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重生黑客女王

第182章 就说了老娘跟厨房犯冲嘛!

重生黑客女王 三鲜小笼包 5810 2019-11-26 12:35

  第182章就说了老娘跟厨房犯冲嘛!

  艾锦夕气呼呼的端起汤喝,喝着喝着,就喝进去一根小骨头,她正要低头吐进垃圾桶,不知道看见了什么,硬生生把骨头咽了下去。

  “我靠!”

  她放下汤,用纸巾戳了戳垃圾桶里的东西。

  脸色顿时变绿了。

  禽兽,真是禽兽啊!

  里面四个用完的套套,也就是说……!

  一整天,艾锦夕都没给叶湛寒好脸色。

  吃完午饭,反正装病不去军训,艾锦夕干脆窝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  叶湛寒好像有公务要处理,去了书房,一待就出不来似得。

  艾锦夕看电视看的无聊,就打游戏。

  心情本就不好,队友还一直送人头,她就暴走了。

  冲着喇叭跟人对骂。

  “赵云你是来玩蹦床来了?”

  “鲁班你特么子弹卡壳了?狂A不会吗?”

  “你们葫芦娃救爷爷吗?一个一个送上去!”

  “斗地主吗?要不要我送你们个尸体凑麻将?”

  “傻逼玩意儿,就会瞎送人头!狗都比你们玩得好!”

  “智商儿童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艾锦夕骂着骂着,队友一个个都挂机了。

  艾锦夕:“……”

  这局注定输了,她退出来竟然还被举报了,系统通知禁玩24小时。

  艾锦夕:“……”

  她泄气的放下手机,看了眼书房的方向,这人……是死在里面了吗?

  不知道出来哄哄她吗?

  好生气!

  艾锦夕呼出两口气,怒气冲冲的就朝书房的方向走去。

  刚要敲门,她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谈话声,好像在开视频会议,讲得全是英文,内容是国贸。

  艾锦夕收回手,哼了声。

  心里想着:这小子英语还不错。

  回到沙发上,拆开一袋薯片“咔擦咔擦”吃着,吃完看了眼时间,已经下午五点了。

  肚子到点就饿。

  她又想去敲门,却想起叶湛寒似乎吃完午饭就在开会,开了快五个小时了。

  艾锦夕收回手,心里嗔了句:累不死你!

  她走去厨房,找早上的剩饭。

  拉开冰箱看见了好多的鸡蛋,她眼睛一亮,以为都是煮熟的,拿起一个就磕开了。

  结果蛋清蛋黄流了她一手,她嫌弃的一甩,就悲剧了。

  回头一看,恶心的液体黏在了雪白的瓷砖上。

  她立马跑去关上厨房的门,找了个抹布,蹲着擦地板。

  却不想一起身,忘记了冰箱门是打开的,头“嘭”的一下撞在了冰箱门上。

  她疼的两眼冒金星,冰箱里的一排鸡蛋都被撞了出来。

  “夸嚓”一声,一半掉在了地上,摔得稀巴烂,一半砸在了她背上,滚下去还是摔得稀巴烂。

  艾锦夕揉着后脑勺,痛的话都不想说,蹲了好一会才站起来。

  “臭鸡蛋,跟老娘有仇是不是!”

  艾锦夕气的抬脚就踩摔了一地的鸡蛋,结果湿漉漉的地板有些滑,一个不稳直接屁股朝下摔了一跤。

  “嗷――”

  艾锦夕痛的伸手往前抓,也不知抓到了什么,使劲一拽。

  她站了起来,捧着屁股使劲揉。

  结果连着电线的电饭锅被她拽的摔在了地上,“嘭嘭”两声,里面的陶瓷勺子被摔得四分五裂。

  艾锦夕:“……”

  她真不是故意的。

  她再不敢在厨房呆了,赶紧跑出厨房,悄悄溜进了卧室。

  洗了个澡,浑身还有鸡蛋清的臭味。

  她干脆窝在床上,摸着空空如也的肚子,感叹自己这悲催的生活。

  叶湛寒开了一个跨国国贸会议,因为情况有些紧急,所以开了五个小时才结束。

  结束后他看了眼时间,才想起来到饭点了,小夕肯定饿坏了。

  结果等他到了厨房,差点以为自己家里进贼了。

  整个厨房地板一片狼藉,冰箱门也大开着,都不知道开了多久。

  她走去卧室,就见艾锦夕还躺在床上玩手机。

  “小夕,你刚刚去厨房了?”

  艾锦夕翻了个身,背朝着她,极力掩饰着心虚,“谁去厨房了?我会去厨房那种地方?”

  “……”叶湛寒无奈走近,伸手夺走了她的手机,“别玩了,都躺一下午了,起来活动一下。”

  “手机给我!”艾锦夕坐起来,瞪着他道:“你就知道开会!我饿死了你都不管!”

  叶湛寒眉心跳了跳,最终无可奈何的伸手把她抱了起来,朝外走去。

  “我的鞋子,叶湛寒你干什么呀?”

  叶湛寒又走回去,弯腰把她拖鞋拿上。

  抱进厨房,把她放在柜台上,弯腰又帮她穿上拖鞋,道:“坐着别动。”

  艾锦夕看呆了。

  哇靠!叶湛寒也太迷人了吧!连给她穿鞋子都穿的那么好看……

  糟了,是心动的感觉!

  叶湛寒一抬头,就看见她一脸花痴的望着他,他勾了勾唇,伸手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。

  问:“这是不是你的杰作?”

  艾锦夕立马回神,看着一地狼藉,下意识摇头:“不是。”

  谁承认谁是傻逼!

  这么脏的底板,岂是她一个爱干净的菇凉弄的!

  “那是家里进贼了?”叶湛寒问。

  艾锦夕狂点头,“肯定是!我一直在卧室,都没出来,肯定是家里进贼了!”

  叶湛寒:“……”

  编谎言也编个漂亮点的,这种谎言……谁信?

  无奈之下,叶湛寒只好道:“我来收拾,你坐在这给我唱首歌。”

  “唱歌?”

  “嗯。不然让那贼来收拾?”

  艾锦夕忙道:“我唱我唱,贼早溜了,肯定找不到,就不要瞎折腾了。”

  叶湛寒:“……”

  然后艾锦夕润了润嗓子,开始了重生以来的金嗓。

  “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,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,真奇怪真奇怪!我是你爸爸我真伟大养你这么大,你还不听话一天到晚去玩耍,滚吧滚吧连滚带爬,我不要你这个坏娃娃,只要你妈妈只要你妈妈嘿!”

  叶湛寒:“……”为什么和他小时候听到的不太一样?

  但不可否认艾锦夕歌声却是美妙的,无论艾锦夕怎么搞怪唱,叶湛寒都能陶醉其中,偶尔还能跟着哼两声。

  收拾好了地板,叶湛寒便做起了晚饭。

  两人一个做饭,一个唱歌,气氛相当温馨融洽。

  叶湛寒表示:好想永远停留在这一刻。

  艾锦夕表示:就说了老娘跟厨房犯冲嘛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