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0852陆强 卢茵

第47章 47

0852陆强 卢茵 蟹总 8637 2019-11-25 23:51

  离原定婚期还剩一周, 已然进入盛夏, 天气闷热难耐。

  乡下结婚讲究不少,陆强嫌烦, 打算一切从简, 叫钱媛青臭骂一顿。

  两人抽时间去订礼服, 婚纱省了, 为图个喜气,卢茵打算选一条旗袍。工作的缘故, 她认识一位婚纱设计师, 在风情街开了间私人定制会所, 是个男人, 但举手投足间, 颇带一股阴柔范儿。他在业内小有名气,找他订制婚纱须提前两个月以上。

  因为相熟,便行个方便。但定做新的显然来不及, 卢茵身材标准, 他选了几件做好的样品给她试穿。

  会所百十来平方,分上下两层。他们去时只有两个店员为顾客试衣服,卢茵来过两次, 直接拉着陆强上二楼。楼上不如下面装修的奢华,基本是他的工作间, 一张通长木桌,上面铺满各种设计稿,旁边立着模特架子, 雪白蕾丝零零落落挂在身上。

  卢茵站在楼梯口:“beat!”

  男人从画稿里抬起头,看是卢茵,放下手里东西迎过来,目光落在陆强身上几秒,上上下下看一遍。

  陆强穿汗衫和收口休闲裤,脚上还是双老布鞋,但质感样式比去年高档许多。这一身都是卢茵选的,汗衫布料柔软贴合,隐现胸部的两块肌肉,肩头尺寸刚好,裹住有力壮硕的胳膊。休闲裤是黑色,松紧裤腰省去腰带,收口卡在脚踝,没穿袜子,直接蹬了双浅口布鞋。

  他过去不文雅,是不加修饰的随意大条,相反,现在有种粗野的精雕细琢。这些拜身边女人所赐,品味提升,凸显他身上阳刚剽悍的一面,却活的更加细致。

  这俩人站一块儿,中间隔开半臂距离,举止没多亲密,可就有种道不明的暧昧黏腻。

  beat来回看两眼,道:“茵茵,这是你老公?”

  卢茵哦了下,立即介绍:“他叫陆强。”

  beat转向他,伸出手,面带笑容地:“叫我beat就行。”

  陆强插兜站着,垂眼扫扫他白嫩的手,一挑眼皮:“逼什么?”

  卢茵吸一口气,拿胳膊撞他,满怀歉意的看了beat一眼。对方尴尬的笑笑,收回手:“罗胜楠。中文名。”

  在门口寒暄几句,把陆强请到试衣镜对面沙发坐下,他为卢茵挑选几件红色旗袍,叫她拿去里面试穿。

  beat想和陆强随便聊聊,回过头,发现根本没他坐的位置。陆强抱着手臂,两腿岔的大开,几乎占据整个沙发。

  他在原地犹豫片刻,走过去,贴沙发扶手坐着。

  找话题聊了两句,陆强爱答不理,到最后,只能把目光落在试衣间门上。

  卢茵刚开始试了几件,陆强都说不好,不是嫌腰掐的太细,就嫌胸口莫名开个洞,裙子两侧是高开叉,整条大腿都快露出来。

  卢茵失了兴致,敷衍的试了最后一条。

  她踩着高跟鞋出来,陆强看过去,挑一下眉。

  这件不是无袖,对襟高领的款式,但腰还是太细,下摆同样短,却比之前几件好很多,最起码不开叉不露胸。

  旗袍合身,把她细腰宽胯的优点体现出来,双腿笔直,脚踝纤细柔弱。

  连beat都看呆了。

  “这件好,很显茵茵气质,大小也合适,和着给你量身定做的!”beat兴奋的忘乎所以,拍拍陆强,把手自然搭在他肩上。

  陆强斜睨着他,一抖肩,把他手甩出去。冲卢茵抬下巴:“转个身看看。”

  卢茵扯扯裙摆,听话的缓慢旋转,把后背亮给他。她在镜中看见自己的样子,也一时有些惊艳。

  却见后面男人皱紧眉,“啧”了声,手从抱着的胳膊间抽出来,手指挥两下,意思让她换掉。她整个后背没有一块完整布料,都是红色欧根纱,又薄又露,低至腰线,脊柱那条浅浅的凹陷都能清楚看见。

  卢茵退回更衣间,陆强问:“你这儿有没有正经衣服?”

