拐弯,交通灯还有几秒转成红色,她想一脚油门冲过去。没成想,这档口一辆破旧面包冲到她前面,在红灯下堪堪停住。

  卢茵心惊,赶紧踩刹车,还是晚了,她左侧保险杠擦上花坛边。

  燃点来了。

  卢茵握紧拳,不顾形象,从副驾一侧爬出去。

  前面面包停的稳当,窗上雨雾连连,看不真切。

  她猛凿了两下车窗,“下车。”

  隔了会儿,窗开了。

  副驾上坐了个人,秃脑瓢,额头刀疤森森,垂眸盯着窗外的女人。

  他嘴里斜叼着一根烟,并没点着。拇指无意识滑动打火机的齿轮,一簇火光在雨帘中忽明忽暗,一看不像个好人。

  许久,男人操着粗嘎腔调:“有事?”

  卢茵无意识往后退了步,胸中怒火被雨熄灭,脑中莫名闪现几个数字:0852。

  那人视线不离卢茵,她身上婚纱被雨打湿,贴在皮肤上,胸脯露了一半,雨水顺沟壑滑进去,上演湿.身.诱.惑。

  他盯着她胸口看,许久,笑问,“想搭车?”

  “…不是。”卢茵终于缓过神儿,咬着唇。

  里面的人“嗯”了声。

  卢茵,“淮冲路怎么走?”

  陆强‘嗤’一声笑出来,点着了烟,肘支在窗框上,冲她呼出一口,也不答她。

  卢茵皱眉,退后一步。

  陆强朝前抬抬下巴,“搭讪呢?姑娘。”

  卢茵眼神看过去,雨雾中,前方立着巨大的指示标牌,显而易见:淮冲路――前行500米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嗯,太狗血了。。

  手机看书,尽在・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