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0852陆强 卢茵

第29章 29

0852陆强 卢茵 蟹总 7806 2019-11-25 23:51

  卢茵有轻微强迫症, 忙活起来顾不上做饭, 分门别类清理完,垃圾收了两三兜, 都靠墙边儿, 等他一同扔出去。

  陆强套上t恤, 也没穿大衣, 一手拎一兜,扔到小区外面的垃圾桶。

  回来时卢茵在拖地。

  陆强看了眼, 要从她手上接拖把。

  卢茵手一紧:“你拖不干净, 靠边儿待着吧。”

  “例假过去了?”

  “没, ”她看他一眼, “才第二天。”

  陆强不懂, 就问她:“你们女人这几天不能累着?”

  “也没那么娇气。”

  他想了想:“还是别逞能,床上坐着。”

  “快完了。”

  陆强说:“搁着吧。”

  卢茵把碎发并到耳后,抿了抿唇, 松开手。

  屋子没多大, 铺着陈旧的黄色地砖。他弓着背,手长脚长,动作不算灵活, 脚根碰到凳子腿,他顺道给踢到旁边, 没什么规律的左右乱划,敷衍的态度很明显。

  卢茵坐在床边,眼睛跟着拖把转。

  屋里暖气十足, 过高的温度令空气有些干燥,他进来就脱了衣服,赤.裸上身,丝毫没有顾忌。

  卢茵目光落在他握拖把的手上,是一双蕴含力量的手,手掌很宽,掌心有老茧,指头又粗又长,并不像儒雅绅士那样修长干净。他的小臂很结实,上面一根根脉络尤其清晰,就潜伏在麦色的表皮下。眼神跟上去,健硕的背肌随动作一张一弛,他没有系腰带,后腰露出一条,比背上肤色白很多,让人凭空想象,布料下挡着的是什么颜色。

  卢茵认真回忆了一番,不由脸热,眼神也有些呆滞。

  陆强瞥她:“还没看够?”

  “…嗯?”

  “看我呢?”

  “没,”她挺一下背:“监督你干活。”

  陆强冷笑:“你这眼神容易让人误会。”

  她清了清嗓,迅速逃离:“那你继续,我去洗衣服。”

  陆强明显跟不上她,这边拖完地又去夺衣服,有些气急败坏:“也不知道瞎干净什么,你能来几次?”

  卢茵说:“衣服都脏了,你不洗。”

  “大老爷们儿,没那么多讲究。”

  她给他让位子,蹲在旁边:“臭死了。”

  陆强瞟她:“哪次上你床臭着你了,”他说:“不都洗的挺干净。”

  “你就不能正经点儿?”

  他板着脸:“干那事没法正经。”

  明明是下流无耻的话,非说的一本正经,理所当然。卢茵站起来:“懒得理你。”她看一眼时间,已经下午一点钟,问他:“你饿吗?”

  陆强埋着头:“早上就没吃。”

  卢茵走去厨房,“那先煮点儿面,买的菜晚上再做行不行?”

  他头没抬:“你看着办,做什么吃什么。”

  厨房轻微响动。

  陆强没那么多耐心,基本抓起衣服揉两把就扔旁边盆子里。确实积攒挺多,过季的裤子还没洗,他捞起一件,是前些日子经常穿的运动裤,质地柔软,兜里有个略微不同的触感就很明显。

  陆强顺着掏进去,一个纸团被水泡软,他扔下裤子,展开来,上面歪歪扭扭写了几个字,晕成一片蓝色印记。

  他眯起眼,隐约分辨上面写得字。

  ――市南区锦州道化工家属楼…

  他手一顿,才记起是老邓给那串地址。那天从小商河回来,因为刘泽成闹的不愉快,他光顾卢茵,把老邓的交代忘在脑后。

  粗略算一下时间,已经过去两个多月。

  他又看了会儿,把纸团揉了揉,扔旁边垃圾桶里。

  下午的时候,房间终于恢复整洁,家具虽陈旧,也摆放得当,显得井井有条。

  两人窝在窄小的单人床上午休,陆强床中平躺,臂弯的空间刚好塞下一个她,她两只脚背蜷起,软绵绵贴在他小腿上,窝成小小一团。

  没几分钟,旁边呼吸渐渐绵长。

  陆强睁着眼,上午醒的晚全无睡意,他在床上干躺了会儿,把手臂小心翼翼抽出来,抬着她头,给垫了个枕头。

  卢茵还没睡实,声音含糊:“你干什么去?”

  陆强腿刚迈下来一条,停下了,抚她的发,“出去办点事儿,你睡。”

  她眯起眼:“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陆强拽过被子给她盖上,“晚上等我吃饭。”他亲她鼻尖,轻身下床。

  … …

  锦州道这一带很好找,同样是老城区,要比他住的地方干净规整不少。家属区颇大,清一色暗黄小矮楼,一排排井然有序,规矩和保守的格局,彰显搞科研的刻板。

  陆强按照门牌号找过去,敲很久里面才有人应,一个四十来岁妇人探出头,看装扮像乡下人。

  门只开半扇,问:“你找谁?”

  陆强打量她片刻:“这家是不是姓邓?”

  “不是。”妇人要关门。

  陆强单手拦下,他知道老邓女儿叫邓琼,前妻梁亚荣二十年前就再嫁,那时她还没出生,改名换姓也理所应当…

  他多问一句:“这户人家变过吗?”

