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0852陆强 卢茵

第42章 42

0852陆强 卢茵 蟹总 7972 2019-11-25 23:51

  卢茵做了这辈子最重要的决定。

  这天是农历四月初八, 早起天空飘着雨雾, 春夏交替,空气里有泥土翻新的气息。

  陆强特意向老家问的日子, 乡下人讲究黄道吉日, 钱媛青掐算良久, 挑三拣四选了今天, 结果还碰上个坏天气。

  陆强在屋里待不住,提前一步下来, 蹲花坛边点了根烟。他没打伞, 手中烟雾融进雨里, 抽到一半时, 掀起眼皮看看天色, 忍不住低咒一声。

  半刻钟卢茵才下来,脚上穿一双七厘米的浅口皮鞋,脚背粉白, 细细的脉络显得格外脆弱。陆强挑挑眉, 视线从她脚上移开,一寸寸往上看,她腿上紧裹深色的铅笔裤, 浅灰背心打底,外面套着白色简版小西装。

  胸部线条很好, 露出腰间浅浅的一条。

  陆强多看两眼,手中的烟突然没了味道,他随手掐灭, 站起来。

  “打扮这么漂亮。”他目光直白,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弧度。

  卢茵挽挽碎发,眼神略微闪躲:“可以走了。”

  她今天画了淡妆,嘴唇特意用口红勾勒过,这种颜色她不常用,夸张、醒目、红艳欲滴,此刻却超乎想象的明艳动人,让整张面孔都鲜活起来。

  陆强轻搓手指,想拿指肚在她唇上狠狠揉蹭几把。

  卢茵抬头:“怎么了?”

  他一攥拳,下唇抵在齿间左右磨了磨;“走吧。”陆强接过雨伞,随口问,“证件都带齐全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陆强看着前面的路:“不用检查一遍?”

  “不用。”

  “钱包呢?”

  “…带了。”

  两人往花园后面的停车场走,雨大了些,他手臂倾斜,半个膀子都露在外面,想了想又问:“驾照在身上吗?”

  卢茵没答,忍不住轻轻笑了,把手送进他掌中,昂起头:“你不会是紧张吧。”

  陆强一顿,极淡的勾了勾唇角,卢茵还狡黠的望着他。

  前面是坑洼不平的红砖路,积一汪雨水,漾开朵朵水纹。陆强把她脑袋掰回去:“别看我,看路。”

  雨天堵车,路上花了一个小时,今天是好日子,办证大厅聚集许多情侣,他们排到四十号以后。

  等了许久,见缝插针的拍完照片抽了血,工作人员扔过来两张声明书,没有座位,陆强弓身在桌边几下填好,之后换卢茵。

  他块头儿大,侧身帮她挡住周围人群,两人挤在角落,陆强垂眸看她填。

  上面是一些个人及配偶的基础信息,下面需要声明人签字。卢茵字很漂亮,流畅洒脱的笔体倒和她本人有差距,信息部分不用想,没花多长时间就填完。下面是段长长的文字:本人与对方均无配偶,没有直系血亲…。现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的规定…

  卢茵握笔的手跟着往下滑,落在最后几个字上,――自愿结为夫妻。

  她顿了顿,在齿间反复咀嚼这两个字,想到以后要用在彼此身上,这感觉新鲜又附有魔力。

  一年以前,她和刘泽成没领结婚证,刘母执意先买房后结婚,房本名字是刘泽成。那时卢茵蠢透了,给他添了一部分钱,傻傻的以为,牵了手就一辈子,满心都是对未来的憧憬,写谁名根本没介意。后来装修和婚礼筹备同时进行,那一纸约束便抛到脑后,只等来日方长再补齐。可哪想这期间横生变故,婚礼没了,被他抛弃,只留下无尽的背叛和伤害。

  卢茵攥紧笔,一时心思飘忽,停顿的时间有些长。

  大厅里乱哄哄,不断有人碰撞他的背,空气不流通,胸口闷的想抽烟。

  陆强问:“忘自己叫什么了。”

  “…嗯?”她没听清。

  “还是字儿不会写。”

  卢茵抬头看看他,他垂眸不笑,脸色有点儿臭,可能大厅温度太高,额头密布了一层细汗。

  她本能先给他拿纸巾。

  陆强一把攥住她手,压低声音道,“走到这步,你想撂挑子?”

