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0852陆强 卢茵

第19章 19

0852陆强 卢茵 蟹总 13570 2019-11-25 23:51

  一个邻居。

  卢茵耳朵像扣了层玻璃罩,这四个字没什么重量,遥远而不真实。她努力向那方向看去,乌亮车身反射着强光,晃的人睁不开眼。

  后座车窗缓缓升上,玻璃的颜色过分神秘和压抑。他躬身上了副驾驶,窗开着,后面递来一根雪茄,又给递火儿,他稍微欠身往后迎合,几秒后,靠回椅背上。

  雪茄比香烟粗了几倍,他拿拇指和食指捏着,剩余手指微微卷曲,呼出一口,他偏了偏头,躲开浓雾。

  卢茵没挪步,刚开始盯着地面,目光一寸寸上移,最后落在他的身上。他额头伤疤在阳光下无所遁形,短硬头发乌黑浓密,侧脸的轮廓深刻立体,明明还是那张脸,却叫她有些不熟悉。

  没多时,引擎声起,车队陆续驶离。而自始至终,他盯着前面,没有回头看她一眼。

  卢茵心里空荡荡,有那么一秒,她是希望得到回应的,一个眼神或一个笑,哪怕证明不了什么。

  车子并入主道,陆强捏着雪茄,手臂搭向车窗外。一缕青烟被风吹散,火星落在手背上,他抖抖手,皮糙肉厚感觉不到疼。

  陆强头靠着椅背,外人看来懒散不羁,双眸却状似无意瞥着后视镜,看那女人低垂着头,无精打采。

  司机踩了脚油门,她在镜中的影子越缩越小,直到落为黑色的小点儿。

  后面有擦火机的声音,陆强收回目光。

  邱震给他点完自己也点了一支,开了他那侧的窗,手同样落在车窗外。

  陆强抬眸看向内视镜,他头发偏长,遮住右侧眉峰,发丝被风吹向后面,用手立即捋顺了遮挡。陆强盯着看了几秒,撞到他的眼睛,眼尾略长,瞳仁乌黑,单眼皮,竟与他有几分神似,只是少了些岁月的沧桑和沉积。

  对视几秒,邱震说:“强哥,多会儿出来的。”

  陆强说:“小半年儿了。”

  邱震臂膀撑着前椅背,健壮体格跟陆强不相上下。

  他说:“我这些年一直呆在国外,前段日子听我爸说你出来了,你不回巢会,也联系不上。前天刚下的飞机,现在来你别介意。”

  “不介意。”陆强盯着后视镜,笑了笑,“小震,越来越壮了。”

  邱震说:“吃美国佬的东西,该补的都能补回来 。”

  “这次不走了?”

  邱震看一眼旁边:“那要看我爸怎么安排。”

  邱世祖冷哼:“看你什么表现,成天不务正业,跟一帮男男女女鬼混的话,还把你弄出去。”

  邱震暗自皱眉,嗯啊着答应,随意问陆强:“强哥,刚站你旁边那人谁啊?”

  陆强弹烟灰的手指一顿,蓦地看向内视镜,那双眼中充满兴味,眸光发亮,到底小他几岁,不懂得收敛和伪装,一个眼神足以暴露自己。六年过去,他其实一点儿都没变。

  陆强冷眼无波:“小区的邻居。”

  “熟不熟?”

  “不熟。”

  “那你帮我…我操…”他闷声低咒,捂着后脑勺:“你打我干什么!”

  邱世祖阴狠道:“老毛病又犯了,吃过亏也不长记性是不是?”

  “您能别总提那些烂事吗?我听着都累,”邱震心烦,也不敢明着顶撞他,只嘀咕:“又没问什么。”

  一路安静。

  车子停在‘巢会’的地下停车场,陆强随邱世祖乘电梯上去,不是营业时间,场子里空荡荡,几名保洁清理昨晚制造的垃圾。

  空气里,烟酒和香水的靡醉气息还没消散。

  邱世祖带头走前面,朝后挥了下手,立即有人过去清场。

  大厅的正中是舞池,从旁边绕过去,有一条通长的走廊,走廊尽头是电梯,从那儿一直能到十八层。

  一阵凌乱脚步,皮鞋踏着光可鉴人的地面,头顶水晶吊灯散发出璀璨光芒,琉璃和金属包裹的内壁招摇奢华,整个大堂都金碧辉煌。

  陆强跟在众人后头,抬眸瞧了眼,这曾经是他底盘,装修翻新过,他几乎不认识。六年没有踏足,物非人非,竟生出几分侥幸和怅然。

  在一处宽阔地方落座,邱世祖翘腿靠在椅背上,旁边有人递烟和火儿,他点燃了看向陆强。

  陆强还穿着保安裤子和汗衫,脚上是那双老布鞋,出来急,他并没穿外套。

  邱世祖上下扫了一圈儿:“冷吗?我先找人带你换套衣服?”

