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重生黑客女王

第107章 你妈妈怀孕了

重生黑客女王 三鲜小笼包 5116 2019-11-26 12:35

  第107章你妈妈怀孕了

  艾锦夕仰头问:“你的小黑狗有啥特征没?”

  “他的耳朵上有个缺。”

  艾锦夕看向叶湛寒,叶湛寒点了点头。

  洞外人说的小黑,就是他们眼前这只烧成黑炭的大黑狼……

  “大哥,你别下来,我们爬上去。”

  “小丫头,下面还有谁呀?你们怎么掉进去的?”

  “还有我……”艾锦夕看了眼叶湛寒,回应道:“我男朋友,我们找人,走岔路了。”

  “还好是掉进了这个洞,这山里有的洞下面还有陷阱,以后你们走路小心点。”

  “嗯嗯,大哥你绳子拴紧了吗?我们要上来了。”

  “上来吧,绳子拴紧了。”

  叶湛寒听到艾锦夕回应对方他是她男朋友的时候,唇角就不自觉的扬了起来。

  然后他站起说:“你腿上有伤,我背你出去。”

  艾锦夕想了想,就趴在了他背上。

  鼻子嗅了嗅,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,“叶湛寒,你背上有伤!”

  “没事。”

  “怎么能没事呢,衣服都湿了。”

  艾锦夕跳下他的脊背,查看伤口,就见好几个地方都皮肉外翻。

  显然刚刚摔下来就受了伤。

  她抬头皱眉看着他。

  叶湛寒无奈把她胳膊拉到肩膀上,“抱紧,趴好,快点。”

  现在这种情况,艾锦夕也只能照做。

  她腿上有伤,使不上力气,这么高的洞口,她的确爬不上去。

  出了洞口,借助外面明亮的光线,艾锦夕看清了叶湛寒的脊背,好多处鲜血淋漓的伤口。

  叶湛寒却没那回事,弯腰帮猎人收了绳子。

  一时间,艾锦夕心情复杂。

  “奇怪,小黑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。”猎人站在高坡上,朝下瞭望,还两手拢在嘴上高声喊:“小黑,小黑回来了,小黑……”

  艾锦夕心虚的看了眼猎人,默默走到叶湛寒身边站着。

  伸手拉了拉他衣服。

  叶湛寒把绳子递向猎人,“大哥,你是住在这山里的猎户吗?”

  “猎户算不上,农民人而已。”猎人憨厚的笑着。

  “小黑和你关系很好?”

  “那是当然,小黑经常帮我抓兔子,一抓一个准,还帮我看门,是我的亲人。”

  亲人……

  艾锦夕看向叶湛寒,嘴角抽了抽。

  他刚刚一刀把人家亲人戳死了,还焚尸灭迹了……

  叶湛寒从兜里掏出钱包,取出了一叠百元大钞,递向猎人,“大哥,这些钱你拿好,算是救我和我女朋友命的谢礼。”

  “要不得要不得。”猎人很朴实的拒绝了,“举手之劳而已,要不是你们机智点了烟,我还找不到你们呢,是你们自己救了自己。”

  艾锦夕立马笑着道:“大哥你就拿着吧,不然我们也良心过意不去咳……是我们会感到不安,毕竟的确是大哥伸手救的我们。”

  猎人想了想,抽出两张钞票,其他的却没要,“我真不能要,真是我路过举手之劳而已。”

  叶湛寒不由分说的把一叠钱全部放到了猎人手里,少说也有三千多,这是他此刻身上的全部积蓄。

  猎人无奈接下,脸上是热情的笑,“你们是外地人吧?要不去我家坐坐,我让我媳妇儿杀只鸡……”

  “不了不了。”艾锦夕笑着拒绝,又问:“你认识一位叫白洪亮的人吗?”

  “他啊,我邻居。”

  艾锦夕惊喜地问:“可以带我们去找他吗?”

  “他和他媳妇儿刚下山,他们家小女儿回来了,好像生了病,刚到门口就晕倒了,他们一家人送她去医院了。”

  “什么,我妈妈晕倒了!”艾锦夕顿时紧张,扭头看向叶湛寒,“我们快下山吧。”

  叶湛寒不顾艾锦夕的反抗,背着她下了山。

  到了县医院,艾锦夕瞪着叶湛寒,非让他先去处理背上的伤口。

  然后她一瘸一拐的跑去了妇科部。

  就见两位老人坐在手术室门口,等的满脸愁容。

  艾锦夕走近,试探地喊了声:“外公,外婆。”

  两人抬头,苍老的眼睛亮了亮。

  “你是……”

  “我妈妈是白玫,我是艾锦夕。”艾锦夕看了眼亮着灯的手术室,“妈妈怎么了?”

  “小夕……”路阮芳眼圈红了起来,起身激动的握着她的手,“小夕都长这么大了,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还是个只会哇哇大哭的小猴子,和你妈妈一样,越长越漂亮……”

  白洪亮起身,苍老的眉头紧锁,“你妈妈怀孕了。”

  艾锦夕瞪大了眼睛看着他,不敢相信的问:“那她现在……”

  “我说什么她都不听,非要打掉孩子,她刚被推进去,应该还没进行手术,你……”

  白洪亮话还没说话,艾锦夕就快步跑近,一脚踹开了手术室的门。

  “住手!”艾锦夕跑进去,看着躺在手术台上的白玫,和两位正在做准备的手术医生,“抱歉,我妈妈不打胎。”

  两位手术医生也松口气,这位妇人年龄也大了,好不容易怀个孩子还要打掉,可是很伤身体的。

  “小夕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白玫抬头,脸色苍白慌张。

  艾锦夕又气又急的看着她,“妈妈,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女儿吗!一声不响的离开,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?”

  说着说着艾锦夕就哭了。

  她是真的很担心很担心,很害怕很害怕再失去这个妈妈。

  前世她没能保护好身边的人,所以这一世,她最怕的就是重蹈覆辙。

  “你有什么资格说走就走!你不要我也不要爸爸了吗?有什么事不能一起面对,你非要离开!你有想过你走了,我和爸爸有多担心你吗?”

  艾锦夕抹了把眼泪。

  虽然她是坚强的,可是面对这样的事,她真的很生气,心里也很委屈。

  她为了保护妈妈,想了各种办法,却还是败在了妈妈的逃避和软弱上。

  白玫垂下目光,手紧紧抓着身侧的衣服。

  “对不起。”

  艾锦夕闭了闭眼,擦掉眼泪走近,拉起她的手,“妈妈,跟我回去吧,不管舒清对你说了什么,我们可以一起面对。”

  白玫抽回手,摇了摇头,“我答应她了,我不能再害了你们。”

  “她又威胁你了是不是?”艾锦夕就知道是这样,“吃过一次亏,为什么还要再吃一次?你才是唯一的艾太太,无论谁说了什么,你应该有足够的底气怼回去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