  卢茵头上也出了汗,她扭扭手腕:“你轻点儿。”

  陆强手上松了松,发狠说:“签也得签,不签也得给老子签。”

  她被逼在小小的角落,喧闹都隔在他身后,耳边只有他低暗的威胁,和一双穷追不舍的冷眸。

  卢茵知道陆强误会了,回握一下他的手:“谁说我不签。”

  她没再犹豫,执笔潇洒挥下两个大字,下笔坚定,力透纸背。

  后面的程序十分简单,卢茵不再分心,半小时以后,终于走出来透了口气。

  陆强从烟盒里抖出烟,打火机擦了两下,站旁边默默抽。他神情平淡,嘴角咬着烟,半抬起眼帘看向重重雨幕。

  雨没有要停的架势,淅淅沥沥,和着青草和泥土的气味。柳枝低垂在河面上,树下有人撑着伞走过,也有半大孩子在雨中奔跑。

  陆强眯起眼,望向灰白的天。

  今天的确是个好日子,因为他自小就喜欢下雨天。

  在台阶上站了片刻,他侧头,卢茵还拿着小本子翻看。陆强勾勾唇,“下午去找你朋友?”

  卢茵嗯了声,“我说今天登记她吓坏了,很久没见,去逛逛。”

  陆强说:“那把我送到公交站。”

  “送你回去吧?”

  “不用。”

  卢茵点点头,“晚点儿给你电话,我们和叶梵一起吃个饭。”

  “行,”陆强往她手上看了眼,一抬下巴:“东西收好。”

  卢茵送了陆强,拐去叶梵公司,这里离科技城有段儿距离,幸好不是下班高峰,一路还算顺畅。叶梵在美资软件研发的公司做hr,接到她电话翘班出来。

  卢茵把车泊在对面停车位,站大楼门口等她。

  没几分钟,叶梵跟个女孩儿出来,卢茵冲她挥手。叶梵见了,也笑着摆手回应,转头跟身边女孩说了几句话。

  卢茵眼神随意一飘,立即怔住。

  叶梵走近,一把挽住她的胳膊,“等多久了?”

  卢茵视线还追着那个背影:“刚才的女孩你认识?”

  叶梵顺她视线看去。她手里拎个硕大的电脑包,已经穿过马路,半垂着头,头发长了些,没有特意打理,随意贴在后颈上。她似乎比机场那面还要单薄。

  叶梵哦了声:“是今年新招的研究生。”

  “你们一个公司?”卢茵有些诧异。又看过去,才见马路对面停了辆高级轿车,门边半靠个高大男人,一身休闲装束,带墨镜,头发稍稍遮住眉峰。

  叶梵问:“你认识?”

  卢茵不知怎么答:“…朋友的朋友。”

  叶梵拉着她往相反方向走,这附近商场林立,餐饮娱乐相当发达。叶梵说:“小姑娘最初特别刻苦,安安静静很本分,领导都挺喜欢她的。可最近有事没事总跟我请假,工作不上心,还经常出错。”说着往后看了眼,八卦道:“年轻人随意放纵惯了,领口里能发现点不明痕迹,人也神神叨叨…听说傍个大款,有钱么,谁没个特殊癖好,都是可以理解的。”

  卢茵有些骇然,一时不知作何感想。

  她又说了几句,她都没怎么听进去。

  两人进了商场,叶梵才反应过来,问她:“今天真去领证了?”

