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重生黑客女王

第155章 这叫硬不起来?!

重生黑客女王 三鲜小笼包 6062 2019-11-26 12:35

  第155章这叫硬不起来?!

  “哥,你慢点!”艾锦夕又咽了咽喉咙。

  “你拿来的药是什么药?”

  “解毒和清火的药,哥你好点了吗?”

  “我头晕。”

  艾锦夕真的不想多看,但赖不住某人非要转过来。

  她脸噌的爆红,心也仿佛快跳了出来。

  “去帮我放水!”叶湛寒声音暗哑到了极致。

  “放……放水?”艾锦夕已经懵逼了。

  “冷水,浴缸。”

  艾锦夕僵着身子走向浴缸,放水。

  一回头,“咚”一声巨响传来。

  吓得她赶紧跑近,“哥,哥你怎么了?”

  叶湛寒晕倒了!

  她手伸向他,刚碰上,烫手的温度吓得她立马缩了回去。

  可手还没缩回去,就被明明晕倒的人握住了,还拽进了怀里。

  艾锦夕吓得不敢动了。

  叶湛寒此刻完全迷糊了,也不知怀里的人是谁,嘶哑地声音喷出来。

  “药,不能乱吃!”

  “啥?”艾锦夕懵了,“什么药不能乱吃?”

  叶湛寒其实想说,她拿来的药不能吃。

  此刻两种药起了冲突,他现在已经产生了幻觉。

  “小夕……”

  艾锦夕惊的浑身紧绷,叶湛寒认出她了??

  叶湛寒嗅着她脖颈里的味道,忽然疯了一样扯她的衣服。

  艾锦夕这下是真吓坏了,推也推不开,踢也踢不走。

  他们力量悬殊。

  “哥,我是西井子,我是西井子,你别对我乱来啊,我是男人唔――”

  艾锦夕眼睛瞪大!

  解毒和清火的药不管用吗?呜呜呜她可不能把自己卖了啊!

  艾锦夕一口咬在叶湛寒舌尖上,想让他松开。

  可惜根本不管用,艾锦夕那一咬还让叶湛寒更舒服了,喟叹出了声。

  艾锦夕这才知道,男人叹个气还能这样妩媚和蛊惑!

  正在她走神中,“刺啦”一声响起。

  毫无征兆。

  “啊――”

  艾锦夕尖叫出声,张大了嘴,瞪大了眼睛。

  她毫不留情的挥着爪子,在叶湛寒背后一通乱抓。

  嘴也不留情面的乱咬。

  呜呜呜呜……痛死她了!

  她现在只求这丫放开她!

  她错了,她今晚不该来送药的呜呜呜呜!

  谁说这丫硬不起来的!

  呜呜呜呜……她好想让那说他硬不起来的人来体会一下!

  这叫硬不起来?!

  不知过了多久,叶湛寒停了下来。

  艾锦夕疼的哇哇大哭,第一次这么没出息的哭。

  ……

  清晨被冻醒来了,人还晕在她身上。

  她不敢乱动,小心翼翼试了好多次,确定这人是真晕了,她才推开他爬了起来。

  边爬边哭,想抬脚踹他,可又提不起腿。

  “呜呜呜……叶湛寒你完了,我不跟你玩了,这辈子你也别想让我跟你玩了呜呜呜……”

  艾锦夕放肆的哭。

  她最珍贵的第一次,就这么没有议事感的丢了,她觉得她太委屈了。

  而且这不是一般的痛,她连站起来都要倒抽好几口冷气。

  好不容易站起来了,关掉了花洒,看见地上躺着的人,她又不忍心让他一个人孤零零躺在这冰冷的水里,冻感冒了咋办?

  “叶湛寒,你完蛋了我告诉你,我西井子再也不做你弟弟了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呜呜呜……疼死我了……”

  艾锦夕一边哭,一边把他往客厅里拖。

  拖到地毯上,随便拿了件毯子盖在他身上。

  衣服撕坏了没法穿,艾锦夕就穿他的。

  把自己的衣服找了个袋子全部装起来,眼睛还挂着泪珠子,一瘸一拐的拎着走了出去。

  回了趟房间,叶小野还在睡。

  她抹了把眼泪,把自己背包收拾好,背着悄悄走了。

  她再也不要和叶湛寒做兄弟了。

  这种兄弟太亏本。

  她大仇还没报,就把自己卖了,保不准以后还会有更过分的事情。

  艾锦夕买了机票,一大早就飞回了龙城。

  换回艾锦夕的衣服,走路都不敢大步走。

  好在回去的时候爸爸上班了,妈妈被几个贵夫人约着搓麻将去了,爷爷也不知上哪打高尔夫球去了。

  家里没人,她喊了个佣人扶着她才上了楼,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。

 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,手机响了。

  她拿起,艰难的睁开眼看了眼,是小野。

  艾锦夕接通,就传来叶小野的声音:“老公,你去哪里了?我一醒来你东西都不见了!”

  “转告叶湛寒,我把他看得透透的了,以后我们再也不是兄弟!”

  “啊?”

  此刻叶小野身边就坐着脸上还有两道抓痕的叶湛寒。

  叶湛寒夺过手机,“西井子,昨晚怎么回事!”

  一听见叶湛寒的声音,吓得艾锦夕立马挂了电话,还动作快速的拔了电话卡,掰成两半,最后才瘫在床上松口气。

  松完气,又觉得可惜了这电话卡。

  反应过来,又觉得她为什么要心虚躲着他呢?

  明明是叶湛寒的错,怎么搞得像是她做错了一样?

  可她思来想去,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要躲着叶湛寒,总之现在只要一想到昨晚那些羞耻的事情,她就脸红,心跳加速,把自己埋在被子里,不想见任何人。

  酒店里。

  叶湛寒被挂了电话,又拨打过去,已经是关机状态。

  他眸色暗沉的吓人,把手机还给了叶小野。

  “昨晚西井子有什么异常吗?”叶湛寒问。

  叶小野吓得坐的笔直,“没,没有。”

  “昨晚谁进我房间了?”

  “一个,一个美女。”

  叶湛寒揉了揉太阳穴,昨晚的事情他记的不太清了,很迷糊。

  只记得一个女人来找他,他厌恶的推开了。

  后来西井子来了,还给他买了药。

  喝完药,他好像看见了艾锦夕。

  后来就再也没有印象了。

  西井子又为什么一大早说走就走?

  “小野,收拾一下,回龙城。”

  叶小野吓得心脏突突跳,“不等我老公了吗?”

  “回去再说。”

  叶湛寒站起来,脑袋还有些晕,又坐了回去,拉到了背上的伤口,他神色又暗沉了一分。

  昨晚给他当解药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?

  为什么他会记得那种感觉,美妙又带着一丝蚀骨的畅快。

  难道是药物的关系?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