  “不必,”陆强前倾支着膝盖:“邱老,我待会儿就得走,那边没请假。”

  他一双精锐老眼透过镜片看他,嗤笑一声:“这巢会就是你的,还上哪儿去?”

  陆强低头笑了下。

  邱世祖说:“阿胜昨晚找你麻烦了?”他没吭声,他又说:“他以前就爱和你杠,明明不如你又不服气,你不在这些年,巢会都他在帮我,看你出来,怕自己地位受威胁,才冲动办了混账事。”

  陆强说:“没怪他。”

  “我拿鞭子抽他了,现在还在后面跪着呢。”

  陆强笑说:“也没有必要,邱老,您别动气。”

  邱世祖抽了两口烟,在烟灰缸里碾灭才说:“上次见面太匆忙,新开的娱乐.城正收尾进设备,没顾上你…”他顿了顿,“半年时间够你喘气儿了,现正需要人,何况我有让小震接手的打算,也需要扶持。”

  邱震坐旁边,添了句:“强哥,回来帮我吧,咱俩一块儿那么多年,我就相信你。”

  陆强低垂着头,半天不吭气。

  邱世祖看着他,没多久,蹙起眉头:“你带小震去新场子,”顿了顿,“…那边绝对干净。你要是想,巢会后面儿的事归你管,阿胜只负责经营。”

  陆强拿手触了触额头,仍然不说话。

  “强子,”邱世祖靠回椅背,声调降了: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妈,点头这么难吗,以前的魄力呢?”

  陆强搓着手,几秒之后才抬起头:“邱老,您还惦记着强子就够了,但场子我没法再接。”

  “理由。”

  陆强说:“昨晚进了趟公安局,差点腿软回不来,阿胜的事我一个字没敢提,怕惹麻烦,也怕再进去…”他管旁边要了根烟,猛吸几口才平静说:“这几年在里面儿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,像他妈做了场噩梦,现在出来了,也心有余悸,您问我魄力呢,早被那帮死条子磨光了。那是个漂洗场,不光洗了过去,扒了皮肉,志气跟着一块儿冲走了…”

  他抽着烟:“我帮不上小震,现在就剩一副臭皮囊,对付活着。”

  良久沉默,邱世祖叹一口气:“怪我…”

  陆强说:“没有您就没有强子,这恩情一辈子都忘不了。”

  ***

  陆强没让邱世祖派车送,他找到最近的公交站。

  后面有人叫他。陆强回头,是邱震追出来:“强哥…”他慢跑着过了马路,“送你吧。”

  他往站牌一指:“不用,公交挺方便。”

  邱震翻翻口袋,给他点了支烟,“六年没见着了,回头找个时间咱聚聚。”

  陆强抽一口烟,并没正面回答:“小震,娱乐.城好好做,毕竟留过洋,肚子里墨水比我们大老粗多,学的都用经营上。”

  邱震诚恳说:“没有经验,强哥,我想你能回来。”

  陆强说:“经验都是熬出来的,”拍拍他肩膀:“时间问题,你能行。”

  他张了张口,陆强往远处看了眼:“我先走,车来了。”

  没顾他的劝阻,陆强抬腿上车。

  中午气温升上来,车里有些闷热,出了一层薄汗,浸着背后伤口灼烧的疼,陆强神色仍旧不见波澜,单手握着拉环,另一手拽住后衣下摆,扇动两下。

  回到岗亭,谭薇早已离开,桌上留一张字条,陆强扫了眼,团起随手扔垃圾桶里。

  根子早上就来过一趟,半个人影没见着,傍晚听巢会里认识的人说了这事,手头的活儿不干了,当即又跑了来。

  正值换班,陆强做完交接,和根子坐外面长椅上。老李爱热闹,也见过他几回,站外面跟两人闲聊几句,才回屋泡茶喝。

  根子往岗亭里扫了眼,焦急问:“哥,你怎么样?陈胜找你麻烦了?听说今天去了邱老那儿?”

  陆强呵了声:“你消息倒灵通。”

  根子窘迫搔搔脑袋:“伤着没有?”

  陆强看他一眼,也没隐瞒,直接撩起衣服给他看。

  根子抽一口凉气,一激灵,好像伤在自己身上,也跟着疼起来。

  “哥,这伤咱得去医院上点药。”

  陆强说:“别大惊小怪,没流血没破皮儿,上哪门子药。”

  “上药能好的快,这明天就得肿起来,天还热,里面儿万一发炎化脓,遭罪的还是自己。”

  他想了想:“…娘的麻烦。”

  陆强刚起身,忽然被眼前人影挡住。他垂眸瞧,一具软腻腻的身体直往胸前钻,冲鼻的香水味跟着扑过来。

  女人一件紧身半裙只抱住臀部,十月天,下面仅穿一条肉色丝袜,红唇鲜艳欲滴,大波浪长发遮住半边额头。

  是很久前投诉楼顶放火那女人。

  女人姓张。

  陆强拿手臂挡开,嘲弄说:“张小姐,身体不舒服?”