  “…”

  beat又给卢茵选了一件,不是传统意义的旗袍,经过改良,下摆有个蓬松的弧度,上身也端庄大方。

  最后选了这件,陆强掏出钱夹付钱,他目光往更衣室方向定了定,“刚才那个也捎着。”

  卢茵纳闷:“不是说不好吗?”

  陆强意味深长的笑笑,耳语说:“留着今晚穿。”

  卢茵脸颊登时火烧火燎,往他腰上掐了把。

  陆强一跳,犹如百爪挠心,他拿口型对她说脏话,碍于外人在,给她留几分面子,没有报复。

  卢茵挑挑眉,终于占一次上风。

  和beat道谢后,两人离开。

  穿过古老幽静的小路,卢茵牵住他的手,晃了晃:“你是不是对beat有意见?”

  陆强自然握住:“还想问你,哪儿认识这么个半男不女的。”

  “人怎么就半男不女了,只是举止文雅了点儿。”

  陆强嗬了声:“硬不硬的了两说,就那德行,等着让人搞。”

  卢茵脚步一顿,“你…”她扔开他的手:“你是不是变态?”她气咻咻不理他,快步走起来,辫子在脑后左右乱颤。

  陆强看着她背影,手指挠挠额头,刚想跨上去,兜里手机震起来。

  他拿出扫了眼,不禁皱眉。电话号码是老邢的,这段时间打过几次,后来他不接,也去过保安亭,陆强态度挺坚决的,他不想惹麻烦,更何况不止澄清这么简单,他现在不能和卢茵分开,哪怕一分一秒也舍不得。

  卢茵走出一段儿,发现他没跟过来,回头看,他站在原地,松散的低着头,一下下掂着手里的电话。

  她叫了他一声。

  陆强抬头,一顿,在屏幕上按了几下,揣兜里,向她方向走过来。

  这条路出去是繁华地段,时间已经下午三四点,找地方吃饭,陆强待会儿要换班。

  商场外面一溜儿的底商,有的新开业,锣鼓喧天。

  他们过去凑个热闹,是一家纹身店,门口聚满了人,有师父在纸上表演精湛画功,下笔流畅,图样复杂霸气。

  这种招揽顾客的方式很新颖,卢茵忍不住多看了会儿。

  陆强站在她身后,像一堵墙,很好的为她隔开人群。微微弓身,贴着她耳朵大声说:“这东西我也会。”

  卢茵往后仰头,“真的?”

  “从老家刚出来那年,在纹身店当打杂小弟,会简单的。”

  卢茵笑眼弯弯,踮脚仰头。陆强低垂脖颈,将就她身高,贴近她的唇。卢茵说:“我不信,你还有这种技能?”

  陆强挑眉:“哪天给你来一个,你就信了。”

  卢茵知道这是玩笑,就问:“那要纹什么图案呢?”

  他突然轻咬一下她耳尖儿,双唇贴紧那个小小的洞,不让她躲:“陆强的陆,就纹你屁股蛋儿上。”

  一股电流在她颈后乱蹿,卢茵缩脖躲闪:“我又不是牲口。”

  他暧昧至极:“你不就我的小牲口吗?”

  卢茵脸热,顶了句:“把你天天坐屁股下面?”

  陆强低笑:“求之不得。”

  卢茵反应几秒,突然明白他什么意思,震天歌声都变成嗡嗡杂音,在她耳边鸣响。

  只怪她段数不够,被调戏完乖乖闭了嘴。

  又看没多会儿,陆强拨开人群,带卢茵出来。在商场五楼吃的日式自助,她撑的走不动道儿,陆强还好,基本没动几筷,卢茵喜欢,但他吃不了日本鬼子那一套,还不如馒头就咸菜。

  饭后在商场转了转,买一些新居用品,等消化差不多,才开车往回走。

  一路开回小区,卢茵把他放在门口岗亭,下车前,陆强扯过她身体,一通深吻,卢茵咬了他一下,才停止。

  他下车,还没站稳,卢茵一脚油门踩出去。

  陆强目送车尾消失,叉胯站着,抬手摩挲一阵嘴唇。

  “呦!”后面一道懒散声音:“够激.情了。”

  陆强没动,听出那道声线,皱紧眉。

  接替老李的农村孩子跑过来:“哥,那人说找你,在这儿等半天了。”

  陆强点头:“下班回去吃饭吧。”

  “诶!”

