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0852陆强 卢茵

第18章 18

0852陆强 卢茵 蟹总 9427 2019-11-25 23:51

  陆强肩膀往上迎,加上他握住那一下做缓冲,这棍子伤不了他。

  对面自动让路,从中间走出个人,天太黑,看身形轮廓又瘦又高,偏着脑袋,嘴边夹了根香烟。

  他挥着铁棍:“陆强,好久不见。”

  陆强抬了抬肩膀,没吭声。

  那人说:“怎么,几年不见,就不认识了。”

  陆强笑了下:“陈胜,久违。”

  “呵,还知道我叫陈胜,”他往前走了两步,笑着:“你出来没个消息,也太不拿我陈胜当朋友,我也就算了,邱爷面子都不给?怎么,攀上高枝了?”

  陆强说:“没有。”

  他拿棍子点着他胸膛:“现在在哪儿高就啊?”陆强低头看了眼那棍子,陈胜说:“听说你当小区保安呢?”

  被撂倒那几人逐个站起来,往这方向靠拢。

  “真的假的?”

  陆强说:“真的。”

  一阵哄笑此起彼伏,陈胜也憋着笑两声,假模假式挥了挥棍子,指着其他人:“都他妈别笑了,知道你们笑的是谁吗?当初这位可是漳州赫赫有名的强哥,谁见了不害怕不绕道走,我都败他手上好几回…看你们谁还笑…”

  笑声熄了,他又问:“怎么,浪子回头了?”

  陆强说:“监狱蹲的挫了锐气,现在烂泥扶不上墙。”

  陈胜啧啧嘴儿,“真可惜,我还特意找你来叙旧呢。”

  陆强勾了下唇角,“我现在就一臭打工的,在你眼里连乞丐都不如,多谢你还记挂着,我陆强不配,就先走了。”

  他转身,往前走了几步,两个黑影往中间一靠,挡住他去路。

  陈胜说:“还说自己烂泥呢,我看你刚才伸手就挺好。也看出来了,你是想改邪归正上正道儿,”他往前走,琢磨着:“不太甘心,还一直盼着你出来呢。”

  “这么着,也别让我白来,打赢我手上的棍子,之前一笔勾销。”

  哪儿那么容易,陆强太了解这人性格,所以他手上棍子挥下来时,他没动。

  一声闷响,是重物击打骨骼的声音,他身形微晃,半个音儿都没吭,这一棍狠狠敲在他后背上。见他没动,陈胜来劲了,又照他后腿窝踹了脚,陆强单膝前曲,顿了片刻,硬生生又站回来。

  “我操…”陈胜咬牙骂了声:“我让你硬,看你他妈能撑多久。”

  他被逼到墙边,双手抱头护住要害,陈胜体格并不健壮,打几下就气喘吁吁,骂着:“你他妈亏心事做的比我都多,想上正道儿,没那么容易。”

  陈胜站旁边缓了口气,其他几人跃跃欲试,从地上摸棍子,往这方向扑过来。

  这时,胡同墙壁映出红蓝相汇的光,刹那间,警铃大启,一侧出口被巡逻车挡住。

  有人惊叫:“胜哥,跑吧,警察来了。”

  没等动,一束强光射来,整个胡同亮如白昼,警察举着枪:“不许动,手都放头上,靠墙蹲好。”

  陆强眯着眼,双手缓缓扣住后脑,身形往下滑,蹲在了墙边,鼻腔喷出一声笑。

  警察拷了其他人,最后走到他这边,拎起他手臂戴上手铐:“你还能不能走。”

  陆强说:“能。”

  … …

  漳州市宏华区无暇公安局,

  审讯大厅灯光大亮,虽近午夜,仍然一派忙碌。一个老者坐在办公桌后,顺杯沿吹了口茶叶沫,抬头瞟向对面坐的人,半刻,不动声色收回来,喝了口茶,不紧不慢的问:“陆强,再问你最后一遍,你身上的伤是怎么造成的?”

  陆强抬了下眼皮:“自己磕的。”

  老者姓邢,又例行公事问:“说实话,是不是他们打的?”

  “不是。”

  “你认不认识他们?”

