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0852陆强 卢茵

第17章 17

0852陆强 卢茵 蟹总 9240 2019-11-25 23:51

  结束一周夜班,这周和老李调换,他上白班。

  五点半,老李来了。陆强脱下保安外套,扔后面椅子上,在门口站了片刻。

  老李把自行车停好,去屋里冲茶水,一抬眼,陆强还在那儿站着。

  老李扒头看:“小陆,怎么还不走?”

  陆强嘴里叼着烟,也没点,侧了侧头,“等会儿。”

  老李好奇问:“等什么呢?家都不愿意回。”

  他含着烟,拢过手点燃:“…等人。”

  “等谁啊?”

  陆强看他一眼,笑说:“干你的。”

  老李“嘿”了一声,拿手点点他,“臭小子。”转身做自己的事儿,没再过问。

  陆强抽了口烟,眯眼看向门口,下班的点儿,不少人从外面回来,行色匆匆。

  有熟人路过跟他打招呼,陆强抬一下手,算做回应。

  过了一刻钟,门口晃进来个人影儿,t恤牛仔裤,一双平底鞋,散着发,步伐轻快。

  陆强眼神跟过去,那人似乎感应到,抬了下头,眼神闪烁,片刻又低下去。

  从岗亭路过,老李刚好出来:“呦!小卢,下班儿了?”

  卢茵笑了笑:“哎,李师傅。”

  “买了这些菜,自己能吃完吗?还是家里来客人了?”

  “嗯,”卢茵脚步没停,含糊着应了声,“先走了,李师傅。”

  老李点头说,“慢着点儿。”

  走出十几米,陆强刚好抽完一根烟,拿两指碾灭,弹进旁边的垃圾桶里。

  他抬腿跟着走。

  老李说:“你这又上哪去?”

  “里面儿转转。”

  “不等人了?”

  陆强赏给他个背影,半句话都没留。

  他步子大,慢走也能跟上她,距离拉近了几米,拿眼丈量那个背影。她穿一件墨绿长袖衫,掐腰的款式,下摆略短,露出雪白的一窄条;低腰裤,紧裹着臀,两胯随动作左右轻摆。

  今天背了个小巧双肩包,跟鞋是同色系,拉链上挂着银色环扣,被夕阳照的直晃眼。陆强目光移了移,她两手都拎着袋子,刚从市场回来,里面装了条鱼、鸡蛋,还有些绿色蔬菜。

  卢茵从正路拐进去,穿过林荫小路,一直走到底就是11门。她微微偏头,察觉后面脚步快了些,刚近楼栋,手上一轻,几个袋子移了位。

  陆强跟在她身后,掂量掂量手里的东西:“知道我要来?”

  卢茵上台阶,没听清:“什么?”

  “买的挺多。”

  “这两天不都在这儿吃的。”拐上去又添了句:“我怕不够吃。”

  两人进门,卢茵洗了把脸,挽起衣袖,去厨房准备做晚饭。

  她先把鲽鱼处理干净,放到锅上蒸。水开了,把西芹倒进去过水焯,等待的功夫,鸡蛋已经搅均匀。

  卢茵做饭不分心,每个步骤都要在心里过一遍。

  身后突然出声:“需要帮忙吗?”

  卢茵一激灵,差点脱手,她回头,愣了愣,迅速别开目光:“不用,你去外面等着就行。”

  陆强说:“葱要洗?”

  “…嗯。”卢茵又瞟他一眼:“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。”

  陆强赤着身:“屋里太热。”

  卢茵说:“都快秋天了。”

  “那也热。”

  “你可以把空调打开。”

  “这正好。”陆强背过身,拧开水阀洗大葱。

  水槽太矮,他弓着背,肩胛骨随他动作有力的鼓动,皮肉结实,好像每一块肌体都有它的作用,有生命的动着。

  卢茵盯着他后背看,越惧怕越移不开眼,他整个背部布满迂回龙尾,背鳍如刀,鳞片密布,一只厉爪从腰肋伸出,张牙舞爪,似乎能勾破人的喉咙。

  趋近下腰的部分倒干净,皮肤比背上白了些,脊柱一道凹窝,上下贯穿,笔直淹没到裤腰里。

  卢茵觉得脸热,赶紧移开视线。

  窗户外,夕阳淹没在楼宇后,还剩一束余光,天空还亮着,其他却暗淡灰盲,正是一天中明与暗的交汇。

  卢茵动作迟缓,突然觉得眼前一切如此陌生,身边人也像不认识,而她,更找不到和他共处的理由。

  距上次蹦极快一个月,那之后,两人不近不远的相处,卢茵只觉得,也许她身边需要一个男人,给她温暖,给予关心和爱护,在生活上可以相互依靠。而这时,恰好他出现了,自己也并不排斥和讨厌,甚至有一点点喜欢。

  只是偶尔恍惚,觉得太不真实,无论是他的人,还是重现接受一段感情。

  一切都像是场梦…

  陆强洗完了,回身问:“切成什么样?”

