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0852陆强 卢茵

第13章 13

0852陆强 卢茵 蟹总 7494 2019-11-25 23:51

  一连几个星期,她和那男人没有近距离的接触,每次从门口过,她的心都七上八下,无处安放。没看到他时,侥幸又轻松;看到他时,要装作没看见,心跳如鼓,表面则淡定目无他物。

  那日他要走了号码,却从没有陌生电话打来,亦或短信骚扰。日子一天天过去,除了偶尔几次碰面,好像什么都没改变过。

  陆强也没有故意为难,好像真的给她时间考虑。在外人面前,笑着问候一句,得体又友好,偶尔瞟他一眼,总能对上那双侵略的目光,一丝坏笑,一丝笃定,好像她在他的掌控中,从未逃脱过。

  卢茵狠狠瞪他一眼,赏个背影过去。不知何时起,对他的惧怕消失了,总觉这男人嘴脸可恶,恨得她牙痒痒。

  但无论是什么心态,不可否认,她的生活被他搅乱了,就像长了针眼,突然出现在她的生活里,一时半会儿除不掉,想忽略,又不断在眼前晃。

  … …

  周五傍晚,卢茵心血来潮,去市场买了菜,想自己做顿好的。

  她提着大大小小的袋子往家走,在小区外的餐馆前,碰到一个熟人。她几乎瞟一眼,就认出了他,那身影太熟悉,以至于不用特意搜索就能辨认。

  卢茵迅速扭过身,迈了半步,已经迟了。

  后面一道声音,“茵茵?”

  卢茵停下,那一刻,她表情几近扭曲,下意识想逃开,那声音寻过来:“卢茵!茵茵?”

  她背对着没有动,很快,脚步声越来越近,他绕到她的前头,两人隔了一米的距离。卢茵低着头,手上攥紧袋子,没有看他。

  “真的是你,”那声音能听出几分惊喜,顿了顿,慢慢转成小心翼翼,“我以为是自己眼花,看错了。”

  卢茵垂着眼,恰巧能看见他的鞋尖,从前油黑锃亮的皮鞋,现在布满灰尘。眼睫抬了抬,他衬衣下摆挂在西裤外,边角皱的像抹布,如此狼狈邋遢的形象,是她从没见过的。

  她终于对上他的眼睛,笑了笑,她知道,笑的应该不好看。

  刘泽成见她笑了,也咧起嘴角,看她手里拎的东西:“去买菜了?”

  卢茵‘嗯’了一声,没有别的话。

  刘泽成又往她手上扫了几眼,透明的袋子,一目了然,里面有洋葱、排骨、西兰花及两瓶白酒,没有鲶鱼和西芹。

  他眼神暗淡,苦笑了下:“家里来客人了?”

  “没有。”卢茵说:“我自己吃。”

  他顿了顿,像叹一口气:“也对,自己做的才最健康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,诡异的安静了几秒,刘泽成尴尬轻咳,想抬手挡一下,意识到手上都是累赘,半道儿又放了下来。

  卢茵这才注意到他的双手,一边是大兜儿的零食和日用品,另一边提了三包尿不湿及打包的饭菜,肩膀斜跨着女士背包。她的心无可抑制的疼了下,卢茵承认,直到现在她仍然做不到无动于衷。

  脚尖转了个方向,她想离开,刘泽成却格外话多:“今天吃的鲶鱼。想到咱家门口…”意识到不对,他赶紧改口:“这儿门口做的不错,趁着今天有时间,就过来吃了…”

  他声音模模糊糊,带着若有似无的眷恋和悔意,一双眼贪婪的盯着她脸,不愿移开。

  又过几秒,刘泽成往前挪动寸许,终于问出来:“茵茵,你过的还好吗?”