  陆强一顿:“认识。”

  “他们找你干什么?”

  “叙旧。”

  “光叙旧?”

  “对。”

  老邢说:“你不用害怕,现在在警局,没人敢伤害你。”

  陆强笑:“我没怕。”

  静了片刻,老邢不说话了,低头慢慢喝茶,问话只是走过场,好像他所有回答都在他预料中。

  蹲墙边儿的人不耐烦,没忍住站起来,“老头,人都已经交代了,跟我们没关系,赶紧放人。”

  老邢一个眼锋过去,喝了声:“蹲下。”

  那人不情愿,非抵抗站几秒才蹲下。

  老邢说:“陈胜,你别太得意,奉劝你平时德行谨慎,一旦被我抓住把柄,抓你吃牢饭。”他放下杯子:“这回算你运气好。”

  这场审讯持续了一夜,问不出任何结果,只能放那帮人先回去。

  陆强从警局出来已经早晨六点,十月份,空气里带一分冷冽,外套昨晚厮打中落在胡同里,他只穿了件黑色半袖。

  陆强站警局门口点了根烟,眯眼吸了口,看向太阳的方向,阳光普照,晴朗无云。

  抽了半根,他抬腿下台阶。

  后面有人叫他,他停下。

  老邢出来:“你身后的伤行不行?去医院看看?”

  陆强说:“小伤。”

  “还有没有,给我也来一根,”陆强看他一眼,把烟盒扔过去,老邢点着了才说:“你小子挺能忍的。”

  “我忍什么了。”

  老邢点点他:“做得好,想和过去划清界限,也许以后这种事还会发生,不要冲动,如果你还手了,今天的后果就两说了。”他顿一下:“不过,你这态度不提倡,什么都不说,警方怎么抓他,也就看这次即使你说出来,也治不了他们罪,顶多关两天,不疼不痒的…但是,下回可不行了。”

  陆强哼笑一声,没说话。

  老邢说:“也巧,每天巡逻都不到那儿,昨天就给碰上了。”

  陆强扫他一眼,“先走了。”

  “等会儿吧,”老邢叫他:“谭薇这就来了,我让她带你去医院瞧瞧。”

  “不用,”陆强脚步没停,又看了眼太阳的方向,一笑:“着急回去。”

  他先去了昨晚的胡同,外套还在,像团破布扔在角落里,拿起来抖掉灰尘,直接套身上。

  陆强回家洗了个澡,赤身站在镜子前,后背纵横交错几道血檩,前面伤在左胸上,一道红痕落在巨龙嘴边,视觉上,竟像一头赤血的怪兽,牙呲可怖。

  陆强曲肘转了转肩膀,肩上青紫,已经肿起老高。

  他两手支着盥洗台,转了转脖子,好在脸未伤到。停顿片刻,他开了淋浴,温水浇洗着伤口,一阵灼痛,他咬紧牙,低哼了声。

  七点半,陆强和老李换班,在门口站着,边吃早饭。

  有人经过:“小陆,又吃馒头。”

  陆强点点头:“慢着点儿。”

  他向里看了会儿,一个馒头吃完,没见到想见的。小区外有人按喇叭,他没注意,喇叭声接二连三响个不停,陆强回头,那车白蓝相间,车身端端正正印了两个大字,顿了顿,他走出去。

  谭薇说:“上来。”

  陆强立在车头:“哪儿去?”

  “医院,”谭薇说:“早上听我师父说了,你赶紧,伤口可大可小,我带你去医院看看。”

  陆强嗤笑:“你们公安都这么闲,怎么,天下太平没案办了?”

  谭薇一噎,咬了咬唇,大胆说:“你不一样,你一直都知道的。”

  陆强看着她,嘴角落下来:“说人话,我听不懂。”

  “你…”

  “我什么我,”陆强回身:“忙你自己的去。”

  谭薇急了,她下车:“等会儿,你干嘛去?”她抓住他手臂:“就去趟医院,能费你多少时间。”

  陆强扫了眼那只手,耸开她:“上班呢。”

  她的手落了空,僵一瞬,忽又抬起头:“你还欠我一顿饭呢,正好今天,我想现在吃。”

  陆强说:“真想今天?”

