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重生黑客女王

第24章 老妈,牛逼了!

重生黑客女王 三鲜小笼包 5164 2019-11-26 12:35

  第24章老妈,牛逼了!

  第24章老妈,牛逼了!

  这丫头喊他小子喊上瘾了吗?

  “小丫头。”叶湛寒有些报复的喊了声。

  艾锦夕将笔往本子上一扎,“做题!再沦陷我的美貌里,就自觉回家!”

  叶湛寒愈发觉得这小丫头好玩了。

  但是他所调查来的艾锦夕,和眼前的艾锦夕,却如同两个人。

  他的技术不可能出错……

  那问题就出在这个丫头身上了,双重性格,还是以前全是她装的?

  为了装给谁看?

  叶湛寒收回目光做题,决定先抛开这个问题,多接触这个小丫头,总能找出她的目的。

  艾锦夕做了十道题后,抬头一看叶湛寒。

  草稿纸是她用的十倍,只是……似乎没做出来几道。

  “完成几道了?”

  叶湛寒宽大的手一下子盖住自己的成果,波澜不惊的神色微慌。

  艾锦夕就知道。

  绕过去掰开他的手,一看之下。

  “哈哈哈哈,都过去一个小时了,你竟然一道都没做出来哈哈哈……叶湛寒,你是要笑死我。”

  叶湛寒脸色微黑,冷冷道:“嘴张这么大,生怕我看不见你蛀牙?”

  “……”艾锦夕立马闭上嘴,脸色尴尬,她有蛀牙了?

  不应该啊,她早晚都刷牙的。

  忽然,艾锦夕反应过来,这丫是故意的!

  “叶湛寒,你找死!”

  艾锦夕气的伸手去揪叶湛寒的脸。

  叶湛寒出手挡住,一不小心腿碰在了艾锦夕左腿的烧伤上。

  “啊――腿,叶湛寒!”

  叶湛寒立马抓住她的手,站起来想把她扶稳。

  却不想,艾锦夕单脚独立,一个不稳朝沙发上栽去。

  叶湛寒被她拽着,迫使跟着她倒了下去。

  狗血的一幕发生了,叶湛寒的嘴,好巧不巧的怼上了艾锦夕的嘴,两人互相瞪大了眼看着对方,一时间,两人大脑都一片空白。

  艾锦夕连屁股上的伤都忘记了,心里只有五个大字。

  【老娘的初吻!】

  就在这时,白玫恰巧从外面回来,看见叶小公子强吻自己的女儿,她吓得手里的菜篮子都掉在了地上。

  动静惊醒了两人,叶湛寒立马站起来,扶起艾锦夕。

  “你没事吧?”

  “叶湛寒!”艾锦夕气死了,狠狠擦了一下嘴巴,“我的屁股呜呜呜……”

  白玫迅速跑近,“怎么了?是不是屁股又疼了,要不要换药?还是给你吹吹?”

  叶湛寒尴尬无比的站在那,从来都处变不惊的他,此刻一脸踌躇。

  艾锦夕气的瞪着叶湛寒,扶着白玫的手,收回疼出的眼泪,吸了吸鼻子,“没事,又不疼了。”

  “抱歉。”叶湛寒百年难得一见的道了歉。

  “哼!”

  艾锦夕走到另一边,轻轻坐在沙发上,不领情。

  白玫皱了皱眉,低声对叶湛寒说:“叶小公子,那什么,你们交往我不反对,只是我女儿现在身上有伤,你也不能来强的啊……”

  “谁跟他交往了!”艾锦夕炸了起来,“他是有未婚妻的人!”

  白玫一愣,叶小公子有未婚妻了还如此轻薄她女儿?

  不行!

  “你有未婚妻了?”

  叶湛寒此刻有些骑虎难下,半响才点了一下头。

  “你出去,出去,我家不欢迎你了,现在就出去。”

  艾锦夕看的目瞪口呆,心里os:卧槽,妈妈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?敢撵叶湛寒?

  叶湛寒也没想到阿姨会变脸这么快,他忙解释道:“阿姨,其实我有未婚妻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  “那是哪样的?你有未婚妻了还轻薄我的女儿,你当我女儿是随便的女人吗?出去!看来有钱有势的人都一个样,还以为你叶小公子不一样呢,是我看错了,出去!”

  艾锦夕偷偷竖起一根大拇指:老妈,牛逼了!

  “阿姨,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,我会找机会跟你解释清楚的。”

  即使被误会了,叶湛寒依旧底气十足,连说话都带着一股矜贵之气。

  白玫一点不领情,直到叶湛寒迈着修长的腿走出去,她还将门摔的“嘭”一声,嫌弃意味十足。

  最后更是叱了句:“斯文败类!”

  艾锦夕走近,两眼亮晶晶的:“妈妈,原来你这么厉害呢!”

  白玫一脸担忧的检查她全身,“他没对你做其他过分的事情吧?我还以为他是个正人君子呢,没想到我刚离开没一会,他就对你做那种事,我真是看错了人。”

  艾锦夕还是决定说出实情:“额……妈妈,其实呢,是我一不小心拽着他摔在了沙发上,然后是一不小心吻上的……”

  白玫:“……”

  “妈妈,其实你是真的误会人家了……”

  白玫眼睛一点点瞪大,转身就要冲出去道歉,却被艾锦夕拉住了。

  “妈妈,你不能立马就认怂,刚刚可是你把人给撵出去的。”

  “完了完了,我刚刚得罪了他,他肯定会找人收拾你的,不行,这事是我做的,我一人做事一人当,不能连累你。”

  “放心吧,他不会对我做什么的,况且他是真的有未婚妻,你刚刚说的也不完全是错的……”

  艾锦夕废了好些功夫才安抚好白玫,趁着白玫做饭的时间,她收拾桌上的烂摊子。

  拿起叶湛寒的草稿纸看了看,艾锦夕是大开眼界。

  这家伙,把一道极简单的奥赛题,搞成了世界奥赛题,难怪列出这么多草稿,还一道没算出来。

  他心思得有多复杂,才会把如幼儿园的题,想成了博士题?

  “哎,这小子,心思多还深,难怪总是一副老成的样子,做做题,果然什么都能试出来。”

  吃完晚饭,艾锦夕登陆了平板微信。

  刚登上,就有个验证消息,是叶湛寒。

  艾锦夕同意通过,就收到了他的道歉。

  “抱歉,下午的事情。”

  艾锦夕勾唇,不理他,而是先去了叶湛寒的朋友圈。

  最终无终而返,叶湛寒的朋友圈一清二白。

  过了几分钟,艾锦夕才回复:

  “又不是你的错,道什么歉?要道歉也是给你未婚妻道歉吧?你怎么能背着你未婚妻吻我呢?要是你未婚妻知道了,该有多伤心啊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