  他眼带柔情,仔细描摹着她的五官,想把心底那股疼惜表现在脸上。

  卢茵淡笑:“就你看到的这样,上班、赚钱、做家务,偶尔做顿好的犒劳自己。”她庆幸不是两个月前碰见他,最起码现在脸色是红润的。琢磨了下他的心情,问一句:“当爸爸的感觉好吗?”

  这句话轻飘飘问出来,刘泽成一堵,听出她的奚落。曾经被他无情挥霍的平静生活,对现在而言,都是奢侈。默了默,他低声说:“没,还有一个月呢。”

  刚说完,后面有人唤了声:“老公?”

  刘泽成一激灵,赶紧应了声,招呼没来得及打,就往饭店门口跑。

  门口走出个女人,肚大如锅,扶着腰,站在台阶上。

  那人娇嗔:“老公你干嘛呢?”

  “这不等你吗。”他伸出胳膊,递到台阶上,让她扶着下来。

  女人抱怨:“这什么破地方啊!厕所脏死了,再不来第二次。”

  刘泽成闷头不吭声,两人往相反的方向慢慢走。

  女人忽然问了句:“刚才见你跟人说话呢,我没看清,那谁啊?”

  刘泽成一惊,垂下眼:“没谁,一个同事。”

  女人‘哦’了声,也没追问,絮叨着:“脚酸,回家帮我捏捏,头发也该洗了…对了,你没给我买洗发露…”

  刘泽成应着,状似无意的回了下头,原先站的位置空无一人,哪儿还有那女人的身影。

  ***

  卢茵回到家,洗过澡,换了身衣服,去厨房准备晚饭。

  她行为如常,和平时没什么不同。

  烧水,焯排骨,冲掉血水后,裹上干淀粉,下油锅煎至金黄色;西兰花摘净,拍蒜瓣剁成粒状,油锅七成热,投进去快速翻炒…

  她动作娴熟,手脚利落,两道菜很快端上桌,又倒了半杯酒,坐下来,迟迟没有动筷。

  总觉得太单调,又从冰箱翻出半包虾仁和青椒,虾仁用水洗净控水,青椒切成小块儿。

  分别装盘后,她开始处理洋葱,剥掉外皮,用刀横着切开,没过几秒,一股辛辣味道充斥在空气里,眼睛一阵刺痛,眼泪不受控制从泪腺流出来,她吸了吸鼻子,抬手抹掉,又切一刀,眼睛里的水比之前还汹涌。

  材料逐一下了锅,她眼睛仍然疼的睁不开。卢茵放下锅铲,拧开水阀,弓身凑过去,用水冲洗。

  她想到了那次,两人刚搬进来不久,共同组建的小家,哪里都是幸福,做什么都是浪漫。那时卢茵还不会做饭,山药外皮沾到皮肤上,又痒又疼…两人挤在巴掌大的厨房里,刘泽成捧着她的手,涂了陈醋,轻轻的吹…

  这一想,心思就飘远了,阀门水流如柱,炒锅里的菜滋滋响,不知过了多久,一股烧焦味道终于唤醒她,卢茵一惊,猛的掰下水阀,这边没等关掉煤气,一股加压的水柱朝她冲来…

  ...她情急下把水阀掰断了。

  只一瞬间,卢茵全身湿透,白色背心贴在皮肤上,水花四溅,整个厨房都下起雨。

  卢茵蒙了一阵,反应过来,手忙脚乱用手堵水阀。老住宅,设备陈旧,水阀年久失修,本就脆弱不堪,平时用时小心谨慎,没想今天失手给掰断了。

  卢茵跑回客厅,拿手机打给保安室,她清楚记得,刚才回来时见到的是老李,上次厕所跑水,就他给修好的。

  电话很快接通,她焦急说:“李师傅,您快过来看看,我家水阀又断了,往外冒水呢。”

  那边静了片刻:“你家有没有工具?”

  “没有。”说完一愣,“…李师傅呢?”

  那边低笑:“李师傅有事,和我换班了,这儿只有一个陆师傅。”

  卢茵急的直跺脚,把目光投向厨房。

  陆强问:“用不用?”