  卢茵回神:“…你会切?”

  他挑眉:“我应该不会?”

  “没有。”卢茵说:“只觉得你这样的人不能做这些。”

  陆强取了刀:“切葱花儿?”卢茵点点头,他才又问:“我什么样的人?”

  “有点儿大男子主义。”

  陆强“嗬”了声,手下动作麻利:“我老家是农村,五岁会砍柴,七岁能踩凳子给一家人做饭吃,十五已经在外头混了…监狱里哪样不得自己做,掉个扣子,拿吐沫星子也得给沾上。”

  “…”卢茵问:“你老家是哪儿的?”

  “武清县钱树林村。”

  “家里还有别的人吗?”

  好一会儿,他切完了:“还剩个老娘。”

  卢茵没说话,把焯好的西芹放到冷水里,听旁边问:“你呢?”

  “我?”卢茵想了想:“我家不是本市的,老家在黔源。从小没见过我爸妈,是在舅舅家长大的,他们条件不好,高中以后就一直寄宿,后来上了大学,都靠奖学金和打工。”

  陆强不由看向她。

  卢茵回视,轻松的笑了:“你别用那眼神看我,我从小就独立,没觉得自己多可怜,性格也不扭曲不变.态,只是有点胆小罢了。”她叹了声:“其实我挺认命的,虽然舅妈…但舅舅还是很疼我的。”

  陆强眸光微闪,也恢复自然,哼笑说:“不光胆小,还爱耍小聪明。”

  “…哪儿有。”

  陆强却转了话题:“所以,就因为个渣男,跟他在这儿混五年?”

  卢茵动作一顿,垂下眼,陆强看她,“得,咱不提。”

  他勾住那小细腰,往她太阳穴上猛亲了口。卢茵推他,在他亲的地方抹了下,小声嘀咕:“真讨厌。”

  “还嫌老子。”他勾唇角:“还切什么?”

  两人边做边聊,三菜一汤很快端上桌。

  上次买的白酒没喝完,陆强劝她喝点儿,这次她怎么都不肯。

  他不勉强,自酌自饮,喝掉了两口杯。

  饭后卢茵去洗碗,他累了,坐沙发上没动,看了会儿电视。卢茵回来连衣服都没换过,收拾好擦净手,在屋里转了两圈,抹几下桌子,洗完水果,又去阳台收衣服。

  陆强追了会儿她的影子,“坐下歇歇。”

  卢茵看墙上挂的表:“时间不早了,趁天还没黑透,赶紧回去吧。”

  “眼又不瞎,再待会儿。”他拍拍旁边:“过来。”

  “我还有点活儿没…”

  “屁大点儿地方,有什么活儿,”他打断:“我又不吃人,过来。”

  卢茵顿了下,朝他走过去,他手还拢在后面,没等她坐实,那手臂一勾,卢茵半个身子都滚进他怀里。

  她撑住他的腿,叫了声。

  陆强笑说:“你这小腰可真细,我一手就能给掐断喽。”说完特意环住捏了两下。

  卢茵稳住身体,拍他手:“你别乱掐。”

  陆强不动了,大掌规矩放在她腰侧,仰躺着,眼睛瞟向电视,里面正播放一部连续剧,家长里短,鸡飞狗跳。

  陆强根本没看懂,问了句:“这演的啥?”

  一回头,见她不知盯着哪处,正出神。目光呆呆笨笨,嘴唇抿成一条缝,从他的方向看,那粉白皮肤上挂一层极细的绒毛,鼻头圆润挺翘,颈部线条格外柔美。

  陆强心猿意马,一抻脖子,循着那小嘴儿就亲上去。

  卢茵最开始呜咽了几声,慢慢的,心底那一丝抗拒被身体真切的欲.望点燃,大脑当机,手掌抵住他胸膛,竟似推似迎。

  陆强忍得难受,手也开始不规矩,卢茵反应过来,赶紧叫停。

  他粗喘着,已把她半压在沙发上,鼻息喷着她颊边:“什么时候让老子上?”

