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0852陆强 卢茵

第16章 16

0852陆强 卢茵 蟹总 7456 2019-11-25 23:51

  这个吻他等的太久,像溺水到极限,重获新生的人,拼命呼吸,拼命占有。氧气吸足了,他才缓下来,认真享受它的美好。

  深吻变成轻轻的触碰,陆强离开寸许,贪婪盯着她眉眼看。卢茵垂眸,睫上还有细小的水珠,他凑上去,拿下唇沾走,一路轻吻下来,又回到她的唇上。

  卢茵轻咛一声,他动作微滞,偏了头,一口含住她的唇,舌头也狡猾钻进去。

  小舟行的很慢,水面如鳞片波波点点。

  远处高空不时传来尖叫,有人正经历卢茵经历的。一切声音都虚无渺茫,她耳边轰隆隆什么也听不见,所有呼吸被压在胸腔里,想要活命,不得已要把气息交给他。

  对面有船划过,交错的一瞬,年轻船夫冲这边吹口哨。

  陆强置若罔闻,成心把她吃干抹净,原先扣着她后脑的手缓缓下移,在腰间停留,微风吹起她衬衫的角,把他粗粝的手掌一同带进去,在她细嫩的腰间流连。

  怀里的人终于察觉,从衬衫外阻止他,拍几下叫停。他无动于衷,那小手又转向他脊肋,轻飘飘掐了把。

  陆强一抖,一把捏住那只手,掌握不好力度,卢茵呜咽一声。

  他终于离开,咬着牙:“别碰老子的腰。”

  卢茵没等反应,她被他扔去对面坐好,卢茵气息还不稳,咬了咬唇,暗骂这男人阴晴不定。

  陆强缓了口气,看向对面:“摔疼了?”

  卢茵:“没。”

  陆强往裤腰下揉了把,卢茵别开眼。

  他把夹耳朵上的烟拿下来,烟身皱了,直接用舌头刷了下,点燃说:“腰怕痒。”

  卢茵小声:“哦”。

  他斜叼着烟,直接嘬了口,轻缈的烟雾从鼻端冲出,两人中间像隔一层雾。陆强眯着眼,吹了口气,烟雾散开,她的脸才变得清晰起来。

  他说:“头发乱了。”

  卢茵抬手拂了拂,目光飘忽,一直没有落在他的脸上。

  “不对,”他把手伸过去:“那边儿。”

  陆强粗手粗脚,把她头顶乱发分到两侧,不小心揪断了两根,卢茵缩缩脖子,忍着没吭声。

  他手顺着滑下来,拇指蹭着她眉眼和脸颊,在柔软的耳垂上揉了揉,最后按住她嘴唇轻轻的碾。

  公开接吻和调情,卢茵从来没有过,船夫还在后面,想想都觉得难为情。

  她打掉他的手,身体端正了些。

  陆强收回去,往自己大腿上拍拍:“还坐不坐?”

  卢茵说:“不坐了。”

  “怎么?”

  “…船马上靠岸了。”

  船靠岸,磕在简陋的码头上,船身一晃,卢茵两手撑住他的背。

  陆强反应敏捷,回手稳住她。

  下了船,需要穿过一个山坡,有电瓶车直接到巴士站。

  陆强走前面,卢茵在身后跟着,他回头,两人拉开几步的距离,陆强勾了勾额角,站那儿等她。

  卢茵走上来,他问:“走不动了?”

  她一条腿踩在台阶上,曲起拳头垂了垂,“腿软,有点儿不听使唤。”

  从百十来米的高空掉下来,心里加生理的承受力已到极限,她个女的,能撑到现在不容易。

  陆强站在台阶上,差距更高,他弓腰看了她一会儿,捏了捏她下巴。

  树林极静,没有人过,脚下的路迂回崎岖,层层阶梯一直蔓延到看不见的山坡上。

  陆强往上拽了下裤腿,蹲下,撑着膝盖,“哪儿软?”

  卢茵目光从高转到低,脚一动,想收回去。

  他按上她的腿。

  卢茵推他:“不用,不用,我歇会儿就行。”

  哪儿阻止的了他,那双毛糙的大手按在她白色铅笔裤上,一下一下,慢慢往上移。

  卢茵又疼又痒,按住他的手:“不软了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“…真的。”

  “我这手法倒不错,”他勾唇角,“刚捏两下就好了?”