  卢茵咬了下唇:“…用。”

  他又问:“哪个位置断了?”

  她试着形容:“厨房的,水阀…出水口…”

  陆强‘唔’了声。

  卢茵完全乱了:“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

  那边极淡定,声音低低哑哑,伴着沉稳的呼吸:“待着,等我来。”

  挂了电话,卢茵的心竟莫名安定下来,抹了把脸上的水,她又跑回厨房堵水阀。

  没过五分钟,陆强赶来,卢茵跑去给他开门。

  门开那刻,他鼻翼煽动,皱起了眉。卢茵立在门前,形象狼狈搞笑,他从上到下扫了一眼,目光落回她胸上,眸光一暗,立即看向她的脸。

  陆强走进来:“哭了?”

  卢茵吸吸鼻子:“没有。”

  他逗她:“那被水浇的?”

  卢茵这次没理他。

  这是陆强第二次来她家,之前只站在走廊,不知里面什么样。

  屋里窗户紧闭,开着空调,不大的空间,充斥一股奇怪的味道。

  他把所有窗户都打开,接着去厨房关了煤气阀。

  卢茵紧跟着他,焦急催促:“你在做什么?能快一点儿吗?”

  厨房还在下雨,陆强脱了外套,里面是件黑色裹身t恤,瞬间就被浇湿了。

  他抽空瞧了她一眼:“你这什么鼻子,有股怪味儿,闻不到?”

  卢茵一愣,才想起刚才本来要关煤气,水管就爆了。火被浇灭,所以她一时忘了关。

  一阵后怕,卢茵往前几步,要开排烟罩。

  还没碰到,被他斥了声,她缩回手,陆强说:“没点儿常识?排烟罩打火会产生火花,容易引起爆炸。”他拿起两条毛巾对折几下,见她眼睛红红,又放软口气:“也没事儿,这种情况多是煤气大量泄漏…不过还是小心点好。”

  卢茵抿唇站在门边,没吭声。

  陆强笑了下,收回目光,把手上的毛巾缠在水管上,拿绳子绑紧。得到缓冲,冲天水柱立即不见了,水流顺着毛巾流到水槽里。

  卢茵瞪大眼,才知道,这样也可以。

  陆强说:“遇事儿就知道哭,动脑子想想怎么解决…比哭管用。”

  “是你让我等着的。”卢茵小声辩驳。

  “我让你等,你就等?”

  卢茵:“…”

  “呵,这会儿知道听话了。”他哼了声:“我还让你跟我好呢!怎么不听呢?”

  卢茵张了张口,想顶他几句,可总觉得现在气氛挺怪的,便没有出声儿。

  陆强打开工具箱,拿出钳子扳手、金属扣和崭新的水阀,嘀咕了句:“成天瞪老子,眼睛歪没歪?也就仗着老子得意你,不跟你一般见识。”他顿了顿,声音小很多:“要是别人,就这暴脾气,眼珠子给他抠下来。”

  他半蹲着,往金属扣上缠胶带,自言自语,也不知道她听没听见。余光里,一双小腿笔直站在半米外,几根脚趾圆滚滚,透着淡粉色,乖乖待在拖鞋里。手上动作慢了,他抬起头,眼睛顺着上去,这女人浑身水光,穿一条家居七分裤,白色的背心紧紧裹着身体,曲线毕露,头发松散绑在脑后,几缕发丝贴在颊边。

  陆强想起那个雨天,混沌模糊的车窗外,她突然出现,那刻起,一抹凄美的白,改变了他眼前的世界。

  也是她,让他知道,心动是种什么感觉。

  卢茵被他瞅得发毛,下意识往后退一步。

  陆强口干舌燥,问了句:“蓝色的?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淡定,淡定,时机未到,目测还有好多章,茵茵差点感觉。

  手机看书,尽在・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