  张姓一愣,“没有啊。”

  “那站直喽说话。”

  “讨厌。”她捏嗓子嗔了句,离开陆强的手臂,往下拽了拽裙摆:“有我的快递没有?”

  陆强说:“换班了,里面问老李去。”

  “你不知道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你这保安当的,真不称职。”拿手指画了下陆强胸膛,娇媚一笑。

  她踩着小高跟,扭臀往岗亭里去,没走几步,又扭头说:“诶!我家水阀出水太小,恐怕是给堵了,哪天得空帮我看看?”

  陆强睨她一眼。

  她挑着眉:“就8号门,四楼。”

  陆强一抬下巴:“这事儿老李在行。”

  他往门外走,根子看着那女人背影,半天才快步跟过来。

  他轻轻嗓子:“哥,你这就给拒绝了?”

  “你想上?”

  “不是,”根子看他一眼:“你以前不是这样啊!”

  “以前哪样?”

  根子嘿嘿一笑,猥琐的挑挑眉。

  陆强作势打他:“兔崽子。”

  … …

  小区大门用来过私家车,步行都走旁边小门,门不算宽,勉强可供两人并排过。

  陆强走前面,在门口顿了下,先给外面进来的让路,等了几秒,又有人过,这次他没让。

  对面的人被挡住,脚步一顿。

  卢茵抬起头,看他完好站在面前,眼睛亮了亮,悬着一天的心倏忽落下来,瞅着这张脸,又莫名的生气,张了张口,刚要说话,见后面还跟着一个,手上的塑料袋下意识背到身后,硬生生把话憋回去。

  卢茵往右挪了一步,想绕他过去,陆强跨步挡住。她咬咬唇,又往左走,一下子撞进他的胸膛。

  她羞怒的看他。

  陆强弯唇角:“小姐,走哪边儿?”

  卢茵垂眸白了一眼:“左。”

  陆强没让路,她无法,只得往右走,没想他一步迈过来,不期然把她抱个满怀。

  头顶的笑声可恶至极:“左右不分啊?”

  卢茵暗暗掐他一把,整张脸涨的通红。

  抱了几秒,后面有人过,陆强松开手,不再逗她,一偏身,放她过去。

  擦身瞬间,卢茵用手肘撞他:“讨厌。”

  陆强后脑一麻,这两个字分人说,刚才那声低俗下贱,由她说出,带几分埋怨几分娇嗔,他几乎立即有了反应。

  她背影走出十几米,陆强收回目光,觉得浑身燥热,伤口又隐隐泛疼。

  根子都看傻了:“哥,你把人调戏了?”

  陆强说:“以后你得叫嫂子。”

  根子目瞪口呆:“搞上了?”

  陆强松松裤子,“有意见?”

  “不像啊,”他嘀咕一句:“那明显是个正经女人,你们跟不认识似的。”

  “操,”陆强往他脑袋拍一巴掌:“老子就不正经?”

  “嘿…没那意思。”

  陆强说:“那是只小耗子,胆儿忒小,不能急,得慢慢来。”

  根子还没回神儿,又听他说:“你今天先回,哥有时间请你喝酒。”

  “…那不去医院了?”

  陆强望着走远的背影,早看清她手里拎着什么:“用不着了。”

  ***

  卢茵到家没两分钟,刚换了身衣服,就有人敲门。

  她心里憋一股气,想不理,末了还是给开了门。

  卢茵转身进屋,陆强关了门,一把从身后拢住。她双脚离地,在空中蹬了几下,一只拖鞋甩到茶几上。

  陆强逮住她脖子啃咬几口,卢茵挣扎,却抵不过他力气,啃咬变成轻吻,鼻息浓重,空气里的暧昧气息愈演愈烈。

  天还没黑透,屋里开着灯,窗帘没拉,他们交颈纠缠对面看的一清二楚。

  卢茵心砰砰跳,一张脸变成红番茄,情急回手往他腰上掐。

  陆强一激灵,把她扔开,沉了沉气息,指着她:“再碰老子的腰,下次弄死你。”

  发狠说着,却轻轻揉了揉她发顶,把茶几上拖鞋拿过来,蹲下身:“抬脚。”

  卢茵扶着他肩膀,把鞋穿好,他起身,她往后退了半步。

  那股冲动过去,陆强就不那么危险,转头见沙发旁边扔着那个塑料袋,鼓鼓囊囊一大包,他勾了下唇角,坐沙发上打开。

  “为我买的?”