  “不太清楚,不过…”妇人看着他:“我在这家工作八年了,一直没换过。”

  陆强说:“女主人叫梁亚荣?”

  妇人一顿,“你认识?”

  “有朋友托我来看看她。”陆强知道找对了,把手里几个袋子提起来,在她眼前晃了晃。

  妇人戒备心弱,又询问几句,颇热情的把陆强让进去。

  房子宽敞明亮,进门直对卫生间,两侧是卧室,客厅很大,通风和采光都不错,非常传统的两室一厅,二十年前能分到这样的房子,在当时已经极其难得。

  陆强环顾一圈儿,妇人指着旁边沙发:“你坐,我给你倒杯水去,”她快步走去厨房,提高音量:“看你年纪轻轻,应该是梁姐学生吧,也在化工所工作?”

  陆强不愿多解释:“朋友跟她熟。”

  妇人端来水,在他对面凳子上坐下:“梁姐和吴教授白天都不在,但下班挺早,我看看时间…哦,还有一个小时。”

  陆强问:“吴教授?”

  “对啊,是梁姐的爱人,他们都在化工所上班,平时基本一起回来。”她顿了顿:“诶?你不说认识吗?”

  陆强说:“没有见过,朋友托我带些东西。”

  妇人了然的点点头。梁亚荣和吴国寿都是科研院的教授,带的学生多,德高望重,平时拐弯抹角送礼的就不少,她只把陆强当成其中一个,接待这样的客人多了去,也算有点经验。

  她推推杯子:“你喝水。”

  陆强没动,抬眼看了看客厅摆设,低头翻几下手机,跟她没什么话说,想坐会儿就离开。

  妇人说:“我给梁姐打个电话说一声。”

  “不用,我待会儿走,”陆强把手机放桌上:“平时就他们两人?”

  妇人说:“有个女儿,还没有出嫁。”

  陆强推算了一下:“已经工作了。”

  “是啊,”她答:“就在市中心金融街那边上班。”

  陆强没再问话,看一眼时间,想起身告辞。那头忽然来了电话,妇人从兜里翻出来,笑眯眯的看陆强:“瞧,刚说到她,就来了电话。”

  她接起来:“琼琼,什么事啊?”

  陆强低着头,片刻,眸光一凛,迅速睇向了她。

  妇人无知无觉:“…我在家…什么东西?我去给你看看啊…”她快步推开一间卧室的门,声音隐约从里面透出来:“对,在你床头柜上,着急用?要不我给你送过去…好好,等着你。”

  没隔半分钟,妇人出来,她笑着:“琼琼在路上,开会资料落家了,一会儿回来取。那孩子工作太忙,总是很晚才回来…”

  陆强手肘撑在腿上,埋着头,电话在手里转了一圈:“叫吴琼?”

  妇人略怔,反应了一会儿:“你说琼琼?…对,大名是叫吴琼,你也认识?”

  陆强没有说话,手机转了一圈又一圈,妇人觉得奇怪,唤了声:“年轻人?”

  陆强回神,往嘴里叼了支烟,上下摸摸,没有找到打火机,他也没拿下来,就那么咬着。

  妇人絮絮叨叨讲了些别的,他没听进去,坐了片刻,站起身:“走了。”

  她没反应过来:“诶!小伙子,你不等梁姐他们了?”

  陆强低头换鞋。

  她追过去:“总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吧,带来那些东西,要问起来我也没法交代。”

  他当没听见,直接甩门出去。

  妇人锲而不舍,从门里张望:“喂…小伙子,你叫什么?”

  陆强出了门洞,旁边一楼在阳台开了道门,卖烟酒和日用品,他进去买了个打火机,最简陋那种,只要一元钱。在门口站了片刻,环手点燃嘴里的烟,深深吸一口,一缕青雾从鼻端涌出。

  旁边是一溜花坛,里面树木变成枯枝,烂掉的叶子一半被风吹乱,一半深埋进泥土里。他往那方向挪了两步,很快抽完一支,掐灭了,又往兜里掏火机。

  这栋楼在小区最里面,单元门挨着马路,下午三四点的光景,太阳高悬,冷风却极其凛冽。

  感觉到冷,他收紧前襟,又抽几口,才往小区大门方向走。

  迎面过来一辆的士,在楼栋前堪堪停住,副驾位置坐个女人,一件红色棉衣裹的严实,齐耳短发,长相娇美。她正低头拿包,陆强盯了片刻,叼着烟从车前过。

  里面的女人付好钱,抬头瞬间,对上一双深眸,她心脏骤然缩紧,咬住嘴唇,一刹那间,眼中写满情绪,连自己都无法读懂。那男人往车里瞥着,短短距离,面无表情的擦身过去。

  吴琼试图让手不要颤抖,开了车门,回过身,静静矗立在风中,他背影挺拔宽厚,很快走远,没回一下头。

  ***

  转到大路,没有建筑物遮挡,冷风骤然加聚,陆强掐了烟,还有一大截,把剩下的放进口袋里。

  呼呼风声中依稀辨别出单调铃声,他翻出手机:“睡醒了?”

  那边语调轻柔:“在准备晚饭。”

  他感觉暖了些,也不由压低声音:“等着我,回去一起做。”

  陆强挂掉电话,脚步加快。

  出了小区大门,他直接拦一辆的士。

  开门的瞬间,无意一瞥,他动作停顿,见旁边停了辆熟悉的车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前面还有一章

  手机看书,尽在・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