  卢茵皱眉:“你说话能不那么粗俗吗。”

  陆强换了个说法:“什么时候和我一起睡觉?”

  “…”

  她脸红一阵白一阵,顶着头皮说:“我们认识刚多久…彼此也不那么了解,如果你单纯只为…这种事儿,我想,我不太…”

  “行,”他吸了口气,把她拽起来,哑着嗓子:“先给摸摸。”

  卢茵来不及阻止,只感觉他大掌从后背溜进去,勾住带扣往中间挤了下,前面一松又一紧,她呼吸滞住…

  许久后,卢茵内衣窜上来,被他欺负的眼里雾蒙蒙。

  陆强也不好过,解了馋却越吃越饿,怕真的过了吓到她,帮她把衣服整理好。

  “走了。”他亲她额头,嘀咕一句:“…真他娘折磨人。”

  ***

  陆强住处,是在市场尽头的一排房子里,兴建时间比卢茵住的还早两年,不是正规小区,孤零零一栋板砖楼,里面多是租住客,在下面卖菜谋生。

  从卢茵那里回来,出了小区,拐上一条僻静的路,路边菜市已经收摊,烂菜叶子烂水果扔的到处都是,鱼腥水泼在路上,招了蚊子苍蝇,臭烘烘的。

  他像闻不到,把外套甩在肩上,两手插着裤袋,也不看路,走的松散缓慢。这里没有路灯,住户不多,不是卖菜时间,很少有人从这儿过。

  农历初一,无月光。四周静悄悄,晚风卷起路边的塑料袋,在脚边乱舞。

  陆强侧头吐了口唾沫,脚步微顿,他停下来。头还扭着,眼睛盯着虚空的某一点,眸光一瞬变得精锐锋芒。

  站了几秒,他收回视线,继续往前走。

  这条路并不宽,笔直下去,走到头儿拐进一个胡同,就可以到家。

  陆强把肩上的衣服拿下来,捏在手里,挺了挺肩膀,步伐比刚才大了些。

  他耳朵微动,听见呼呼风声伴着略混乱的脚步,陆强没回头,直接拐进胡同里。

  胡同窄小,最多只容两个成人并排过。陆强走了几步,出口被两个黑影堵住,他偏头,黑眸向左瞟,后面也有脚步跟上来。

  陆强索性停下,问了句:“兄弟,哪条道儿上的?”

  没人答他,黑影缓慢移动,前后夹击,把他往中间堵。陆强横过身体,左右扫了眼,一面三个,另一面黑压压大概七八个。

  他沉着嗓子:“这儿就烂命一条,要求财的,哥几个恐怕找错人了。”

  那当中有个挑头儿的,喊了声:“给我上,别他妈听他废话。”

  一瞬间,那几个黑影全部压过来,手里拿铁棍的、钢索的什么都有。

  陆强赤手空拳,手里只一件衣服,两头的人扑上来,他纵身跃起,脚掌瞪住一侧的墙,跳了半米高。

  两头的人撞一块儿,陆强往旁边踹下去,倒了两个。他踩住一个的胸口,手里的衣服当鞭子,甩在扑来的黑影脸上,那人哀嚎,手上一松,铁棍脱了手。

  陆强夺下工具,铁棍在他手中像有了生命,臂膀轻轻一甩,左右开弓,没人能近他的身。那些黑影倒的七七八八,还剩下三个,陆强刚想抡过去,那后面拍了几下掌,随后有人笑起来。

  “陆强,多年没见,伸手还这么好?”

  陆强眸光微缩,一瞬间,已经辨出那声音。

  没等说话,有人一棍子砸下来,陆强抬手握住,臂力足以抵挡这一棍,可他一顿,却松了手。

  那一棍直直朝他肩膀砸下来…

  作者有话要说:呼呼~更啦~

  我今天好厉害,白天看店儿人好多,我晚上六点开始,到现在三千字,感觉自己棒棒哒,哈哈~

  上一章还是决定改回来,但是jj出现审读没通过,暂时改不了,我回头改了,你们不用重看,和之前几乎一个字不差,还要感谢阿苪同学保存的原版,还有你们的鼓励和支持,谢谢谢谢,简直纠结死了,哎~

  下一章不出意外后天( ^_^ )/~~拜拜

  手机看书,尽在·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