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0852陆强 卢茵

第25章 25

0852陆强 卢茵 蟹总 6736 2019-11-25 23:51

  作者有话要说:你们是不是在屯文,感觉没几个人看呢...这章可以不看这里,但别忘了给老蟹撒花/(ㄒoㄒ)/~~,折磨死我了...

  天空一直昏沉沉, 今天预报有雨, 始终没下起来。滚滚乌云还在远方,落日藏在那后头, 只把轮廓镀上一层金边儿。

  有风吹过, 一滴雨落在他额头。

  陆强没管, 撩起眼皮看看天色。唇边的烟猛吸一口, 被呼出的青雾熏了下眼,他侧开头, 在原地站了片刻, 才抬腿往小区里面走。

  围的都是相熟居民, 几个看到陆强, 曲肘碰碰旁边的人, 一时间都朝他看过来,声音止了,鸦雀无声。

  前面自动让开一道缝隙, 陆强眯着眼, 看见长凳上坐的人,卷发红唇,紧身皮裤加短款铆钉外套, 双臂相环,把胸部托的硕大。对面的人恰巧也看过来, 胸口猛烈起伏几次,表情气愤,只有眼里的光, 暴露出此刻胜券在握的心情。

  陆强吸一口烟,单手插在裤子口袋,稳稳站在人群里,看热闹一样,没有上前。

  张姓冷哼一声,刚才已经叫嚣一顿,招来小区居民,见主角到了,还一脸置身事外的表情。她思索片刻,也不急了,等着好戏上演。

  老李早就怕了她,擦一把冷汗,跑到陆强身边儿:“怎么才回来?”

  陆强说:“没到换班时间。”

  “我不是说这个…”老李急道:“那边儿…找你的,已经闹了一顿。”

  他叼着烟卷:“闹什么?”

  老李欲言又止,陆强淡淡瞟他一眼,也没追问的兴趣。

  老李问:“你昨天给她那儿修水管了?”

  他一挑眉:“怎么?”

  老李委婉说:“走之前…是不是错装了别的东西?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张小姐说,她门口放的钥匙不见了,今早出门着急,拿的备用钥匙,晚上回家看,卧室的首饰和床头柜里几万块现金没有了…昨天没去生人,只有你给修过水管。”

  陆强低头抽烟,没看多上心:“说我拿的?”

  老李压低声音,用只有两人能听清的音量:“你到底拿没拿,跟我说句实话。”

  陆强却倏忽转头:“你信?”

  老李吓了一跳,不由往后退开半步。陆强底细没多少人了解,老李算一个知情的,他年长将近二十岁,更愿意站在长者立场,提醒指点陆强几句,一副好人热心肠。今天才知道,这些也只不过是表面功夫,遇到烧杀抢偷的糟心事,第一怀疑还是他。

  陆强是劳改犯,大错小错,只要从里面走一糟,都会成为特殊群类,不被接受、敬而远之、带着有色眼镜看他,这是本能反应,怪不得别人。

  烟快烧到尽头,陆强拿两指捏着,狠狠吸了一口,才扔地上踩灭。

  他笑了笑:“东西不是我拿的,今天一直在外头,没回来过。”表情淡然,也不知说给谁听的。

  老李低头沉思,对面一声冷哼,张姓终于开腔:“一般贼都说自己没偷过。”

  陆强瞥她一眼,张姓不由退缩,随意淡漠的眼神,却令她毛骨悚然。这男人喜怒无形,瞬间变脸,张姓昨晚领教过。

  她看一眼周围,缓了缓,才挺着脊梁道:“我家这两天只有你去过,首饰就在梳妆台摆着,一条金链、一对钻石耳钉还有几块翡翠吊坠,另外有三万在床头抽屉里,防盗门没有破坏迹象,窗户完好,很明显拿走东西的人有钥匙。”

  她昂头看他:“不是你,难道是我自己拿的?”

  陆强说:“没准儿。”

  “你…”张姓一拳打在棉花上,气的直咬牙:“说多了没用,我要一个交代。”

  陆强说:“没交代,不是我拿的。”

  “有谁能证明?”

  老李眼前一亮,也说:“对了,你今天和谁在一起,让他来帮忙做个证,不都解决了。”

  他一顿:“来不了。”

  张姓笃定他们关系不正当,见不得人自然不敢摆在明面儿上。她从椅子上站起来,环着胸,往他身边走了两步,得意洋洋的笑。周围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,在背后议论纷纷。

  老李着急:“怎么就来不了?”

  张姓解一口气,不紧不慢:“说吧,怎么解决。”

  陆强说:“报警。”

  张姓愣怔,人群后面多出一道声音,唤了声:“陆强?”

  陆强一滞,心口被铁锤狠狠重击,几秒功夫那人已经走到身旁。他低头看她,眉目冷峻。

  卢茵昂头冲他微笑,表情些许不自然,仍柔着声:“停车的功夫,你怎么自己进来了?”

