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0852陆强 卢茵

第49章 49

0852陆强 卢茵 蟹总 9836 2019-11-25 23:51

  陆强一步蹿出去, 带着满身煞气。

  根子眼疾手快, 这种时候顾不上别的,从后面一把抱住他。

  “强哥, 强哥, 你别去…”他低声劝阻。根子眼圈儿有些热, 印象里陆强做事狠厉, 但能掂清缓重,处事冷静, 从没这么冲动过, 现在一副誓死相搏的架势, 杀人取命他做的出来。根子不能不拦。

  但他身材瘦小, 勉强环住陆强腰腹和手臂, 他回肘一撞,根子倒退了几步。

  陆强魔障般往门口冲,他手臂和前襟沾满血污, 脸颊也有几滴, 满眼戾色,脸部肌肉紧绷。

  根子稳住脚,提步再次追出去, 转过身推他胸口。陆强速度缓冲。

  他举起手臂挡住电梯门,态度坚决:“哥, 我不能让你去。”

  陆强说:“给老子滚开。”

  他耿着脖子:“不滚。”

  陆强浑身厉刺,紧绷的颤抖,上前揪起他前襟, 声嘶力竭的低吼:“那狗日的动了茵茵,你知不知道?”根子双脚离地,恐慌的盯着他,陆强眼眶通红,“躺在里面儿那是老子女人,老子碰一下都怕她疼,你看她现在是什么德行!…我他妈剐了那畜生。”

  陆强一把把他扔开,手掌拍在电梯按钮上。

  根子急了,心底涌上一股气,低叫着冲过来拽住他手臂,狠狠一轮,陆强竟被他拉离门口。

  “你哪儿也别想去!”

  陆强冲他左脸挥出一拳:“别他妈等我先废你,滚。”

  根子捂住脸,不知哪儿来的勇气,半跳起来击中他下巴,全身重量压过去,陆强后背撞上墙壁。根子激动的说:“你要是心疼她,现在就应该守在这儿,哪儿也别去!”

  陆强身体一僵,根子缓口气儿:“强哥强哥,你先别冲动…”

  他下意识要挣脱,他使劲抵了抵:“嫂子还在里面抢救呢,这时候你不能离开。一切都等她脱离危险再说,你想怎么对付那畜生,强哥,我和你一起。”

  根子说到最后有些哽咽。陆强挣开他,猛的回身,一拳凿在墙壁上,旁边窗户震出颤音。

  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,护士摘掉口罩,指着他们:“里面的人还想不想救?”

  根子快速看看陆强,见他这会儿冷静不少,赶紧冲手术室走几步:“救,救,大夫一定要救活,多少钱我们都给。”

  护士气急败坏:“要救你们出去打。”

  “不打了,大夫,不打了…真是对不起。”

  护士皱眉看看陆强又扫扫他:“保持肃静。”

  “诶,好好…”

  手术室的门再次关闭,走廊上空荡荡,一瞬间静的诡秘。根子回头,陆强一屁股坐地上,埋着头,手掌盖住眼睛。

  他揉揉脸,在原地站了片刻,蹭到椅子边儿坐下,没敢过去。

  不出五分钟,电梯叮一声,随后是凌乱细碎的脚步,后面救护车刚到,几名医生推着病床迅速跑进来,的士司机已经陷入昏迷,沾血的手掌搭到床沿外。

  陆强抹把脸,拳攥紧,满眼赤红的见一伙人涌进手术室。

  又过了十几分钟,没等电梯门打开,先听见女人哭嚎,二十几岁的姑娘搀扶着中年妇人,跌撞着一路走过来。妇人半头白发,泣不成声,姑娘还穿着拖鞋睡衣,满面泪痕。

  两人扑到门边,哭声撕心裂肺。

  陆强手肘撑在膝盖上,手掌揪住短发。

  他从前刀口舔血朝不保夕,稍不小心,性命说没就没,但他从来没怕过。刚入狱的头一个月,得来老爹死讯,他那时痛苦难过,有后悔,有迷茫,不曾惧怕,觉悟后反倒坚定以后重走正途。

  但半个小时前,当的士在他眼前撞的粉碎,卢茵浑身是血翻在车厢里,她气息微弱,眼睛阖上就不知道能否醒来,一路上,他拼命哄她说话,哄她别睡,心脏揪到一起,指尖颤抖的发凉,他才知道什么叫害怕。

  耳边嗡嗡哭叫,在走廊里回声震天,陆强神思混乱。

  他抓起地上手机残骸,掷向对面墙壁:“别他妈嚎了,里面儿人还没死呢。”

  他一脸凶神恶煞,恐怖的像要吃人,那两人抖了抖,声音转小几分。

  根子立即上前解释,说不要影响医生手术。

  妇人无措,赶紧茫然的点头,脸上的泪一抹,嗓子里发出低低的呜咽。

  根子把他们搀到长椅上。四个人,面对着手术室,每一秒都成了煎熬。

  不知过多久,手术室的门再次打开,还是刚才那名女护士,她手里拿着两份文件,“谁是卢茵家属?还有赵喜民的家属?”