  叶梵没见过陆强本人,以往都通过卢茵转述,对他情况了解的七七八八,她对他本身并不认同,也理性帮她分析过。但卢茵柔弱却不冲动,她很明白自己要什么,几次之后,心意仍然坚定,叶梵也不好多说,毕竟鞋子是否合脚,只有自己知道。

  卢茵直接把结婚证给她看。证件上的照片还算完美,陆强表情难得柔和,嘴角勾出浅浅弧度,收起眸中的锋芒,头发也长了些,半拥着她,姿态自然亲密。

  叶梵看了会儿:“还挺帅的。”

  卢茵笑笑:“晚上一起吃饭。”

  两人找了间咖啡店喝下午茶,两三个月没见面,话题总是谈不完。结婚有许多事情要准备,叶梵替她高兴,爽快揽下杂事,这的确,选礼服做头发之类,还是和闺蜜最合适。

  聊起来时间很快,四点钟时候,卢茵给陆强打了通电话,告知他具体位置。接着,两人去楼上逛了逛,下班的点儿,人多起来,卢茵试了两件套装,没买成,倒被叶梵看上。逛了半天,她只买了双新款单鞋,给陆强带两件质地高档的短袖汗衫。

  看时间差不多,他们穿过空中走廊去c区,走廊宽阔,两侧是巨大的窗,能看到下面的车水马龙。人群从中穿梭,比商场里要安静许多。

  身后突然一阵骚动,伴着女音的尖叫怒骂。卢茵不禁驻足,回过头张望,她张了张口,今天真是巧了。

  那边动静渐大,路人纷纷停下看热闹。

  一对男女拉扯纠缠,女的身材瘦小,企图逃脱男人钳制,口中谩骂不断,话语不堪难以入耳。

  叶梵惊讶低语:“那不是吴琼吗。”

  卢茵没答话,微微抿着嘴唇。

  那男人正是邱震,他们刚从楼上k房下来,他浑身狼狈,被她当着朋友面儿,泼了一身酒。邱震脸色奇差,不管吴琼死活,半托半拽着她往前走。

  纠扯了几米,吴琼突然发疯,一口咬他手臂上。

  邱震嘶一口气,抬手挥开她:“你他妈疯了?”

  吴琼瞪大眼,面孔近乎狞恶,“你不要玩儿吗,我以后认认真真陪你玩儿啊!”

  邱震揉着手腕,瞟一眼周围,忽地冷静笑笑:“想在这玩儿?我还没那么开放,”他钳住她下巴:“咱找地方玩儿到嗨。”

  “畜生。”她咬牙切齿,猛地抡起手臂,给了他一巴掌。这下力量十足,饶是他体型健壮,也被她打的一趔趄。

  邱震头歪向一边,诡异的静了下来,他拿拇指抹抹唇角,吴琼转身要走,没迈开步,被人从后拽住脖领,轻巧一拎,随后一巴掌当头盖下来。那小身板根本抵挡不住,她一头撞在旁边玻璃上。

  卢茵下意识惊呼,往前冲了一步又停下。

  叶梵要上前:“靠,没王法了。”

  那边吴琼扶住墙壁,缓了好一会儿。邱震走过去,冷眼站着:“给你脸你不要,我看你是自讨苦吃…”

  “啪――”

  他话音没落,又挨了一巴掌。

  “操。”他怒喝,真被激怒,一把揪起她领口,手掌举起来,眼看着就要挥过去。吴琼执拗的瞪大眼,嘴角带着畅快淋漓的笑,他动作一顿,忽然抽不下去,好一会儿,缓慢的攥成拳。

  又恢复到最初一幕,他拖着她往前走,吴琼全力抵抗,像一场强与弱的厮杀。

  离她们越来越近,叶梵性格耿直,又是她认识的人,她往前挡一步:“这位先生,吴琼未必愿意跟你走。”

  吴琼一愣,有些茫然的看向叶梵。

  邱震正在气头上:“滚。”

  叶梵偏偏吃软不吃硬,磕绊了几句,加之路人围观,挡住他的去路。

  邱震耐心耗尽,拽住她领口往旁边甩。卢茵正站叶梵身侧,被猛力碰撞,她本身鞋跟就不稳,脚一歪,身体连带着往后倾。

  摔倒瞬间,后背被人一把托住,鼻端撞进熟悉的气息,顷刻,她内心悄然安定。陆强及时出现,另一手稳稳扶住叶梵。手臂收紧,两人相安无事。

  待叶梵站稳,他放手。

  护着卢茵的手他没放,仔细打量一圈儿:“有没有事?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邱震这么渣,你们还期待吗......

  手机看书,尽在・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