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0852陆强 卢茵

第7章 7

0852陆强 卢茵 蟹总 9072 2019-11-25 23:51

  流言蜚语如同病毒,在看不见的隐匿世界疯狂传播。

  卢茵心中沮丧,走出厂房的时候,像从牢笼中解脱,如芒在背的感觉才稍微消散了点儿。

  没走几步,后面脚步声越来越近,有人喊了她一声。

  卢茵脚步一顿,回过头,扯出个笑:“陈瑞。”

  陈瑞小跑几步和她并肩,两人混在人潮里走出厂院大门,他看她一眼,欲言又止。

  走了一段儿,卢茵抬起头和他告别:“我去前面等车,再见。”

  “等一下。”陈瑞叫住她。

  “有事吗?”

  他向后搂一下短发,顿了片刻才开口:“今天的事对不起。”

  卢茵笑了笑:“你又没做错什么,根本不用和我道歉。”

  见她笑,陈瑞放松了点儿:“其实你不用在意那帮人说了什么,他们没有恶意,就是闲着无聊,碎嘴讲些八卦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别太放在心上。”

  卢茵敷衍:“好。”

  又停顿几秒,他低头看着她的脸,问出想问的:“你和他…你们真不结婚了?”

  卢茵下意识皱眉,心里没来由的烦躁,十分抵触他问这个。陈瑞见她表情,着急解释:“我不是八卦好奇,跟他们不同,是真的…”

  ‘关心你’几个字还没出口,卢茵打断说:“不太想讨论这个话题。”她侧头往旁边瞅了眼:“车来了,我先走了。”

  陈瑞‘诶’了声,卢茵半步没停,上了驶来的公交车。

  厂里离住处半小时车程,655路直达。下班的点,车上人多,卢茵往后走,寻了块儿空位站着。车里没开空调,空气燥热,没站多会儿,脸颊的汗往脖子里淌。

  她一手拉着上面扶手,另一手抹了把汗,车开起来,外面的风往里灌,可并没缓解多少,扑在脸上仍是热突突的。

  卢茵目光投出去,窗外的人和路一晃而过,有些眩目。

  她叹了口气,忽然觉得活着真累。

  有些时候,她也厌恶自己,太敏感,太在意别人目光,凡是畏首畏尾,瞻前顾后,没有一刻是为自己活。即使现在,面对失恋和背叛,仍然在意别人在背后怎么议论她。

  一路上胡思乱想。

  她一时想着,厂里没法待,应该认真考虑出路;一时又想,要不舍脸问问老杜,去上海vr的机会还有没有,暂时离开,也许是个好办法。

  正想着,兜里电话震了下,她腾出只手,拿来看,是条某银行的订阅信息。

  上面显示有一笔钱转入,金额十三万八千五,一分不多,一分也不少。

  卢茵咬住唇,不由有些发抖,她狠狠攥紧手机,过了两秒,又震起来,这次是电话,她看一眼,直接挂断。

  想了想,回复三个字:“已收到。”

  那边没再打来,隔了很久,有条短信进来:“好。”

  卢茵看着屏幕,手指动了动,电话又嗡的震一下:“茵茵,对不起,你要好好的。”

  那几个字骤然跳入她眼中,他曾经深情款款,语调温柔的叫她茵茵,她一遍一遍答应,感觉那时梦都是甜的。不过半个多月的时间,物是人非,他再次叫她,除了心痛,还有种无法抑制的恨意和厌恶,一切回忆都变得面目可憎。

  卢茵心脏猛然抽搐,像铁椎扎在上面,疼痛延伸,到脖颈然后疼到后脑。窗外景象模糊了,变成无法聚焦的斑斓色块儿,她抬起头,睁大眼睛拼命克制。

  车子停靠,卢茵拨开人群下去,眨了下眼,一滴水落在地上,世界终于恢复清晰。

  七年感情,能经历岁月消磨,却经不起风吹雨打的侵蚀,所有过往,在上一刻彻底瓦解。

  他要房子,她要钱,分道扬镳,以后再无瓜葛。

  … …

  天渐渐暗下来,卢茵在外吃了饭才往回走,她喝了点儿酒,莫名有些亢奋,先前坏情绪被酒精挥发不少。

  她拎着背包,高跟鞋扭了下,步伐有些虚浮。

  行至小区门口,老李喊住她:“小卢,回来啦?”

