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0852陆强 卢茵

第41章 41

0852陆强 卢茵 蟹总 7259 2019-11-25 23:51

  作者有话要说:过渡章,大家挺一挺哈~~~~~

  另外,上一章有个bug,最后一段卢茵看见邱震应该认识他,不应该只是眼熟,回头我改过来,大家不用重看。

  吴琼把自己关在狭小的空间, 手掌撑住门板, 呆站了会儿,额头懈力般覆在手背上。

  她穿的并不多, 刚从南方海岛回来, 里面是短袖长裤, 外面罩了件米黄风衣。鞋是单鞋, 抵挡不住漳州的湿冷,一股寒气从脚底蹿到小腿, 她跟着抖了抖。

  感觉支撑不住, 吴琼蓦地抬起脑袋, 往后退几步, 一屁股跌坐在马桶盖上。

  她脸上没有血色, 眼睛呆滞茫然,还是冷,最后双脚离地, 屈膝抱紧自己。

  隔壁门板轻轻撞了下, 有人讲着电话进来,吴琼稍稍侧过头,不是特意, 又不由自主随便听了几句,对方边说边笑, 平凡人讲一些平凡事,却让她心生羡慕。没隔几分钟,响起冲水的声音, 随后门板再次碰撞,鞋跟声远去,没人了,空城一样死寂。

  吴琼突然一阵慌张,两手用力攥了攥,像想起什么,从身上翻了根烟咬在嘴上,火苗蹿起,凑近烟头时,她一下收了动作,拇指渐渐松下来。她把烟卷凑近鼻端,闭眼努力嗅闻,烟丝的味道稍微稳定心神,许久后,下巴才落回膝盖上。

  在隔间里不知待多久,保洁在外高喊了声。

  她一震,睁开眼。

  等待片刻,保洁敲响隔间的门:“里面是位姓吴的小姐吗?”

  吴琼呆了呆,应一声。

  保洁说:“外面有位先生让我进来看看。”

  她手不可抑制的抖了下,停顿数秒,才拉门出去。

  邱震已不在原先位置,等候在电梯转角,斜靠着,眼神并没什么焦距,轻飘飘投在远处。

  吴琼冷脸走到他身侧。

  他把玩儿着手机,过了会儿,目光才找到焦距:“出来了?”

  “…嗯。”

  他垂头看她,语气慵懒:“我以为你掉里头了,正打算报警呢。”

  吴琼攥紧拳,低着头不吭声。

  他站直身,收了手机:“走吧。”

  “等等。”

  他停住:“怎么?”

  “我履行承诺,跟你跑了这一趟…你是不是也当遵守诺言,把那些东西还给我。”

  邱震勾唇:“可我玩儿的并不舒心,”他点点她:“成天面对这张死人脸,简直倒足胃口。”

  吴琼咬牙切齿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  他回身勾住她的腰,引领她往外走:“送你回去?”吴琼用力挣脱,他手臂收紧:“科技城附近新开一家高档酒店,你下周几有时间,我去接你?”

  吴琼脊背僵硬,被他一路拖拽出机场大厅,邱震司机在路边等候,他打开后座的门,要把她往里面塞。

  吴琼撑住车门:“告诉我你怎么才肯罢休?”

  她声音冰冷,眼中含一把淬毒利刃,想把他千刀万剐,室外温度偏低,邱震由里到外冷的透彻。

  他两手收回口袋里,轻佻的挑起眼梢:“再陪我一次。”

  吴琼呼吸微滞,“你别得寸进尺。”

  他笑笑,两手一摊耸耸肩:“你去报警啊,告我骚扰,这次我什么都认,绝对不逃避。但是,我这人爱乱说话,那件事…”他顿了顿,忽然转移说:“原以为梁教授多正直,眼里揉不得沙子。你爸收受建昌那笔研究款项,怎么没见她高风亮节主动自首呢?”

  吴琼气的直发颤:“这是谁下的圈套,你心里应该明白。”

  “我不明白。”邱震懒散的垂着头,手指轻托起她下巴,舒服的吸气:“真不用我送?…那等我电话吧。”

  “姓邱的,你别把我逼急了。”吴琼猛地扯住他领口,骨节泛白。

  邱震没挣脱,随着她的力道微微弓身,距离拉近,他看到她近乎狰狞的面孔,和眼里炽火一样的凶光。他胸口一阵滞闷,但看她崩溃,他心里涌起变.态的畅快感。

  他笑笑:“会怎样?”

  吴琼齿缝里挤出来:“玉石俱焚。”

  “好,”他收了笑:“我等着。”

  车子轰一声并入主道,邱震重重靠向椅背,呼吸不畅,好像她刚才的力道还在。他解开两颗扣子,眼朝后看去,那抹人影渐渐变小,侧身长立,站那一动没动。

  心里说不出的情绪,不想承认又挥之不去。他跟自己较劲,翻出电话乱划一气,随便拨通一个,刚好是那个大波妹。

  他换了语气:“在哪儿?我过去找你。”

  … …

  陆强和卢茵在候车区等候,乘上的士用去十分钟,车流缓行,逐渐开出机场车道。

  卢茵摘下围巾,低头一绕,眼睛无意瞟向窗外,车子经过一号航站楼,门口停着许多私家车,她身体直了直,又朝外认真看去。

  陆强注意到:“看什么呢?”