  “对。”

  他想了想:“行。”

  谭薇一喜,忙去开车门。

  他没动,站原地拨了通电话,没说几句就挂断,对她说:“你等会儿,我让根子陪你吃。”

  “…”她问:“根子是谁?”

  “我弟,”陆强说:“我拿钱,别的不用管,你吃就行。”

  谭薇握住把手,把车门推回去,静了片刻:“以前你对我不是这样的,出来了,怎么越来越远呢?就算是警民关系,最起码一句玩笑都没了吗?”

  陆强说:“以前行,现在不行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他笑了下,一回头,有个身影擦身而过。陆强眼神跟过去,好半天,谭薇:“陆强?”

  陆强说:“帮我看会儿大门。”

  “…喂!”

  ***

  陆强几步追上卢茵,她侧头看了他一眼,“怎么出来了?”

  “送送你。”

  卢茵笑着:“我去上班。”

  陆强盯着她看了会儿,她今天穿一件镂空翻领白衬衫,下摆扎进高腰牛仔裤里,一双运动鞋加一个双肩包。乌黑长发束成高高马尾,露出额头,素着一张脸,笑容柔软。

  陆强说:“就送到公交站。”

  卢茵弯了下唇,他问:“早饭吃了吗?”

  “面包和牛奶,”她看他:“你呢?”

  “一个馒头。”

  “这么喜欢吃馒头?”

  “从小吃不够,”陆强说:“老娘做的最好,用乡下那种大铁锅,蒸一锅够吃好几天。”

  说着到了站台,在外面,两人隔了半步距离,各自站着,不说话时以为是陌生人。

  远处的车一辆接一辆,却没有卢茵要坐的。

  她两手放在口袋里,无意识搓了搓脚,侧过头,欲言又止。

  陆强察觉到,“有话就说。”

  她咬嘴唇:“…刚才那人是谁啊?”

  陆强一顿,笑着:“你问哪个?”

  卢茵说:“就门口站着穿警服的那个。”

  “你问那女的?”

  “…嗯。”

  陆强说:“旧相好。”

  卢茵呼吸一滞,手在兜里绞起来,看他一眼,目光又放到远处。

  陆强心里一乐,推了她一把,逗着说:“怎么,许你有个旧情人儿,就不行我有旧相好?”

  卢茵往旁边挪了步,嘀咕:“没说不行。”

  他跟上,一把勾住她后腰:“不高兴了?”

  卢茵赶紧抬头看周围,拿手肘推他:“没有,你放手,这在外面呢。”

  “跟老子好,还不能公开了?”

  “不是。”

  陆强挑着眉:“老子要块儿有块儿,长得不赖,活儿也好,就让你拿不出手了?”

  “不是,你先松开,”卢茵有点急,拽住他胸前t恤往下拉,却动作微滞,眼睛盯着他肩膀:“这怎么了?”

  陆强放手,调整t恤:“没事儿。”

  卢茵情急又拉他衣服,陆强挡着,她够不着,踮着脚往他领口拽。

  陆强第一次见她这么执着,好脾气的笑了:“大白天的,别么在这耍流氓。”

  卢茵抿紧唇,狠狠往他胸口按了把。

  这下陆强没提防,嘶了口气:“操,你这娘们…”

  卢茵却冷下脸。

  这当口,面前站台突然停了数辆车,一水儿的黑色奔驰把公交车道挡的严严实实,后面有车进站猛按喇叭,却无人理会。

  陆强唇边一抹笑意早已隐去,他摆正身体,下意识往卢茵身前站。

  面前车窗缓缓落下,“陆强。”

  他颔首:“邱老。”

  邱世祖一头银发,富态便便,抽了口雪茄:“先上车。”

  他没动,眼神一瞟,见里面还坐着个人,久违的面孔,仍然未退去青涩,冲着他笑了笑,随后目光穿过他往后看,在卢茵身上停顿片刻。

  陆强眸光微缩,邱世祖也看见了她,问:“这位是…”

  顿了片刻,陆强拉车门:“一个邻居。”

  手机看书,尽在・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