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神狂妃:凤倾天下

第931章他是血源

战神狂妃:凤倾天下 千朵朵 5785 2020-01-14 20:24

  不对,虽然没有办法确定他这张脸,可是身高和体型不对,这人比凡白清瘦,也矮一些,一个人的容貌声音可以变化,可是成人之后身高是不会变化的。

  “你们――快走――”

  半晌,无夜才动了动,沙哑的声音出口,眼底难得闪现出一抹慌乱。

  他的声音太过沙哑,众人一时间没有听清楚,慕梵希试探的往前凑了两步,问: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  “走,快走!”

  无夜声音好像撕裂一般,说着话,伸手抓住架子的腿,挣扎着起身,就在他挣扎的时候,身上缠着的纱布里面明显冒出了更多的血,一下子将白色的纱布染成了红色。

  “看样子,他受了重伤,展云廷,你去看看。”慕梵希眉头拧起,说着话,跟展云廷一起走过去。

  从刚开始的防备,展云廷一直盯着他的反应,直到亲眼瞧见他身上冒出血,这才拧了拧眉头走过去。

  慕梵希在前面帮忙打着手电,卓炎将无夜扶了起来,展云廷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把剪刀,直接剪开了他身上的纱布。

  纱布扯下来的瞬间,众人第一次瞧见他身上的皮肤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!

  这人身上的皮肤已经没有一点好地方,全身都是大大小小的伤痕,而且大部分面积都是还流着血的心伤,伤口倒是没有之前孤南翼的深,但是架不住全身都是伤!

  而且,此刻有几个伤口似乎被扯动,血顺着伤口往外冒,一会儿功夫,身体都被血染红了,流这么多血还能活着,也真是个奇人了。

  “展云廷,他这……还能活吗?”慕梵希脸上的表情有些惊悚。

  她对医术不是很在行,但是从她在军中多年的经验来看,一个人伤到这种程度,应该是没有活着的余地了。

  展云廷拧着眉头没说话,转身从刚才逃出来的一堆药里找到一个白瓷瓶,和给孤南翼用的药酒不同,这个瓶子里的药性没那么烈。

  众人看着药酒洒在无夜身上,他现在几乎动不了,完全是靠着身体本能的反应在颤抖,还好旁边有卓炎压着,否则,让人以为是诈尸了。

  一大瓶药酒,全都给他用上,这才勉强将身上的伤口清洗全面,展云廷将空瓶子扔在地上,扭头看着身后的药堆,犹豫了一下,拿出一个黄色的瓶子。

  瓶子里是药粉,光是味道没有之前孤南翼用的药那么烈,毕竟他也不用上战场,不用着急尽快愈合伤口,而且就他现在身上的情况,用烈性的药物怕是受不住。

  看了一会儿,凝郡主到底是上前一步帮展云廷打下手。

  有凝郡主在一旁帮忙,展云廷的动作就快爱很多了,两人挨个的给他身上那些伤口上好了药,又重新包裹好,这才停下手来。

  “他……还好吗?”慕梵希试探问道。

  展云廷扭头朝无夜看一眼,撇撇嘴,道:“说不准,不过能活到现在,他也真是强,流了这么多血还活着的人我倒是第一次见到,只是,这个地方不是他的吗?我怎么觉得事情越来越复杂了?”

  刚才见到血池,他们还一度认为被无夜骗了,却不想,转眼就见到他要死不活的躺在这里,而且,他刚才似乎让他们离开这里?

  “上次我们来山洞,无夜一直说自己并非这里的主人,可是眼前这一切,要说这山洞没有主人,断然是不可相信的。”

  慕梵希拧着眉头开口,拿着手电在四处看了一圈,除了架子上的药,并没有任何线索。

  “孤南翼,你察觉到什么了吗?”慕梵希最后的视线落在了孤南翼身上。

  看到这里的炼药室,基本上可以确定跟凡白有关系了,可是让她不解的是,这里没有丝毫凡白的气息,而且,那个血池……

  虽然心里已经接受凡白跟自己不是一路人,可是来自那血池的冲击依旧很大,还是接受不了凡白竟然玩弄人命。

  孤南翼靠在墙边,沉冷的视线在四处扫过一圈,眉间蹙起:“似乎有种熟悉的气息,但是这股气息也似乎被可以隐藏了。”

  说着话,他又将小绿蛇放了出来,小蛇在地上游了一会儿,朝着血池的方向游了过去。

  “血池?”慕梵希眉梢一挑。

  孤南翼看她一眼,转身朝血池的方向走,正在慕梵希要跟过去的时候,却听无夜那沙哑的声音再次传来。

  “别――过去――”

  他的声音本来就低哑,此刻又虚弱,若不是说话的时候伸手拽住了展云廷的衣服,几乎让人看不出来。

  “等一下!”

