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神狂妃:凤倾天下

第903章赖上你了

战神狂妃:凤倾天下 千朵朵 6089 2019-12-02 10:15

  “你们本来有机会在边境动手,却一路从南罗跟到了东疆域,你们的主子还真是好算计!”他冷嘲一声。

  若是在南罗地界动手,他若出事也只是南罗皇室的事情,可若是死在了东疆域,那便是两国的事情,加上墨凌风擅自将丝萝公主嫁给陆德隆,他的死,必定也会牵扯到墨凌风,要杀他的人是准备一箭双雕了。

  “废话少说,受死吧!”

  话音落,黑衣人手里的大刀扬起,朝着墨凌信砍了过来。

  墨凌信眼神一凛,手中糖葫芦钳子随手一甩,迎面过来的黑衣人便被刺穿了喉咙,来不及惊呼一声便倒在了血泊之中,他的速度很快,看起来阳光明媚的一个人,出手却是狠厉无比。

  黑衣人丝毫没有被同伴的死影响,手中长刀依旧朝他砍过来,一时间,众人打作一团。

  墨凌信身形速度很快,一袭白衣在黑衣人身边穿梭,他手中除了刚才那根糖葫芦签子便再也没有任何武器,却依旧让黑衣人无法近身,一会儿功夫,黑衣人便死了一半。

  或许是见识到墨凌信的厉害啊,黑衣人逐渐谨慎,几个人快速分散在周边摆成阵型分散在墨凌信身边。

  他们毕竟人多,墨凌信经过刚才一场打斗也已经开始气喘,眼瞧着那几个黑衣人摆阵,原本平静的脸上慌乱一闪而过。

  这是地煞阵!

  “呵,你们主子对我还真是有心了,竟然派地煞来。”

  墨凌信冷笑一声,话音落地,袖口突然间飞出寒光闪烁的银针。

  黑衣人快速调转位置躲过银针,六柄长刀冲了过来,墨凌信眼神一凛,快速躲闪,却不想躲过了眼见的刀,却还有藏在下面的,一个躲闪不及,那长刀顺着他的腰擦了过去。

  “嗯”的一声闷哼,墨凌信腰间的衣服被划开一道口子,血从里面伸出来,将伤口处染红了一片。

  黑衣人见一招得手,乘胜攻击,这一次,长刀直接朝着他的心口刺了过来,墨凌信脸色憋红,一手捂着腰间伤口,袖中银针反再次飞出,然而,他也知道,这不过是垂死挣扎。

  这些黑衣人是地煞的高手,他本就躲不过,看来,他的命就到此为止了。

  他心中似乎已经有了定数,虽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,下意识闭上了眼睛。

  “砰!”

  一声巨响在耳边炸开,墨凌信猛然间睁开眼睛,就看到眼前一个粗布衣衫的男子挡住了他,阳光照在他身上,如镀上了光芒万丈,如降临的神邸一般,而本来要攻上来的黑衣人已经被打退了一半。

  “你是……”

  墨凌信开口,只是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,就见那人手中的刀一挥,朝着黑衣人打了过去。

  黑衣人的阵型早已经被破坏,加上刚才被打倒的几个人,如今也没有摆阵的能力,几个人还没想到对策,就见眼前寒光一闪,刀风带着阴寒擦过,下一瞬见血封喉。

  哐当!

  他将手里的刀扔在地上。

  那是将刚才从黑衣人手里抢过来的,沾着血,脏。

  “多谢!”

  墨凌信捂着腰强撑着站起身来。

  那男人转过身,阳光从他的后背照过来,那精致如刀刻的五官更添了一层高光华,竟让墨凌信这个出身高贵的皇子有那么一瞬间晃神。

  “公子可还站得起来?”

  殷离修终于开口,说着话朝墨凌信伸出一只手。

  墨凌信看着他,停顿片刻,抓住他的手站起身来:“刚才多谢你的救命之恩,不知公子如何称呼?”

  他的视线在殷离修身上打量,瞧他刚才的伸手干净利落,虽然他并没有用全力,却也知道他的武功很强,他一身粗布衣裳,可是周身却散发着一股难以掩盖的高贵气质,让人一时间捉摸不透。

  “罗刹。”殷离修淡淡开口。

  这个名字,是慕梵希在背地里说他坏话的时候给取的名字,他顺口就说了。

  “罗刹……”

  墨凌信低低说了几句,笑道:“刚才看你武功那么厉害,你可愿意留在我身边?”

  他一把抓住了殷离修的衣袖,他的视线一直没从殷离修身上离开,许是没见过这么厉害的人,如今就跟捡了宝似的,想要带回家。

  殷离修不怎么喜欢跟人这般亲近碰触,伸手将墨凌信的手拽了下来,道:“公子过奖了,不过是萍水相逢,不必介怀,从这条胡同出去右转便有医馆,你还是先去包扎伤口为好。”

  说完,他转身要走,不过还没迈开腿又被拽住。

  “罗刹,你别走啊!”

