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重生黑客女王

第457章 做你女人有些累

重生黑客女王 三鲜小笼包 4953 2019-11-26 12:35

  第457章做你女人有些累

  叶湛寒吓的迅速抱住了她,瞳孔顿时猩红恐惧,“西井子!”

  艾锦夕看着脸色骤变的叶湛寒,声音卡在喉咙发不出来,只觉得叶湛寒的声音越来越远,远到她有些听不见了……

  好累……

  艾锦夕虚弱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叶湛寒顿时一颗心脏狠狠揪了起来,抱着艾锦夕快步上了直升机,“快,最近的医院!”

  厉煌也吓了一跳,第一次看见叶湛寒为了一个男人这么紧张。

  莫非……叶湛寒媳妇儿跑了,就移情别恋爱上了……男人?

  他来不及多想,难得见叶湛寒这样紧张一个人,迅速吩咐机长朝着医院飞去。

  这一幕也被黑帝盟的监控拍到了,立马朝着厉煌的直升机发送了消息。

  【医师贺尘瑄在九汤岛屿,速速来此!】

  “黑帝盟来消息了,称贺尘瑄医师在九汤岛屿,去吗?”厉煌询问此刻脸色极差的叶湛寒,又道:“九汤岛屿现在就在我们下面。”

  叶湛寒回神,从来都从容镇定的他,此刻却慌乱的像是个被遗落的孩子,“去!只要能救活他,哪里我都去!”

  “速降九汤岛屿!”厉煌吩咐机长。

  一降落,就有专业的护士将艾锦夕平放在病床上,推进了手术室。

  叶湛寒想跟进去,却被贺尘瑄拦在了外面,道:“你进去只会影响我做手术。”

  叶湛寒站在手术室门口,目光紧紧盯着门缝,仿佛下一秒门就会被打开,西井子就能鲜活的出现一样。

  厉煌奇怪的摸着下巴打量叶湛寒,这种紧张的程度……好像有些不对劲吧?

  当初他被总统大人打成了那样,也没见叶湛寒这样紧张过他呀?

  难道是因为刚刚西井子奋不顾身的救了他,他感激西井子的救命之恩?

  嗯,很可能。

  不然一个大直男,对另一个大直男这么这么……紧张,有些说不过去。

  料理完这边的事情,厉煌才转身吩咐还逗留在冰海的部下全体撤退。

  走廊里一片寂静,从叶湛寒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强大又凝重。

  厉煌待了会有些待不下去了,总有种不敢大喘气的感觉。

  便走出去透气。

  却不想,一走到外面,就看见偌大的院落里,停放着十架新型无人机。

  他顿时夸张的咽了咽口水。

  黑帝盟果然不愧为全世界的势力扛把子,实在是太财大气粗了,稍微一出动,就是十架市面上难得一见的新型无人机。

  哪怕是军方,都难以有这样的大手笔。

  他又见一个瘦高男人拿着他从未见过的仪器在操作,手指在上面轻轻拨动着,那些无人机就在缓缓调整位置,一行一列整整齐齐的停放着。

  厉煌忍不住走近问:“朋友,你是黑帝盟的人吗?”

  男人看着他,上下打量后道:“你是上将大人?”

  厉煌笑的有些骄傲,“对呀,我是帝国的上将大人。”

  男人礼貌的笑了笑,却没回答厉煌刚刚的问话。

  但厉煌心里确定了,他肯定是黑帝盟的人。

  不然怎么能操控这么多黑帝盟的无人机?

  况且,黑帝盟里的代表人物都比较神秘,目前为止,黑帝盟里的人,他一个都不认识。

  他还靠着叶湛寒多认识几个黑帝盟的人,然后拉拢一下关系,这样在总统大人面前也有了一些抗衡的底气。

  他轻咳一声又问:“那个……你们怎么会突然出动来救我哥们儿呀?”

  男人淡淡道:“我不认识你什么哥们儿,我们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。”

  厉煌:“……”

  黑帝盟真狂,但不得不说,他们有狂的资本。

  厉煌又问:“这个医师,是你们请来的?”

  男人扭头看向他,冷笑道:“我们黑帝盟做事,需要用‘请’字?那位医师想救西井子是他的事,和我们黑帝盟无关!”

  厉煌有些纳闷,怎么这男人说这话这么冲呢?

  是他招惹了他?还是医师招惹了他?还是西井子招惹了他?

  “可是,是你们黑帝盟向我发的消息呀。”

  男人忽然目光沉沉的看着厉煌,“借用黑帝盟名义发了个消息而已,你还想赖上我们不成?”

  厉煌:“……”

  就说嘛,黑帝盟的人都是一群怪人,套个近乎都能被这么直白的说出来,还撇了个干净。

  男人将手里的仪器合了起来,转身走了。

  厉煌什么没打听到不说,还让这人一顿下马威。

  他气的回到了手术室门外,见叶湛寒浑身气息低压,他也没敢这个时候去他面前吐槽黑帝盟,便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等候。

  大约两小时后,手术室门才被打开,阎珂走了出来。

  叶湛寒神色剧烈一颤,迅速走近,“他怎么样了?”

  阎珂看向叶湛寒那紧张的神色,让开了位置,“进来说。”

  叶湛寒进去,却发现整个手术室,只有贺尘瑄和阎珂两个人。

  手术台上,西井子仍旧昏迷着,只是现在,那张脸不再是西井子的模样了……

  叶湛寒看见熟悉的面容,瞳孔骤缩,眼底浓烈的情绪在涌动。

  他深吸一口气,心里那个一直漂浮不定的念头顿时落定了。

  他走近,声音哽咽沙哑,“小夕……”

  阎珂在一边整理着器皿,贺尘瑄摘了手套道:“手术很成功,但是她需要静养一段时间。”

  叶湛寒沉默着,走近颤着手拿起她的手握进了手心,心底是浓浓的自责。

  原来,她一直都在奋不顾身的保护他,救他……

  他却因为怀疑她的身份,各种猜忌她,甚至有想过要用软禁来惩罚她。

  她这么一个贪玩的性子,怎么可以被软禁?

  贺尘瑄又道:“手术中艾锦夕醒来过,是她让我把她的妆容卸掉,带你进来看一眼。她说,你如果生气她也没办法,她想做你女人也想做你兄弟,你要是敢舍弃一,她就把你舍了。”

  叶湛寒奖艾锦夕的手抚在自己的脸上,目光颤动的盯着艾锦夕苍白的脸颊,嘴角缓缓弯起了一抹宠溺又心疼的弧度,声音沙哑极致地道:“傻瓜,我怎么会生气?”

  贺尘瑄清了清嗓子又道:“她还说,比起女人,她更想做你兄弟,希望你能同意。”

  贺尘瑄顿了顿,又道:“她说,做你女人有些累。”

  叶湛寒:“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