  卢茵:“嗯。”

  陆强手没离开,垂下眼,雪白的裤子上,覆盖一双黝黑的大掌,指头按压的地方凹下去,腿肉变了形。上面还叠着一双,白白嫩嫩,纤细温暖,只盖住他手的二分之一。

  陆强心底那股摧毁欲涌上来,他舔了舔下唇,拇指贴着内侧,若有似无的刮了刮。

  足有半分钟,他忍过去,放开来,转了个身:“背你上去。”

  卢茵:“我真好了。”

  “快点儿,蹲的腿麻。”

  卢茵绞了绞手指,没等动,前面的人没什么耐心,往后勾住她腿弯儿压到后背上。

  卢茵还没扶稳,他已起身往上走,铁臂勾着她的腿,步伐稳健有力。

  ***

  从齐罗山回来已是傍晚,两人在小区门口分开,各自回家。

  卢茵进门,洗澡的力气都没有,衣服也没换,一头栽到床上。体力透支,脑袋里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情节,无法拼凑。到最后想的什么,自己也不清楚,趴着就睡过去。

  再醒来,房间漆黑,窗外一缕橘光冲破纱帘照进来,她翻了个身,看一眼时间,已经夜里十点。

  迷糊中,她放下手机,两秒后,又举起来,上面有两条未读短信,轻点开,是个陌生号码。

  一条发:睡觉呢?

  时间是两小时之前。

  另一条:还没醒?

  卢茵坐起来,屏幕在黑暗中照亮她的脸,最后一条也在半小时前,她手指动了动,没有回过去。

  随手按亮床头的灯,打算去洗澡,没等起身,电话响了起来。

  还是那个陌生号码,不用想也知道是谁。

  卢茵心初跳了一下,有些踟蹰,今天发生的事,像一场荒唐的梦,疯狂的,刺激的,释然的,还有心动的。

  她仍存留疑惑,大脑在极度兴奋下获得的感知是否正确。而单纯的不讨厌、不排斥,还不足以打赢她心里的徘徊。

  出了会儿神,那边自动挂断,她松一口气,没过几秒,复又响起。

  卢茵攥紧手机,在最后一刻终于接起来。

  那边说:“磨磨蹭蹭干什么呢?”语调懒散至极,带着他独有的嗓音,未见一点儿不耐。

  卢茵说:“睡觉呢,才听见。”

  电话里‘嗬’了声,也没戳穿她:“晚上还吃不吃饭?”

  卢茵坐在床边,低着头:“不吃了吧,我想继续睡。”

  “我给你送去?”

  她蓦地抬头:“你…在哪儿呢?”

  “你家门口。”

  卢茵呼吸微滞,不说话了。

  陆强却笑起来:“说什么都信。”

  她默默翻个白眼,小声:“嘁。”

  寥寥几句后突然安静,他不说话,手机两端只有微弱的电流声。卢茵屏息,那头窸窸窣窣,然后‘擦’的一声,他呼了口气。

  原来是在点烟。

  她背稍微垮了些,拿脚轻轻搓着地板,“…还有别的事吗?”

  陆强问:“腿还软不软?”

  “睡一觉已经好多了。”

  “待会儿泡泡脚。”

  “…嗯。”

  陆强抽了口烟:“你今天还挺生猛,说跳就跳,跟傻大胆儿似的。”

  “…其实挺害怕。”

  陆强‘嗯’了声:“最大障碍是临跳那一下,很少有人能做到,你挺勇敢。”

  卢茵有些无语:“…是你推的。”

  那边好心情的笑:“那后来呢,什么感觉?”

  卢茵想了想,埋怨说:“上当的感觉,以为自己就要死了…”

  “你还活着。”

  “…嗯。”然后她发现,没什么比活着更重要。

  电话里静了几秒,那边偶有孩童嬉闹,伴着几声狗叫,卢茵猜他正坐在岗亭外的长椅上,这样想着,眼前已经浮现他的样子:短短的头茬,旧伤疤,犀利而黑洞洞的眼;宽阔的肩,薄汗衫,保安裤子,还有那双老布鞋…

  陆强忽然叫了声:“茵茵。”

  他这么叫,她的心跟着抖起来,手指抠住床单。

  “还困吗?”陆强问。

  “…”

  “不困我去你家。”

  “…做什么?”

  陆强说:“亲也亲了,抱也抱过,现在只想睡你。”

  他这话三分试探,七分本能,从山上下来,被她撩拨的满脑袋都是那档子事儿。

  陆强认准的,早晚跑不了,他向来干脆直接,对待猎物,就像豹子一样强势出击,可没成想,遇见一只小绵羊,所有果决专断,在她身上失效了。

  因为他说完这句,那边‘啪’一声撂了电话。

  陆强:“…”

  他看着转黑的屏幕,愣了愣,“小娘们儿…”啐了声:“老子就知道是这结果。”

  他收了电话,嘀嘀咕咕:“小胆儿吧,跳十次八次都他妈大不了…”

  抽完最后一口烟,他抬眼瞧,对面三楼亮着微弱的光,跟她人一样,沉沉闷闷。

  陆强掐灭了烟,顺手安慰一把他的兄弟,自嘲说:“今晚还得老子伺候你。”

  他起身离开,微风卷走几片残叶,满地烟灰化作最轻的尘埃,在空中飘来荡去。

  夜已深,有人辗转反侧。

  卢茵这一晚失眠,却不是再为同一个男人。

  手机看书,尽在·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