  卢茵嘴硬:“正好顺路。”

  身上有伤,本来不想告诉她,早上被撞见,也就不再隐瞒。

  他兜头扯掉汗衫,“来帮我上药。”

  卢茵看见他赤着的上身,虽有准备,还是骇然一怔。

  她今天回来迟了,途中经过药店,明知道两人关系没到给他买药的程度,可早上那一眼,他身上的伤绝对轻不了,犹豫再三,还是走进去。

  营业员问她买什么。

  她支吾半天,形容不出具体病状,最后,零零总总买了一堆回来。

  陆强柔声叫:“过来,傻站着想什么呢?”

  卢茵过去,从他手中接过棉球,陆强拧开一瓶药水,“先消毒。”

  他虚靠着沙发,盯着面前女人。

  卢茵捏紧棉球,不知从哪儿下手,面前的胸膛微微起伏,右侧胸肌一条暗色血檩,耷在巨龙嘴边。眼睛荧绿,嘴角嗜血,让人毛骨悚然。

  她迟迟不肯伸手,陆强看出她的心思,捏住那小手,缓缓覆在巨龙头上,他感觉到她的瑟缩和闪躲,掌中的手绷着一股劲儿,微微有些抖。

  他看着她眼睛:“怕?”

  卢茵抿唇。

  他和气的笑笑:“一个纹身怕什么,”陆强拿掉她手上棉球,带着她手轻抚自己胸膛,催眠般说:“摸摸它,它认人,看着凶狠,其实很乖顺…尤其对我陆强的女人。”

  卢茵忍不住看他一眼,他拿她手指一寸寸划过每个线条。指下的皮肤坚硬饱满,却带着一股滚烫的热度。

  她蜷起手指,陆强不放,整个按上去,她掌下的心跳格外强劲。

  “它没你想的那么可怕,也没有什么讲头,就年轻时候瞎混,纹着玩儿的…那时候都弄这个,纹什么图案都有…”他笑了笑,凑近她耳朵:“还有人纹在老二上,我那时被怂恿,差点儿就纹了…”

  卢茵反应几秒,才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,一股血往脑子上冲。

  陆强扣住她后脑,作势往自己胸前扣:“要不要亲亲,跟它套套近乎?”

  卢茵一惊,抬手推他胸膛,还没使上劲,他已经放手,原来是在逗她。

  卢茵气呼呼喘着气,使劲抽出手,陆强哈哈大笑,阴霾心情被扫个彻底。

  卢茵这会儿倒真不怎么怕了,从他手里夺过棉球:“还擦不擦。”

  “擦。”陆强忍住笑,坐正乖乖给她擦。

  房里一时无话,静的出奇。

  整个过程他没吭一声,卢茵却忍不住触眉头。

  前面擦完,陆强翻了个身,趴在沙发上,背后的痕迹比前面还要重,卢茵手有些抖。

  忍了半晌,她还是问:“你这伤怎么弄的?”

  陆强闭着眼,轻描淡写:“昨晚碰见几个混混,要钱我没给。”

  卢茵抿了下唇:“那今早那帮人呢?”

  “以前的客户。”

  “你以前是干什么的?”

  “做生意。”

  没一句真话,卢茵根本不信。

  沉默半晌:“做生意怎么会被关进去?”

  这是她第二次问他。

  陆强倏忽睁眼,她动作一顿,他起身,卢茵还坐在沙发边儿,他屈腿把她环在身前。

  “茵茵,”他叫了她:“那是过去的事儿,你想要的交代我没法儿给,过去混蛋做坏事,现在我想做个平常人,”他抚摸她的发:“你是我第一次动真格想要的人,咱俩好上,我陆强把所有好的都给你,这样够不够?”

  卢茵垂下眼睑:“我只是觉得,我们并不合适…其实,是不是都应该冷静想一想…”

  彻底静了,陆强看了她半晌,挑起她的下巴:“能看出来,你有点在乎我了。”

  卢茵呼吸一滞,眼神闪烁。

  陆强手指晃了晃:“回答我?”

  卢茵不敢看他眼睛。

  他柔声:“对不对?”

  卢茵终是轻轻点头。

  陆强拿唇触碰她的额头:“刚才的话,我当你没说过。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这章中肥吧,本来还能再码点儿,蟹老板在楼下等半天了,要先喂饱他,要不一会儿该冲上来了o(>﹏<)o

  好几天没求收求撒花,怎么样,今天来一发,给姐添个作者收藏,早日成神o(n_n)o哈哈~

  多多撒花,我去吃饭鸟~~~

  好了,我走了( ^_^ )/~~拜拜

  手机看书,尽在·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