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

859.第859章 杀兽解封,月缺苏醒

  随着时间的流逝,在朱天篷和敖烈联手以大神通轰击之下,马交神色电弧越发的稀薄,其周身法力接近耗尽,其口中嘶吼不断,就好似被欺负的孩子在呼唤母亲一般。

  看到这一幕,朱天篷的眸子一缩,暗道:“不好!”

  他那里看不出来,这异兽马交乃是准备唤醒了真正的守护异兽。

  心念一动,朱天篷顿时抽取自己全部的法力,尽数注入手中如意剑之后,举起长剑低喝道:“开天一式,杀!”

  伴随着朱天篷嘶吼之声响彻,恐怖的开天剑气迸发,夹杂着戮仙剑意的锋锐,狠狠的就是轰击在了那马交的身躯之上。

  噗――

  几乎在瞬间,那马交的身躯就是被开天剑气贯穿,鲜血四溅,其肉身四崩五裂,神魂惊恐却逐渐的被开天剑气所吞噬。

  眼看着马交的神魂和肉身就要被开天剑气吞噬,那雕像终于有了动静。

  只见青色的光束飞出,直接就是将朱天篷全力一击的开天剑气震碎,紧接着就是摄取了那异兽的血肉和神魂。

  伴随着嗡鸣声作响,青色光辉璀璨,一朵栩栩如生的九品青莲虚影于半空中璀璨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实。

  待九品青莲凝聚成型,生生造化之气便是开始涌入雕像之内,那雕像则是逐渐的迸发生机,其身上石块脱落,可见血肉于其中浮现。

  看到这一幕,朱天篷这才重重的舒了口气,暗道:“终于成了!”

  说完,朱天篷就是感觉自己的眼皮沉重,就要昏昏欲沉。

  消耗了全部的法力,哪怕他有两大小千世界的灵气支持,但还是出现了这样脱力的状况。

  就在朱天篷身形从半空坠落之际,另一端的敖烈亦是回过神来,连忙解除了法天象地,顾不得自身的虚弱,一个闪身就是将朱天篷扶住。

  遁术施展,敖烈带着朱天篷瞬间掠出上千里。

  待落地之后,敖烈才看向朱天篷,开口询问道:“天篷兄,你没事吧!”

  闻言,朱天篷强行打起精神道:“敖烈,扶我坐下,我要恢复自身法力!”

  说完,朱天篷不由的就是重重的咳嗽了几声,整个人于此刻显得无比的虚弱。

  见此情形,敖烈那里还敢迟疑,当即就是扶着朱天篷坐下身,满脸担忧道:“天篷兄,你这法力消耗如此严重,只怕短时间之内恢复不了吧?”

  摆了摆手,朱天篷开口道:“放心吧,我恢复很快的。”

  话毕,朱天篷也没有在继续开口,盘膝坐落之后,深吸一口气,当即便是运转青帝造化决,调动着两个小千世界之内的灵气,源源不断的恢复着体内的法力。

  与此同时,在千里之外的区域,此刻一道道雷霆光柱冲霄,大地在崩坏,山石于瞬间化作粉末,不过短短七个呼吸的时间,哪怕区域就是宛如雷海。

  伴随着一道凄凉的叫嚷声响彻:“吾儿!”

  只见在地底之下,一头足足五千丈巨大的异兽缓缓的升起,赫然乃是放大了无数倍的马交。

  然而,还不待这马交寻找杀子仇人,地面上一道平静的声音响彻:“孽畜,汝居然敢弑珠,汝该死!”

  紧接着就是看到一道黑发,银甲,手持荒古长戟的男子升空,哪怕周身没有一丝一毫的力量泄漏,但这片空间却为之颤抖。

  下一秒,那异兽的目光就是注视着此男子的身上,其双眸猛然一缩,其庞大的身躯害怕的抖动了数下,跌撞的退后了数十步,惊恐的叫嚷道:“月缺,你,你,你还活着!”

  对此,被称之为月缺的男子却没有丝毫的神色波动,一抖手中荒古长戟道:“孽畜,作为坐骑就要有坐骑的觉悟,既然汝背叛了本座,那汝就可以死了。”

  说完,月缺手中的荒古长戟挥舞,伴随着一道暗红色的血弧划破长空,径直的就是将那巨大的异兽马交身躯一分为二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惨叫声澈响空间,那足足有着准圣后期的上古异兽马交,甚至连一丝一毫的抵抗力都没有,在这一击之下,身死道消,妖魄化作飞灰。

  做完了这一切,月缺一招手,荒古长戟便是消失不见。

  一步迈出,直接来到了朱天篷和敖烈所在的区域。

  目光扫了一眼正在恢复法力的朱天篷,月缺的眸子不由一缩,失声道:“帝功!此人是谁!”

  伴随着月缺话毕,敖烈这才回过神来,咽了咽口水,畏惧的看了月缺一眼,随即躬身行礼,语气恭敬道:“启禀前辈,此乃晚辈好友朱天篷!”

  点了点头,月缺的目光看向敖烈道:“你是太子的人?”

  显然,到了他这种程度,仅仅是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敖烈的虚实。

  闻言,敖烈顿时点了点头道:“回禀前辈,我是尊上的记名弟子敖烈!”

  说的这里,敖烈似乎想到了什么,顿时就是昂首看向月缺道:“前辈,尊上说……”

  不待敖烈说完,月缺就是摆了摆手道:“讲道嘛,这点小事儿无碍,一会儿再说。”

  说完,月缺一弹指,紧接着就是看到一道精纯的生生造化之气就是打入了朱天篷的胸膛。

  下一秒,朱天篷就是感觉到浑身舒畅,在那股力量的带动之下,周身的法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,不过短短十数个呼吸,他体内的法力就是回归如此,甚至还精纯了三分。

  感觉到体内精纯了三分的法力,朱天篷内心不由感慨道:“好强大的造化之气,是谁在帮我?”

  睁开眼,朱天篷就是看到站在面前一脸焦急看着自己的敖烈,紧接着他的目光就是定格在月缺的身上。

  待看到月缺的瞬间,朱天篷的眸子就是一缩,暗道:“难道是他!”

  当即,朱天篷就是从地面上站起身,躬身行礼道:“多谢前辈援手!”

  然而,对于朱天篷的一礼,月缺却是侧过身避开,随即开口说道:“朱天篷是吧,本座问你,你为何会我青帝宫的帝功,你是从何处得到的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