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重生黑客女王

第78章 方法有效,继续!

重生黑客女王 三鲜小笼包 5477 2019-11-26 12:35

  第78章方法有效,继续!

  叶湛寒凝眉,把监控调出来又看了一遍。

  最终除了那个男同学,监控里并没有其他异样。

  “这个男同学你认识吗?”

  艾锦夕走近看了眼,“认识,他就是孙伟,五班的,上次在洗手间外面,我就说了句翟如霜的坏话,他就差点跟我干起来,可是翟如霜的忠实粉丝。”

  “你说翟如霜什么坏话了?”

  艾锦夕哼哼两声,“你问我这个干什么?你还想替翟如霜报仇啊?我告诉你,我打起男人来可是下狠手,而且,你还一身伤,你打不过我的。”

  叶湛寒无奈问:“还想找出真凶吗?”

  “想!”艾锦夕笑嘻嘻的凑近道:“先说好,我无论说了翟如霜什么坏话,你都不能生气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我就说她,嘿嘿嘿……说她像朵白莲花,明骚易躲暗贱难防……”

  叶湛寒:“……”

  “喂,说了不准生气的,你板着脸干什么?”

  “谁教你的这些话?”叶湛寒声音微冷。

  艾锦夕撸了撸嘴,冷哼道:“还用教吗?生下来我就会。”

  叶湛寒:“……”

  “这个和真凶有什么关系?我承认我当时是嫉妒人家收获大量粉丝,嘴瓢的时候就多说了一句,你也知道我嘴快,想到什么说什么,我真没那样想她,只是开个玩笑而已……”

  “有心之人未必会当成玩笑。”叶湛寒微微蹙眉问:“你和翟如霜有过节吗?”

  艾锦夕摇了摇头,“没有。”

  不知又想起什么,艾锦夕立即道:“对了,这个酸奶就是她的!”

  “怎么去你那了?”

  “唔……叶薇薇给我的,我还以为是她带来的,也没多想就喝了,谁知道里面被人放了那么可怕的病毒……”

  叶湛寒若有所思,把艾锦夕的笔记本收了起来。

  艾锦夕就弯腰问:“你想到什么了吗?是不是翟如霜想搞我?但是我又没惹她啊!虽然我觉得她城府的确有些深,说话做事都很谨慎……可她有什么理由搞我呢?”

  “如果一个人想搞你,没有理由也会搞。”

  “好吧,如果真的是翟如霜……你会替我报仇吗?”艾锦夕笑眯眯的问。

  叶湛寒微晃神,随即移开目光道:“不会。”

  艾锦夕顿时气馁,“我就知道,她是你同桌嘛,你当然要维护你同桌了。”

  叶湛寒:“……”

  艾锦夕找了个地方抱着书包坐下,想来想去,目标定在了翟如霜身上。

  虽然和叶湛寒聊时她装作对翟如霜毫不知情,但其实从中午当着翟如霜的面把酸奶瓶扔掉的时候,就已经锁定了她。

  翟如霜,虽然做事谨慎,心思缜密,但总会有百密一疏的时候。

  过了三个小时,艾锦夕靠在墙上昏昏欲睡了。

  叶湛寒看见,突然起身解开了衣服扣子。

  艾锦夕惊醒,赶忙两手护胸,“你干什么?我告诉你,你要是敢对我有什么可耻的想法,我就打死你,现在你不是我的对手,我会跆拳道……”

  叶湛寒脱掉衣服,直接扔到她头上。

  “我还没那么饥渴。”

  哪怕此刻资料室一片漆黑,艾锦夕还是感觉到了叶湛寒鄙夷的目光。

  她扒拉下衣服,“噌”的站起来:“叶湛寒,你什么意思!”

  叶湛寒一双眸子在黑暗里也无比的绽亮,像两颗发光的葡萄,艾锦夕看的愣了愣。

  突然,艾锦夕咽了口口水。

  完了,有点饿了……

  “饿了?”叶湛寒问。

  艾锦夕不回答,上前一步生气质问:“你刚刚说的话什么意思?什么叫你没那么饥渴?我很丑还是很难看?”

  “丑和难看不是一个意思吗?”

  艾锦夕见他还有闲情找问题,她气的就要上前抓住他。

  不想脚勾在书包带上,一个趔趄朝前倒去。

  叶湛寒立马弯腰,扶着她的两腋下。

  艾锦夕仰着头,望着他,越看面前的一双眼睛,越像两颗葡萄,她突然就那样用嘴巴去叼。

  叶湛寒当即浑身一僵,任由艾锦夕的舌尖轻轻刮过他的眼睛。

  “呃……”艾锦夕触到温度,慌乱回神,有些窘迫地道:“叶湛寒,我饿了怎么办?”

  “我有办法。”

  “什么办……唔!”

  艾锦夕还以为叶湛寒藏了面包什么的,结果他竟然,竟然……用嘴堵住了她的嘴!

  艾锦夕震惊的瞪大眼,便要推开他。

  手刚抬起来,就被叶湛寒两手握住,然后将她的身体往后推去,直到后背抵在墙面。

  “唔唔唔……”

  艾锦夕反抗了几秒,最终碍于力量悬殊,她逐渐沦陷在了这个技术高超的吻里。

  怎么回事?

  叶湛寒胳膊不是还有刀伤吗?

  哪来的力气固定住她手腕的?

  还是因为她没了力气?

  艾锦夕脑海里来来回回凌乱的想了很多,直到肺里氧气越来越少,脑袋才回归到一片空白。

  许久后,叶湛寒才放开她,两人气息很喘。

  “还饿吗?”叶湛寒嗓音暗哑的问。

  艾锦夕气喘吁吁,不经大脑的回答:“饿……”

  她话音刚落,叶湛寒就又吻上了她的唇。

  艾锦夕瞳孔瞪的极大,渐渐又闭上了眼睛,开始享受了起来。

  许久后,叶湛寒放开她,问:“还饿吗?”

  艾锦夕立马回答:“不饿了!”

  “方法有效,继续。”

  艾锦夕:“……”

  喂喂喂,是不是哪里不对?

  她饿也不是,不饿也不是啊啊啊啊啊!

  艾锦夕不知道被强迫着吻了多久,最终累得眼皮都睁不开了,才迷迷糊糊的靠在叶湛寒怀里睡着了。

  叶湛寒抱着她,靠坐在墙边。

  若是此时有光,就能看见叶湛寒嘴角餍足的弧度。

  次日,艾锦夕醒来还觉得嘴皮是麻的,一动身,发现下面软软的,还有个什么东西低着她后脑勺,想也没想伸手就是一抓。

  “嘶――”

  叶湛寒倒抽一口冷气,瞳孔放大的看着睡在他腿上睁开眼的艾锦夕。

  艾锦夕赶忙松手,尴尬又窘迫的坐起来。

  艾玛,要命啊!

  “谁让你穿这么薄的?恪着我后脑勺了。”

  叶湛寒:“……”

  这丫头,犯了错还倒打一耙!

  叶湛寒忍着那处异样的疼痛,站了起来,目光阴测测的瞪着艾锦夕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