  展云廷叫住两人,说着话,从药堆里找出一个绿色的瓶子,从里面倒出一颗药给他塞进了嘴里。

  慕梵希和孤南翼停住脚步,见展云廷将人扶了起来。

  “你若还清醒着,最好尽快跟我们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展云廷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眼中依旧带着些许防备。

  他住在这山洞之中,明显是知道的。

  无夜拧了拧眉头,缓一口气,才说话。

  “你们快离开这里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……”

  或许是因为展云廷那药丸的关系,他的声音听起来顺畅多了,也多了几分底气。

  “外面已经被异形兽和异形军队包围了,我们即便出去也是被攻击,所以,这话你就别说了,说说这里的情况吧!”展云廷没好气开口。

  慕梵希走到跟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想了想,道:“除了石岗村的村民,你还有什么身份?外面那些异形兽和异形军队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  她的问题就比较直接了,有些事情本来就是显而易见的,不如摊开了说,毕竟这个时候,大家都是很忙的。

  无夜楞了一下,平常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几分诧异。

  “看来,你们已经去村子里求证过了!”

  无夜沉沉开口,吃过展云廷的药,此刻他的嗓子好了不少,声音依旧有些沙哑,但是比之前好太多了。

  慕梵希点点头,转身走回他身边,想了想,道:“我见过你救一只小白鼠,但是那小白鼠的体型比猫都大,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肯定跟异形军队有关系,事情到了这一步,你隐藏也没什么意义,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。”

  无夜抬头看着眼前身着铠甲的女人,瞧着她的模样,也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,明明长了一张娃娃脸,可是说话的语气和神态之中又带着一股不容抗拒的震慑之感,这样的气势,他还是第一次在一个女人身上感觉到。

  “外面那些怪物,的确跟我有关系――”

  无夜说着话,一手撑着胸口,抬起了另一只手,此刻众人才看清楚,他抬起的那只手的手腕上,竟然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伤口,都是割腕留下的伤口。

  众人神情变化,还不等开口问,就听他自顾到:“这些伤口,是取血留下的,让那些怪物异化的血源就是我的血,通过石?虫在血池中炼化之后再经过提炼和熬制,最终得到能让那些东西身体膨大的药物,说起来,我才是怪物的根源。”

  听着他的话,众人脸上更是多了几分震惊,展云廷惊得张大嘴,半晌反应过来紧忙到他跟前。

  “你是说,让人和动物出现变异的根源,是你的血?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展云廷忍不住开口。

  变异这个词,他还是从慕梵希那里学来的,如今树林里那些异形兽和异形军队的情况,用这个词来体现再合适不过,不过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为什么无夜的血能让他们发生变异?

  无夜此刻很虚弱,说完一句话要喘息一会儿才缓过来,半晌,回答:“我是从巨天山逃来的……”

  巨天山……

  慕梵希拧着眉头在脑子里搜索有关的记忆,可是半晌什么都没有想起来,还是展云廷先开了口。

  “你是巨天山的巨人族?这怎么可能!”展云廷说着话,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他。

  在这片大陆中,每个民族生活的行事和位置不同,各自体型也是有差异的,大多数都是正常人,其中也有比正常人更强壮的民族,也就是众人口中所谓的巨人族。

  其实说是巨人族,也并没有那么夸张,不过是普遍的比正常人高大出一倍,他们的受命比一般人长,身形力气也比一般人大,巨人族不属于哪个国家,只是一个族的族人都生活在巨天山,与其他国家势力相平衡。

  可是,再看看眼前的无夜,别说是巨人族了,他现在的个子还没展云廷高,谁都不相信他竟然是巨人族。

  “我的确是巨人族……”

  无夜撑着一口气,声音之中有些无奈,他缓了缓又接着说:“我当初也是贪玩逃出巨天山,那个时候我的身体还没有进入迅速生长阶段,等我开始成长的时候,却被他控制,自此我便再也没长过了。”

  说着话,他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,瞧着自己被包裹得像个粽子一样,又是忍不住冷笑出声。

  “你们这又是何必呢,即便包裹得再仔细,过两日依旧要被拆开抽血,这么多年,从未间断过。”他的声音多了一丝压抑。

  众人脸上表情也随之变化,都拧起了眉头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