  她往后让了让,手指轻点着玻璃:“是他。”

  陆强抬眼,往她指的位置看过去。车附近站着一高一矮,瑟瑟寒风中,剑拔弩张冷漠的对峙。

  车速很快,在车窗上一晃而过,卢茵坐回去,侧头看他,他早已收回视线,后脑轻靠着椅背。

  卢茵舔舔唇:“那个女人我刚才见过。”

  他附和的应一声。

  “在机场的卫生间,她躲在里面吸烟,后来我还差点碰倒她…她看上去精力不太足,比我还要瘦,没想到和他是一起的。”

  陆强问:“累不累?”

  “不累,睡了一路。”卢茵随意答。总觉得她特别熟悉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

  “晚上出去吃?”

  她想了想,“在家里做吧,一会儿刚好经过市场。”卢茵往他身上靠了靠,陆强就势把她搂怀里,听她问:“那个女人你认识吗?”

  他不想骗她,更不想她对过去事情了解太多,便闭眸养神,当没听见。

  卢茵贴着他胸口,努力回想,蓦地记起那个风雪交加的夜晚,她在警局门口,看见谭薇带领两人出来,那天她穿一件红色棉衣,利落的短发,微弱光线下,映出一张模糊柔和的五官。

  也是那晚,她从谭薇口中得知了她的身份。

  ***

  生活终于回到离开前的轨道,卢茵年后公休加请假,工作堆积如山,忙了一个多月才闲下来。

  在走廊上偶遇陈瑞,两人若没有公事接触,很难碰面,自打去年和陆强确定关系,她坦然告诉了陈瑞,他也知情识趣,之后便没再纠缠。

  寒暄了几句,陈瑞说自己交了女朋友,是休假期间相亲认识的,两人谈得来,工作家庭相当,有深入了解的打算。

  卢茵真心替他高兴,又不免唏嘘时间过的太快,脑中忽地弹出一个名字,陈瑞对她初现好感时,她和刘泽成刚刚分手,原先以为,除了他不会再碰见真心喜欢的人,即使碰见,感情必定不如这份深刻。

  一晃过去一年,她身边已有了另一个人,最初的想法,也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改变。

  卢茵笑笑,走到路的尽头,推开窗,窗外是不断晃动的树梢,拿手指碰了碰,枝条已沾染绿意,春风和煦,全新的一年。

  她轻轻的呼吸,站了片刻,给陆强发了条信息。

  陆强今天白班,他工作照旧。

  老李女儿生子,夫妻二人忙着照看,提前辞职去了外省。小区物业陆续有几人离开,这工作没多大意思,如今不是一个人,陆强早为将来打算,也开始寻思别的道儿。

  保安亭临时招来新人,是个农村来的孩子,比陆强小一旬,为人憨厚老实,工作上也专心称职。

  陆强住在卢茵那儿,市场里的房子交了三年钱,他索性便宜转租给他。那孩子心中感激,一口一个大哥的叫着,但凡重活累活都抢着干。

  这日他按时和陆强换班,陆强和卢茵约在外面吃。

  曲阜路新开一家商场,五层楼,中高档消费的水准,餐厅在顶楼,两人吃完逐层转下来,四楼卖床上用品和厨具餐具,随便转了几家,价格牌上的数字令人咋舌。

  卢茵看向他,调皮的眨眨眼。

  陆强问:“想买?”

  她摇头:“只看看,价格太贵了。”

  “又不是买不起。”

  “能买起也没必要,况且家里什么都不缺,弄的再好也不是自己的房子。”

  陆强一挑眉:“暗示我呢?”

  卢茵把碎发捋到耳后,脸颊泛红,“你想歪了,我没那个意思,”她顿了顿,把话说清楚:“即使以后要买房,我们也要一人出一半,我不会让你自己拿。”

  这个话题他喜欢,逗她说:“拐弯抹角跟我提结婚?”

  卢茵心思被戳中一半,嘀咕了句:“我不小了。”

  也不知陆强听没听见,窘迫同时,气他刚才语气的轻佻。有些颓败,又有些失落,她稍稍偏过头,一时间,说话的心思也没了。

  两人出了商场,卢茵走的不太配合,陆强用了点劲儿,才把她收到怀里。

  夜幕降临,头顶的星空黯然失色,城市灯光炫彩夺目,映在脸上,遮住面孔原本的颜色。

  沿着街道慢慢走。

  陆强问:“我妈给那包东西知道是什么吗?”

  “…不知道。”

  “户口本。”

  卢茵一愣。

  陆强说:“别瞎琢磨,该担心的不应该是你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我没文化没工作,过去不好,还有案底,怎么看都我配不上你,”他亲亲她鬓侧:“是我死皮赖脸把你弄到手的,所以,该担心的是我。”

  卢茵抿抿唇,他情绪里未见明显的波动。

  他紧跟着问了句:“什么时候把证先领了?”

  “…啊?”

  陆强说:“我儿子总得名正言顺。”

  卢茵没明白:“哪儿来的儿子?”

  陆强笑着:“咱俩这频率也快了。”

  手机看书,尽在・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