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重生黑客女王

第1037章 青梅竹马23

重生黑客女王 三鲜小笼包 4894 2019-11-26 12:35

  第1037章青梅竹马23

  “沫沫,你在岸边坐着等我一下,我去抓鱼。”

  厉可痕把她拉到岸边,让她坐在石头上,他扭头钻到了水里。

  叶以沫看着清澈潭水下的厉可痕,指着四处乱窜的鱼大声提醒他:

  “这边,小璃,右边有一条大鱼!”

  “那边,小璃,去你左边了!”

  “你后面,鱼游到你后面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没一会,厉可痕就抓了三条大鱼,丢上了岸。

  看了下衣服,已经干了,就摘下来先给叶以沫穿上,随后他才给自己穿上。

  一边生火,一边检查了一下他们随身携带的东西。

  除了小型打火石和防水手电筒,以及两人的感应手表完好以外,其余东西都已经不能用了。

  感应手表却依旧没有信号,没信号只有两种可能,信号没覆盖到瀑布的这一边,还有一种可能是……所有人已经撤退了。

  但厉可痕相信,一定是信号没有覆盖到这一边。

  毕竟跳伞的时候教官说过,岛屿有一条横河,不准试探着去渡河,因为河深不可测,危险系数比较高,要在横河以内的位置进行集训。

  他猜这瀑布下,约莫两百米宽的深潭,链接的上下水流,应该就是横河。

  昨晚情急之下,他只能背着沫沫渡河。

  此刻,他清洗着鱼,叶以沫蹲在旁边看。

  “小璃,你为什么会烤鱼啊?”

  叶以沫觉得很奇怪,他好像天生就会,可她怎么都学不会。

  厉可痕笑着道:“因为我喜欢给你烤,不用学就会了。”

  “好神奇,我都不会烤。”

  “有我在,我给你烤,你负责吃就行。”

  “可是万一你不在呢?”

  厉可痕皱起眉毛,认真地道:“我不可能不在,有你的地方就有我,而且你的口味我最清楚,我会让你离不开我。”

  叶以沫看着厉可痕俊美的模样,忽然道了句:“你跟我爸爸好像。”

  “怎么像了?”

  “我爸爸也说,我妈妈的口味他最清楚,他每天都会亲自下厨给妈妈做饭,说要让妈妈离不开他,就不会总往外面跑,一跑就不回家。”

  “我跟你爸爸的目的不一样,你爸爸是强行留你妈妈,不让你妈妈乱跑,我是让你习惯有我,没有我就不行。”

  叶以沫撇撇嘴,有什么不一样的?没想到小璃和爸爸越来越像了。

  妈妈说,这是霸道。

  小璃会不会也越来越霸道?

  叶以沫想着,他要是敢对她霸道,那她就对他更更霸道!

  烤鱼做好了,厉可痕尝了口却表情凝重。

  没有调料,烤出来的鱼一点都不香,他把三条鱼插在土里道:“沫沫不要偷吃,我去找点调料回来喂你吃。”

  叶以沫都快望眼欲穿了,不开心的点点头。

  厉可痕一走,她就挪过去,用嘴叼鱼咬了口,烫的差点没咽下去。

  吃了第一口,就有第二口,反正也是给她烤的,她吃到第三口就毫不客气了,用两只手腕夹着鱼,往嘴里送。

  山里的鱼总是那么鲜美,而且不知道这是什么鱼,非常大,椭圆形,刺很少,一口咬下去,全是白花花的肉。

  肉又滑又嫩,吃的叶以沫停不下来。

  等厉可痕拿着折的野山椒跑回来,三条鱼几乎都不剩什么了。

  “小璃,太好吃了!你再给我烤一条!”

  厉可痕忧虑的表情瞬间消失,重新笑了起来,他就怕沫沫不喜欢太淡的味道,她喜欢吃,他能再给她抓十条烤着吃都没问题!

  到了傍晚,厉可痕用木棍给叶以沫搭了个小房子,躲避晚上的冷空气,和时而闯来的昆虫。

  厉可痕还在小房子里用石子铺了一个干净的床,但是睡着很硬,他就睡下面,让叶以沫睡在他身上。

  叶以沫刚开始不愿意,最后厉可痕非抱着她睡,她觉得挺舒服,就这么睡着了。

  借着手电光,厉可痕拿着叶以沫的小手看了看,发现伤口愈合的非常快,原本一厘米的口子,现在只剩下一点点疤痕了。

  他松口气,“愈合的真快,看样子不会留疤了,但是还是不能碰水。”

  叶以沫疑惑地问:“你怎么不好奇,我伤口为什么愈合的这么快?”

  “因为沫沫是小天使,小天使伤口都愈合的快。”

  叶以沫拍了一下他脑袋,“你真会说,我可不是什么小天使,小心我是小恶魔。”

  “小恶魔我也喜欢。”厉可痕嘻嘻笑着。

  叶以沫翻了个白眼,问道:“明天怎么办?继续待在这吗?”

  “如果你伤口全部愈合了,我们就沿着河往下游走,这河通往大海,只要到了海边,说不定我们手表就有信号了。”

  “嗯,那就这么定了,明天一早喊我。”

  厉可痕“嗯”了声,把叶以沫抱得紧了些,让她暖和点。

  正在厉可痕以为叶以沫睡了的时候,叶以沫却突然开口问:“你觉得这场大火事故,是怎么导致的?”

  自始至终两人都没提过,是因为能发生火灾,和他们那日的生火烤肉肯定有关联。

  厉可痕毫不犹豫地道:“谷欢。”

  叶以沫一惊,微微爬起来一点,看着厉可痕道:“你也猜到了?”

  “不是,我看见了。”厉可痕一直没说,是怕叶以沫生气,“她踹翻了我们的小房子,才让风把火炭吹到了枯叶里,引起了这场大火。”

  “该死的谷欢!等我出去我杀了她!”

  厉可痕把她脑袋按下去,说道:“当时情况紧急,我没来得及通知小彪和梨子,等火势烧过来的时候,我只能先拉着你往瀑布跑。”

  “不知道小彪和梨子好不好,他们往外跑,是顺风跑,很容易被烧,可想出去,只有那一条路。”

  “好了,早点睡,等我们出去了,我和你一起去收拾谷欢。”

  “嗯,这一次绝对不能轻饶她!”

  叶以沫又趴下,手下意识按在了厉可痕的胸肌上,抓了抓,疑惑道:“你这怎么硬了?”

  厉可痕闷咳两声,说道:“我练的,爸爸说从小练结实了,等你长大了,会很喜欢摸。”

  叶以沫一巴掌拍在他嘴巴上,“闭嘴吧你,臭流氓!”

  “小色女!”厉可痕回她一句,轻轻拍着她的脊背,一起沉沉睡了过去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