  妇人说:“我是,我是!”

  陆强心一跳,蹿起来几步到她身前:“手术完了?”

  “想什么呢!”护士皱皱眉,见他一身脏污,偏一下头:“这是病危通知书,你们赶紧签字。”

  时间仿佛静止两秒。

  陆强猛的钳住她手臂:“什么?”

  女护士低叫一声,两肩被他捏的缩起,“你干嘛?赶紧放手。”

  陆强虎口收紧:“你他妈说什么?”

  护士被他吓的够呛,收起之前的傲慢态度,认真回答:“病人在手术过程中出现休克,实质性脏器有不同程度破裂,颈椎小关节轻度错位。由于撞击,头部中度颅脑损伤,我们需要马上进行清创手术,”她顿了顿:“形式上需要家属签字…手术有一定危险性。”

  陆强心脏炸裂,嘴唇煞白,艰难的问:“能救活吗?”

  护士泛起几分同情,外表再野蛮也能看出他内心的恐惧。她也不便多说,只道:“你赶紧签字,我们马上准备手术。”

  她把文件塞到陆强手里,转头去找赵喜民的家属,那边哭声一片。

  陆强攥不住笔,低垂着脑袋,扫到几个致命的字眼儿,趋于恶化、病危、随时危及生命,脏器破裂、脊椎错位、脑颅损伤。

  恐惧快将他吞没,他眼前模糊,蓦地高昂起头,喉结艰难的滚动。

  根子着急,轻声说:“哥,快点儿签字吧。”

  护士走过来:“签好了吗?…怎么还不签?”

  陆强捏紧手中的纸。

  护士说:“你别耽误事儿了,时间宝贵。”

  根子直跳脚,要从他手里抢文件:“我签!”

  陆强侧身,挡开他,手指颤了颤,在文件下方正式又歪扭的写下两个大字。

  女护士从他手中接过文件,回身瞬间又被人攥住手腕,这次力道轻缓。

  她回头,那男人盯着她,近乎哀求的口气:“救活她,”他咽了咽喉:“求你。”

  护士动容:“我们会尽力。”

  她下意识看了眼他的名字,神色微顿:“你叫陆强?”

  陆强看着她。

  护士叹一口气:“里面病人清醒时叫过这个名字。”

  手术室的灯再次亮起。

  空灵的夜晚,走廊尽头,响起痛苦的嘶吼,随后是一阵压抑近乎扭曲的呜咽。

  … …

  这一晚注定不眠,在煎熬和等候中度过。

  手术进行了七个小时,医生先出来,一脸疲惫的摘掉口罩。

  根子看看陆强,赶紧跑过去,“大夫,能讲一下情况吗?”

  医生说:“病人脑颅中的血块基本清除,现在转入icu,前三天是危险期,如果能顺利度过,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。”

  根子说:“谢谢,辛苦您了。”

  对方笑笑:“一会儿让家属穿上无菌服,可以和病人待几分钟。”