  陆强舌头抵着下唇,静静瞧她,随后指尖温热,渐渐蔓延到整个掌心。

  她牵住他的手,安慰的捏了捏。只停顿几秒,指尖一紧,被他反手握住,陆强挑起一边唇角,只看她,也不说话。

  卢茵眨眨眼,看向人群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  虽同住一个小区,却互不相熟,没几人认识卢茵,唯独老李格外错愕,“小卢,你们?”

  卢茵淡淡的笑:“我们今天去买车,吃了饭,才回来。”

  张姓也膛目结舌,在车行只匆匆一瞥,根本没看见里面女人的样貌,即使看清,也不见得认识。她出现的突兀,她有点措手不及,一时没什么话说,站旁边默默观察。

  老李表情夸张:“你们…你们,”指指他们的手,半天憋出一句:“…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  卢茵捏陆强的手,想让他给个反应,一抬头,见他还挑眉盯着自己。卢茵脸热,硬着头皮:“挺久的。”

  老李缓了一会儿,拿指点点陆强:“好小子,秘密工作做的挺好,一点儿风都不透,”他笑着,松一口气的向后摆手:“散了吧,都散了,误会一场,人小情侣今天约会了,根本没回来。”

  又冲着张姓:“东西肯定不是小陆拿的,你回家好好找找,指不定忘哪儿了。”

  张姓一瞪眼:“不可能,我找了几遍,就他去过,一定是他拿走的。”

  “这位小姐,你怀疑陆强拿你东西?”卢茵说:“你可能搞错了,我们整天都在一起。”

  张姓冷笑:“那昨晚呢?他可以趁我睡着偷溜进去,更何况,”她瞥陆强一眼:“修水管时毛手毛脚,谁知道有没有其他企图。”

  卢茵气的快爆炸,攥紧他的手,让他反驳,陆强却仍不吭声,眸色幽深的看她。

  她一咬牙:“昨晚我们也在一起。”

  这句话成功让周围静下来,随后感觉手背握的更紧,她脸涨的通红,迎着张姓目光:“他睡在我家,可能真是你搞错了。”

  “这不作数,他是你姘头,当然要帮他说话。”

  卢茵纠正:“我们在谈朋友。”

  老李说:“人是正当关系,别说那么难听。”

  陆强口碑不错,见有人出来澄清,周围的人也指指点点,怪张姓没搞清状况,冤枉好人。

  卢茵说:“现在事情清楚,那我们回去了。”

  “不行。”张姓一急,挡住说:“没解决,谁也别想走。”

  “那报警吧,小区内外都有监控,你家里也可以做取证调查,想要说法,这个最清楚准确。”卢茵掏手机:“我帮你报警?”

  张姓终于没话说,一场闹剧霎时收场。

  人群散去,卢茵拉一把陆强:“回家吧。”

  陆强没动,她用了点儿劲儿,拽着他往小区里面走。

  天色渐行渐沉,乌云压顶,零星雨滴飘然而至,这个季节的雨水格外冰冷,落在脸上,浑身一颤。

  卢茵走在前,陆强跟着,两只手始终紧紧牵牢。身边有刚才看热闹的人,偷偷往这方向瞧,卢茵脸快垂到胸口,之前情急不觉得,现在才发现成为众人焦点,而她性格,一向不喜被人关注。

  “你手出汗了。”陆强开口,声音微哑,稍稍轻喉咙。

  卢茵回头瞪他一眼:“你手在抖。”

  他倒没觉出来,掌心贴合的地方湿腻腻,却谁都没有松开力道。

  两人一时都没吭声,不知何时角色转换,陆强走到了前头,他步子大,步伐略微急切,她在后面跟不上时,脑袋才嗡一声炸开。

  卢茵往出抽手指:“你好像要去换李师傅的班。”

  “晚点儿去。”

  “那你回家吧。”

  陆强往后瞧她一眼,两腮紧绷。

  卢茵隐隐觉出将要发生的事,又惊又怕,心跳奇快,不禁拍打挣扎,可力量悬殊,一路被陆强半拖半拽拐进楼道。

  她另一手扒住楼梯扶手:“我不。”

  “…不什么?”

  她直接蹲在地上,耍赖说:“不想回家。”

  “外头下雨了,你想淋雨。”

  “…我怕”

  陆强拽她:“刚才的劲头呢。”

  她大眼湿漉漉:“求你,去上班吧。”

  陆强咬了咬牙,忍耐已到极限,俯身一根根掰开她的手指,托住她腋下,躬身,把整个人倒着扛起来。

  卢茵惊呼:“陆强,陆强,你冷静点…我其实还没准备好。”

  他一步连跨两截台阶:“不用准备…你躺着就行。”

  ......

  ......

  ......

  手机看书,尽在・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