  陈胜从长椅上站起来,掐了烟:“还真是人贵事忙,以为干什么去了,原来忙着搞妞呢。”他往车子消失方向看了眼:“那妞长得真勾人儿,哪找的?”

  刚才车窗是开着的,卢茵样貌,他看的仔细。

  陆强瞳孔微缩:“有事?”

  “不欢迎?”陈胜嗤笑:“以为我愿意呢,邱老交代的。”

  陆强没应声,回岗亭换上制服,陈胜跟过来,“邱老不方便和你碰面,发生什么事你清楚。不绕弯子,手机呢?给我吧。”

  陆强:“什么手机。”

  陈胜扫他一眼,两人同时跟着邱世祖,一块儿进的巢会,明明自己脑筋更灵活,偏不受重用。他光有一身蛮力和不要命的劲头,却得到邱世祖赏识。

  原先顾忌他的地位,自打上次夜晚的偷袭,陆强变成怂包,更一门心思想把他捏扁搓圆。

  “别装蒜,我要你手机。”

  他手机设置的自动录音,那晚吴琼给他打电话全程录下来,虽然没什么重要内容,却能证明是吴琼拿着邱震手机打的。案发之前,吴琼拿着邱震手机,增加两人在一起的可能性,这点对他并不利。邱世祖虽然不知道他设置的功能,但必须消灭一切可能证据,保证邱震的安全。

  陆强说:“前几天进水,给扔了。”

  陈胜气急败坏:“你别他妈耍花样,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。”

  陆强平静瞥他,淡淡说:“真扔了。”

  他“操”了声,两人块头差距很大,为掩人耳目,他没带人来,单打独斗,占不到半点儿上风,更不敢公然去他身上抢。

  陆强换好衣服,在值班表上画了几笔,该干什么干什么。

  陈胜冷眼瞥着他,脑筋一晃,突然笑了笑,没有强求。接着问:“听说你最近跟个老刑警走的挺近?”

  陆强手一顿,没接话。

  陈胜说:“你交友面儿还挺广的,都跟条子混一起了?邱老让我警告你,不该说的别说,不该做的更别做。”

  说完冷哼一声,踢开脚边凳子,往小区外面走。

  陆强手撑木桌边缘,低垂头。他扔了笔,转着脖颈往门外看一眼,“等会儿。”

  陈胜站住。

  他直身,“跟邱老说一声,陆强一心过好小日子,请他放心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陆强说话算话,今天敢下保证,就不会食言,他应该了解我的为人。”

  陈胜拿眼尾瞥他,拉拉唇角,开车走了。

  车子一路开到巢会门口。

  邱世祖在后院泡温泉,池边放着水烟和红酒,他胳膊支在两侧,闭眼养神。

  陈胜半蹲半跪:“邱老。”

  邱世祖懒洋洋嗯了声,眯起眼:“回来了?强子怎么说?”

  “他说手机不能给,他留着保命。”

  邱世祖蓦地睁开眼,存有疑惑:“他真这么说?”

  陈胜面色凝重,点点头,“我还打探到,他最近跟刑警队的邢维新走的很近,对方经常去找他。”

  “邢维新?”

  “就是六年前小震那事挑头儿的刑警,后来还他妈追着不放,没找着证据才拉到。”

  邱世祖问:“他俩凑一块儿能说什么?”

  “不清楚。”

  “那手机倒没多大用处,只怕…”邱世祖顿住,猜出大概。

  陈胜说:“今天看他跟个妞儿在一起,听说他前段儿领证了,看来就是他那小媳妇。”

  邱世祖抬眼看他。

  “瞧着对那小娘们儿还挺重视的。”陈胜说:“要不搞点事儿警告警告他?”

  半晌。

  “你看着办吧。”邱世祖又靠回去,闭上眼,末了来了句:“注意分寸。”

  陈胜一笑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第一更???

  手机看书,尽在・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