  墨凌信也顾不得腰间的伤,拽着殷离修的胳膊到了跟前:“实话跟你说了吧,我本不是东疆域人,这次是备着家里出来玩儿得,你也瞧见了,刚才那么多人要杀我,我一个人是不成的,要不这样,你随性保护我的安全,条件尽管提!”

  说着话,他抓着殷离修的手腕晃了晃,明明是个翩翩公子,如今却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。

  不得不说,墨凌信这张脸长得真是清秀,身形也不及墨凌风那般高大,若是换上女装一点违和的感觉都没有。

  殷离修低头看着他的手,下意识皱了皱眉头:“公子既然知道危险,回家便是,我向来自由惯了,不喜被束缚。”

  说完他又要扯墨凌风的手,不过这一次却被墨凌风抓得更紧了。

  “不会束缚你,我来东疆域是有事要办,也就半月时间,这样,在此期间你保护我的安全,之后你若真心不愿,可自行离开,怎么样?一千两银子!”

  说完,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千两的银票,然而,殷离修依旧冷着一张脸,不为所动。

  他眉头打成一个结,是在没办法了,索性开始装可怜:“刚才你救了我,必定也是个好人,好人总不能见死不救吧?你既然不能护我周全,刚才为什么救我?”

  殷离修唇畔抽了一下。

  合着,救他还有错了?

  “在那边!”

  正说着话,胡同口冲出来几个异装侍卫,手中拿着长矛朝他们的方向冲了过来。

  “快走,他们是来抓我的!”

  墨凌信顿时慌了,拽着殷离修就往外跑。

  两人一起穿过了两个街道才停下来,墨凌信腰间本就有伤,如今这一跑,伤口扯开,更是血流不止,一会儿功夫,脸色苍白的捂着伤口动不了了。

  殷离修停了一下,扭头看到他额头上渗出的汗水,拧了拧眉头,最终还是停了下来。

  “自己解开衣服。”

  他沉着声音吩咐,从口袋中拿出一瓶金疮药,见墨凌信将衣服扯开,点住两侧的穴位,小心的将药粉撒在了伤口,随即抬头在墨凌信身上看了看,一把将他的衣服扯开,包住了伤口。

  墨凌信听着刺啦的声音,再看自己那冥蚕灵丝的衣服被撕成了条,顿时一阵肉疼。

  “伤口处理好了。”殷离修开口。

  墨凌信低头瞧着他,犹豫了一下,开口:“其实,刚才冲来的那些侍卫,跟那帮黑衣人不是一伙,是我哥派来找我的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殷离修依旧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。

  墨凌信眼底神色一闪,嘴角动了动,又说:“你既然知道他们是来找我,那是不是也猜到了我的身份?”

  “方才那些侍卫穿的是南罗皇室卫队的服装,相比你也是皇室人。”殷离修没有丝毫掩饰。

  刚才出手,墨凌信自然知道他不是一般人,他现在这张脸也贴着皮肤膜遮住了殷离修原来面貌,可墨凌信到底是南罗皇室的人,能在皇室存活的人,必定不会是傻子。

  墨凌信见他都没有否认,咧咧嘴,带出一抹尴尬的笑容:“我是南罗怀王府世子,墨凌信,这次是偷偷跟来东疆域的,我也不喜欢被束缚,所以才之身一人,可我现在受了伤,好不容易出来一趟,又动不了……你看我这么可怜,就帮帮我呗?”

  他说话的时候,眼神如清透的溪水,好像要溢出来般,明明是个男子,却比女主还让人有保护欲。

  殷离修感觉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落一地了,他拧着眉头,半晌将他手里的银票拿了过来。

  “我只负责你的安全,其他一概不管!”殷离修冷冷开口。

  “好好,你只要留在我身边即刻!”墨凌信眼睛眯成一弯月亮,笑得比个姑娘还好看。

  殷离修没再说话,将银票收起来,扶着他朝医馆的方向走去。

  远处的树荫之下,孤南翼瞧着两人走远,忍不住哼一声:“真是个不让人喜欢的性格,做卧底也得让人求着你!”

  卧底这个词,还是慕梵希说的呢。

  殷离修就是这个死傲娇的性子,他想留在墨凌信身边,还得设计让人求着他,真是个大爷!

  不过,那世子喜欢武功高强的人,这一点殷离修倒是很合他胃口。

  三日后,南罗送亲队伍到了。

  天还没亮,慕梵希众人就被周大娘喊起来,众人换了新衣服早早在院子里忙活着,等准备差不多了,外面通报南罗送亲队到,众人便列成长队从门口一直到了正厅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