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日月同辉

第590章 君生我未生

日月同辉 乡村原野 4303 2019-11-26 12:32

  绿儿见田园吃力,情急下抢到熊非面前,小手扣住他咽喉,喝道:“都住手,不然我杀了他!”

  然而,无人理会她。

  青年衙役忽然冲她诡异地一笑,也不管芶明了,一刀劈向田园后脑,而此时田园正躲避中年衙役的攻击,向后急退,眼看就要撞到青年衙役的刀下。这要是劈中了,田园美丽的头颅、娇小的身子将被劈成两半。

  绿儿救援不及,发出尖利的惊叫“姐姐——”

  田方也惊得肝胆欲裂。

  绿儿的声音被屋顶上“轰”一声巨响淹没,随着这声巨响,屋顶“哗啦”塌了一个大洞,一道身影飞身而下,人还在空中,一柄鎏金锤已经砸向中年衙役的刀,同时身子一扭,另一柄鎏金锤迎向青年衙役。

  两刀都被磕开了。

  两衙役均踉跄后退。

  田园也被冲击得站立不稳,一伸手揪住了那人胸前的衣裳,以稳定下盘;同时仰脸从下往上看,只看见对方侧脸,脸上横亘一道凸起的眉峰,眼下斜探一管英挺的鼻梁,下颌尖尖,未蓄胡须,是个年轻男子。

  田园心一跳,“真英武!”

  她正要松开手,然那英武男子身子急速旋转,一双鎏金锤舞得密不透风,她吓得不敢再松手,生恐被甩了出去,被那锤绞碎了,反抓得更紧了些,就像挂在那男子身上,并随着他一起旋转,转得头晕目眩。

  如此一来,便影响了攻击。

  “不行,”田园想,“我就算不帮忙,也不能妨碍人家,回头人家要笑话我没用。”

  于是,她便等那英武男子攻击青年衙役时,待青年衙役拼尽全力抵挡了一锤,立即松手,借着旋转的力道飞身脱出战圈,扑向青年衙役,再把软剑横着这么一拖,擦着青年衙役的脖颈拖过,而青年衙役刚接了英武男子一锤,根本来不及闪避,顿时被割断脖子,鲜血喷涌。

  这一连串的动作,两个初次见面甚至来不及交谈一句的人配合的天衣无缝、间不容发。

  简直太绝妙了!

  那英武男子也不由露出赞叹之色,嘴角溢出一丝笑意,然紧接着就蹙起眉头,因为他觉得这么小又纯净的女孩子,杀人如此利索,实在有些刺心。

  田园没看见他这细微的表情变化,已经冲向田方,一把抓住他胳膊,将他拖到一旁,喘着气责道:“你站那干嘛?等着挨刀啊!都不知道躲!”

  田方这才回过魂来,反抓住她手,上下打量她,后怕不已,颤声问道:“妹妹可受伤了?”

  田园抿嘴一笑,道:“没有。”

  说着话,眼睛却不由自主地追寻那英武男子的身影:此刻没了她的拖累,英武男子大发神威,势不可挡,一锤就将中年衙役砸得稀烂;院子里又冲进来几个衙役,他便又迎向前去,所过之处,无人能挡一锤。

  田园看得双眼放光,又见他虽是一身粗布短打装扮,然面容英俊,肩宽腿长,气质从容优雅,丝毫不像做苦力的,倒像沙场将帅的风采,崇拜不已。

  她暗想:“这才是英雄!我最敬佩这样英雄,要嫁就嫁这样的男人。不过他年纪虽然不老,肯定已经成亲了。唉,‘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’……也不知他儿子多大了?估计跟我一般大。虎父无犬子,嫁不成他,给他做儿媳也是一样的……哎呀,我晓得他是谁了……”

  田园小姑娘由崇拜到惋惜,一不留神思绪飘到天外去了;正猜测这英武男子的身份,忽然被人推了一把。回神一瞧,田方焦急对她道:“……妹妹快跟我回家,把这事告诉父亲,让父亲处置。这事闹大了!”

  田园顿时想起另外一件重要的事:刚才她将芶明等纨绔都放倒了,独留下田方,一是感激之前田方的维护之情,二则是因为她要收服田方,并通过田方控制田将军。

  于是她再顾不得肖想美男了,摆出沮丧的神情对田方道:“将军不会认我的。——他不喜欢我娘。当年误会我娘对他不贞,赌气走了。我不去讨他嫌。”

  这是以退为进。

  她根本不是田将军的女儿,田将军当然不会认她,到时候便证实了她的假话,就像真的。

  田方忙道:“我来跟他说。”

  他觉得田园是他亲妹。

  田园要哄他,又不愿落了痕迹,有些话须得他自己主动说出来。因而向他求证道:“哥哥,你说将军真能豪气地担当,会不顾性命地支援北疆将士吗?”

  田方听了一滞——

  豪气?

  担当?

  不,他的将军父亲身上从来就不具备这两样品质。他有些怀疑,若真把此事告诉父亲,父亲会不会也投敌卖国,并杀了田园呢?他不由打了个寒噤。面对田园纯净的眼神,他不晓得如何说,这小丫头可不好哄骗呢。

  田园察言观色,见他尴尬,忙安慰并鼓励他道:“哥哥是有担当的男儿,只要哥哥把军粮送去玄武关,就立大功了。这么一来,既帮将军树立了威信和威望,还光耀了田家门楣,将来呀,哥哥的官职比将军还要高呢。”

  田方迟疑:“我……能行吗?”

  田园道:“当然行。先头哥哥跟狗少爷他们站一块,我就觉得哥哥最出色。他们都太下流了。”说着,嫌恶地扫了一圈被她放倒的一帮纨绔们。

  这话说到田方心里去了,顿时激动得红了脸,果然觉得自己高大、威武、豪气起来。

  他当即道:“好!我就替父亲出面料理这事。父亲也是愿意支援北疆的,所以交代我替他办。”

  他努力往父亲脸上贴金。

  田园欣喜道:“哥哥真英雄!”

  她更想说“本姑娘真聪明。”

  说话间,那英武男子从屋里杀到屋外,又有一群汉子冲进后院,见了他都喊“将军”,说各处敌人已经杀干净了,他才迈着矫健的步伐,返身进屋。

  田园忙拉着田方迎上前。

  “请问可是镇远将军?”田园仰面问英武男子。狼坑县的小丁给她传信,说霍非来接应的事,此人武功高强,气度不凡,所以她猜是玉麒麟本人。

  “本将军霍非。你是何人?”霍非神情冷峻、严肃。

  “我叫田园。”田园回道。

  “你就是田园?这里谁主事?”霍非听小丁说过,银城筹粮的主事人叫田园,他也归田园统领。谁知田园竟这么点年纪,还是个女孩子。霍非不敢相信李菡瑶会派这么小的孩子主事,觉得另有其人。在这点上,他跟芶明倒是不谋而合了,芶明甚至不信田园是李菡瑶的人。

  “银城这一片五个县,都由我负责。”田园骄傲地挺直了稚嫩的身形,宣告自己的领袖地位。

  霍非剑眉紧蹙,严厉道:“李姑娘黔驴技穷了吗?竟派小孩子来执行这等重要公务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