  卢茵定了定神,扭过头:“李师傅,您没回呢?”

  “这就回。”他拿抹布擦自行车座,想起件事又叫住她:“有你个快递,今早到的...好么,顶重一包,”他往后指:“小陆,你帮忙拿一下,在桌腿儿下面呢。”

  卢茵听他说话,一歪头,才见后面还有个人。那人坐在岗亭外的长椅上,好像刚来换班,没穿保安制服,黑衣黑裤,左脚趿拉一只老北京布鞋,另一只鞋底朝天,右脚光着踩在椅子上,正吃饭。

  卢茵看清那人,心一跳,登时酒醒一半。

  陆强嘴里‘嗯’着,却没动换,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。

  卢茵被瞅的浑身不自在,想改天再取。

  老李‘啧’一声,回头道:“小陆,想啥呢?”

  陆强目光移了下:“吃完这口。”

  他把手里半个馒头塞嘴里,就着半包榨菜,在裤子上蹭蹭手,又看卢茵一眼,才回屋拿快递。

  老李和她寒暄几句,陆强把快递搬出来。

  他看老李:“不是她的。”

  老李以为自己眼花,就着他的手,皱着眼看,“没错啊,11门302,卢茵。”

  陆强说:“她住二楼。”

  卢茵脸一热,想起那天耍小聪明把他甩开。

  老李说:“你新来的还不了解,小卢住三楼。”

  陆强动了下嘴角,瞥她一眼,又说:“二楼,她自己说的。”

  老李疑惑,嘀咕着:“之前我给修过水管,错不了啊!”

  卢茵顺了下鬓发,低垂着眼,目光飘忽不定。这会儿酒劲往上拱,发丝在微风下轻舞,脸颊又热又痒。

  她用手挠了挠,捋顺头发,又去拽裙摆,好一会儿,终于抬起头,干笑两声:“那天我好像说错了。”

  老李得意:“你看看。”

  陆强瞅一眼他,又把视线移回来,看她表情窘迫,似笑非笑“哦”了声。

  老李说:“这就对上了,搞清楚了...哦还有,你们没正式介绍过吧?”

  两人不说话,陆强还垂眼追着她瞧。

  老李未看出其中微妙变化,不说话等同默认,冲着卢茵:“这是咱小区新来的保安,叫陆强,外地人...看这块头儿,”他拍了下陆强肩膀,感慨道:“就应该多招几个这样的年轻人,居民才有安全感。我这老头子,也该考虑退休喽!”

  卢茵说:“您把治安管理的很好。”

  老李自嘲,摆摆手:“差远去了。往后有事就找小陆,他人不错,敦厚老实,干啥活都任劳任怨,就不爱说话。”

  卢茵抿抿唇,飞快看了他一眼。他原本光秃的头顶已经长出黑发,贴着头皮,极短的一层,看上去又硬又扎;刀疤尾部掩进鬓发,不那么乍眼,收敛不少锋芒;身上半袖有些宽大,很薄,风一吹,仍然可以呈现健硕的轮廓。

  但先入为主,即使他并非十恶不赦,单往那儿一站,卢茵也觉不出他敦厚老实,相反,总觉这人隐隐透一股危险气息,看她的眼神太直白太肆无忌惮,有点儿不怀好意。

  卢茵收回思绪:“行…李师傅,那我先回了。”

  老李说:“这包裹太重,让小陆给你送过去,”他转向陆强:“我替你盯会儿。”

  卢茵一惊,“不用麻烦,我行。”她上前一步,要从他手里接箱子。

  陆强没动。

  她托住箱底,往自己怀里揽。

  陆强说:“重。”

  卢茵闷不吭声,用了点儿劲。

  脾气倔,不听劝。陆强勾了下唇角,半刻,松开手。

  箱子重量远超出想象,猝不及防,她顺着力道坠下去,高跟鞋一歪,卢茵半趴在箱子上,她‘哎呀’一声,手忙脚乱的撑身体。

  头顶传来一声笑,低低的,哑哑的,听上去心情愉悦。

  老李上前扶人,不忘数落:“真不经夸。这就毛毛躁躁的了。”