  卢茵被转入icu,来的匆忙,并没办理单独监护,根子去下面交钱办手续。陆强被要求洗净双手,穿上无菌服和鞋套,跟着护理人员进去。

  重症监护室有十几个病人,并未分区,身上都插满各种仪器,通过显示屏精准反应病人的生命体征。

  这里充满濒死的气息,陆强透不过气,每一步都走的格外艰辛。

  卢茵仍旧昏迷。她头上缠着纱布,颈肩用支撑架固定,身上盖着白色被单。唯一露在外面的小脸微微肿胀,呼吸机里稀薄的雾气,提醒他卢茵依然在他身边。

  没有凳子,陆强怔怔站在床边,他不敢靠近,不敢碰她,生怕一个细微动作会影响仪器运作。

  印象里过去很久,他僵硬的往前挪了步,稍稍撩起她身侧的被单,卢茵食指夹着指脉测定器,虎口朝上,松散的弯曲。陆强拳头在身侧攥紧,缓慢松开,把食指插.进她的虎口。

  她手冰的没温度。

  耳边仪器突然尖锐的刺响,他一慌,连忙缩回手。身后一阵凌乱脚步,隔床病人突然呼吸急促,显示屏的数据不规则跳动,几名医生围着进行抢救。

  有人过来请陆强出去。

  陆强盯着那方向,始终没动。

  没过多久,一声刺耳没有起伏的声响响彻室内,医生遗憾的摇头,最终为对方盖上白单。

  一个鲜活的生命,从生到死,也不过短短几秒,一无所有的来,两袖清风的去,花开花落,也不过尔尔。

  那一刻,陆强倏忽释然的笑了,超乎寻常的冷静下来。

  护士又来催促。

  他半俯下身,两手轻轻撑在床边,拿唇碰了碰她额头,附耳轻语了几句。

  他希望,他说的话,她都能够听见。

  ***

  陆强从icu出来,根子已经办完手续。

  “有烟吗?”

  根子翻出来递过去。

  “我去楼下透口气。”

  他态度转变太大,根子神经紧张:“我也去。”

  陆强回头看他一眼,也没阻止。

  凌晨三点多钟,气温舒适凉爽,医院草坪上空无一人。

  陆强一屁股坐下,面对着住院大楼,多数窗口漆黑一片,只有几间亮着微弱的光。

  陆强不知道卢茵在哪间,他良久凝望前面,从烟盒抖出根烟,点着后扔给根子。

  两人静默的坐在草地上,慢慢的吸烟。

  陆强点了第二根:“的士司机怎么样了?”

  根子说:“伤势可能比嫂子严重,在她后面出来的,”他看他一眼:“听说左腿截肢了。”

  陆强手一紧,猛的吸了口烟,雾气融进黑夜,沉默了会儿,他从皮夹里掏出一张卡:“你把手术费用留下,剩下给人送去。”

  根子顿了顿才接过来:“都给?”

  “都给。”

  陆强没有再抽第三根,拿两指碾灭了四下看看,又揣回兜里。

  他向后仰躺在草地上,高度紧张后,浑身虚脱,地上草根扎着皮肤,他无知无觉。

  根子也躺下。

  陆强侧头看他一眼,拍拍他瘦弱的胸膛:“还疼不疼?”他问之前揍他那拳。

  根子摸摸脸,口是心非:“不疼。”

  陆强没说话,他不安的说:“哥,我那会儿着急,也打了你一拳,你别记恨。”

  陆强两手枕着后脑,心里一热:“小劲儿吧,挠痒痒呢?”

  根子嘿嘿笑,稍微调整一下姿势。

  两人望着天空,有种劫后重生的错觉。

  根子沉吟良久,还是问:“强哥,你打算怎么对付陈胜?”

  陆强牙齿狠狠咬住下唇,神色阴狠:“搞死他。”

  去年陈胜在巷子口对他动手,陆强浑身是伤,生生忍下来没还手。共事多年,陈胜了解他的秉性,知道怎样才能激怒他。几天前,他看见两人在车里依依不舍,查到他们已经结婚,陈胜就知道,这女人对陆强意义非凡,动她会比动他更有趣。

  欠缺几分考虑,但电话里听见陆强失控的声音,只感觉浑身舒爽。今非昔比,以他现在的地位,根本没把陆强放眼里。

  根子问:“那邱老呢?”

  陆强一顿,下意识摸摸口袋:“我电话呢?”问完止住,又碰碰根子:“手机。”

  他把电话递给他,又献上陆强的电话卡。

  陆强鼻端喷出短促的气流,拍一把他的头,把卡接过来。

  在手里把玩儿一阵,根子说:“邱老势利太大,他那人你最清楚,出手狠毒不留情面,我只怕触及到他,他会对你和嫂子下手。”

  陆强看着天空。

  根子自言自语,嘿了声:“大不了就离开,也不是漳州一个地方能待,到时候我跟你们一起走。”

  陆强打挺坐起来,从草地上捡起烟盒,又开始吸烟。

  根子翘着二郎腿,瞎出主意:“移民也行,反正你那边账户里有钱。”

  陆强手掌顿在嘴边:“移民?”

  “对啊,你和嫂子在这儿无亲无故,到时候把老娘一接,出去了,吃穿不愁。”

  烟灰凝聚一大截,手指悬在唇边,陆强一口都没有抽,最后直接碾灭。

  他静静坐在草地上,很长时间没有说话。

  就这样过去一小时,天边将将泛白。

  凌晨四点的时候,陆强换上自己的电话卡,调出号码,拨打过去。

  对方很快接起。

  陆强说:“我有一个条件。”

  那边痛快:“说。”

  保证我和卢茵的人身安全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内容越写越多可咋办,感觉近期完结不了呢,想哭/(ㄒoㄒ)/~~

  手机看书,尽在・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