  陆强没反驳,眼里也没别人,看那小女人笨拙的折腾,她脸颊绯红,抿着唇,明明气愤至极却不敢看他眼睛,冲着他脚边轻轻白了眼,模样带几分娇憨。

  他躬身抱起箱子,往肩上一扛,根本不费力。

  卢茵:“真…”

  “跟上。”

  他已经往前走了,卢茵看着他背影,磨了磨牙,冲老李告别,小跑着跟上去。

  他腿长,步子大,迈一步,卢茵要小跑三步。

  她住的楼栋位置靠里,小路迂回曲折,步行需要七八分钟。

  卢茵跟的吃力,呼吸稍稍乱了些。

  过了几秒,前面那人像意识到什么,他回过身,停了下,直到卢茵赶上才重新迈步,这次步调放缓不少。

  两人并肩,反倒尴尬没有话说,比起以往几分钟的路,要过的相对漫长。

  陆强倒自在,扛着箱子像散步,他往远处看了眼,公园里一群人跳交际舞,男的女的,穿得花花绿绿,扭腰旋转,裙摆飞扬。

  他嗤了声,目光落回来。

  “你天天这时候下班?”

  “...啊?”卢茵本来走神,听他说话才转过头,目光有些茫然,她反应了一下,才答:去吃饭了。”

  陆强看她半刻,笑着嘀咕:“真呆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他一笑,没重复:“这买的什么?”

  卢茵说:“水晶灯。”

  “网购的?”

  她点一下头。

  陆强说:“这东西分量不轻。”

  “嗯,”她敷衍,想起老李说他话少,可显然,这评价有误,想着,竟不自觉加了句:“三个房间的。”

  “房子装修?”

  她眼神一暗,又一点头。

  陆强没继续这个话题,问道:“你会用电脑买东西?”

  她没搞明白:“...不都会吗!”

  “我不会。”

  卢茵看向他。

  陆强漫不经心:“里头待的年头长,还不流行呢。”

  卢茵:“...”

  进了楼道,陆强一口气上到三楼,头顶的灯没有修,黑的不见五指。

  卢茵开口:“麻烦你了,放这儿就行,我自己搬进去吧。”

  陆强还扛着,说了句:“开门。”

  卢茵犹犹豫豫,磨蹭着从兜里掏钥匙,上次借口支开他,这次不好再赶他走。

  她昂头瞄了陆强一眼,眼前黑漆漆,他像个庞然大物,匿在黑暗里。

  卢茵开了门,往后退一步,陆强进去,里面仍然没亮灯。进门是个走廊,陆强侧过身:“灯呢?”

  “在你后面。”

  他摸了半天,“找不到。”

  卢茵往前走一步,伸手去触。开关被陆强挡住,走廊本就窄小,堆满杂物,他身形高大,站着也不动。两人距离近了,他身上的热气向她烘来,鼻端冲进一股男性味道,掺杂少许汗味儿,奇怪并不难闻。她抬了下眼,忽而与他目光碰撞,窗外一点微弱灯光映进他眼底,眸光精亮,强势专注。

  她心下一颤,本能往后缩。

  一时间,狭小空间里静的出奇,摩擦衣角的声音清晰可闻。

  两人在黑暗里站了会儿,陆强蓦地往前跨了一步,他臂膀宽阔,块头压顶,肩上还扛着箱子,把她锁在角落里。

  那人突然欺近,卢茵害怕,一缩脖子,紧紧闭上眼睛。

  陆强却没继续,鼻端悬在她耳旁。

  卢茵浑身僵硬,屏住呼吸。

  陆强顿了下,鼻翼煽动,又微微低头闻了闻,一股清淡的酒香从她身上散出来,他也微醺。

  陆强哑声:“喝酒了?”

  她睁开眼,心怦怦跳:“啊?”

  “能喝多少?”

  “…一点。”

  陆强巡视她半刻,往屋里瞅了眼,一笑:“你老公没在家?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特么的不过了,还存啥稿啊!

  手机看书,尽在・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