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

第3358章 恐怖朱腾,十八成法则

  轰隆隆――

  轰鸣声响彻,剑气炸开,金剑依旧璀璨,威势不减,径直斩向朱天篷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!”

  眼底一抹诧异的之色闪过,朱天篷神色凝重起来了。

  一开始他并未将这简单的金之法则放在眼里,可是当剑气炸开的瞬间他却是明白,这一击绝对没有自己想象当中的那般简单。

  下意识的,朱天篷再度挥舞手中帝剑,天帝法则爆发间,六色光辉璀璨的一道剑气斩出,径直的迎了上去。

  下一秒,在朱天篷的目光注视下,剑气和金剑再度撞击在了一起。

  轰隆隆――

  轰鸣声再起,无尽的余波扩散间,直接席卷出擂台,众多朱家修士猝不及防之下,直接就被余波掀翻在地,引起一阵的哀嚎。

  “御!”

  这时,主座之上的朱祖一捏法印,言出法行,一股金色的禁制浮现直接将擂台包裹在内,将其中全部的余波阻挡。

  与此同时,朱天篷的脸色彻底的严肃起来了。

  不为别的,在他的剑气彻底炸开之后,可以清楚的看到那朱腾找出的灵道术并没有任何崩坏,虽然光泽暗淡了很多,但却还是急速的袭来。

  “不好!”

  神色一变,朱天篷连忙施展天帝步从原地躲闪。

  下一秒,那金色的长剑贯穿擂台,一道漆黑的深坑浮现间,甚至都看不到其底端在什么地方。

  还不待朱天篷站稳身形,那深坑之内,一股强烈的金光璀璨,一股肆意的剑气迸发间,哪怕是他施展遁天道术在第一时间反映朝着一旁躲闪,但其左臂却也是被剑气碰触。

  噗!

  鲜血绽放,朱天篷口中闷哼一声,其身子晃动了几下,瞬间出现在十数丈之外的地面,看了看自己那几乎已经抬不起来的左手,眼底一抹浓浓的骇然闪过,抬头道:“你这是什么手段?”

  “区区金之法则和灵道术,不可能有如此威力才是。”

  闻言,朱腾看了朱天篷一眼,但却也仅仅是耸了耸肩,丝毫没有要暴露什么的意思。

  见此情形,朱天篷眼底闪过一丝无奈,他也清楚这种事情即便是要询问也得等战斗之后,后者不可能将自己的秘密现在就告诉你。

  下意识的,朱天篷抬起帝剑就准备施展时空回澜将伤势修复,然而,还不待他动手,擂台之外,朱腾之父的大笑声却是从远处传来:“哈哈,朱天篷如何,纵然你天资不错,但是在我儿面前却也没有任何的反抗力!”

  “不要以为金之法则弱小就看不起,我儿可是拥有道十之姿的存在,早已将其修炼到了十八成的地步,已经是法则的顶点,岂是你能够与之匹敌!”

  “我儿,继续加油,给我击败他,让这狂妄的家伙知道,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到底是谁!”

  沃日!

  金之法则十八成!

  怪不得如此可怕!

  眼底闪过一丝的恍然,朱天篷不得不佩服眼前的朱腾,十八成的法则,其威力绝对超越了他现在的十成天帝法则,怪不得两次的剑气袭击都无法将其攻击抵挡下来。

  根据妖尊的记忆,法则在十万年前最高只有十三成!

  可是十万年的时间过去了,关于法则的运用被人不断的开放,毕竟一次次的都未能够突破证道,法则之路自然也会被不断开发。

  而十八成几乎是这个时代的顶端,多少修炼法则证道的道境十阶强者都无法在更进一步,朱腾不过是道境七阶大圆满的希望就做到了这一点,还真算得上是天生伪大道级强者。

  明白之后,朱天篷抬头道:“真没想到,本帝还真是小瞧了天下人。”

  “你的存在本帝认可,不过很可惜,你有一个坑儿子的爹,如果我是你的话,绝对会给他两巴掌让他闭嘴!”

  说话间,朱天篷也不在废话,右手的帝剑一抖,时空回澜施展间,其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如初。

  “怎么可能!”

  “我儿的袭击明明是命中了的,为何现在看上去没有任何的事情!”

  这一幕,顿时让外界那正哈哈大笑的朱腾之父一愣,随即神色有些狰狞的咆哮起来。

  显然,他无法接受现在这样的结果,就好似被朱天篷扇了一巴掌般,神色变幻不定,口中不断咆哮道:“我儿宰了他,给我宰了他!”

  闻言,朱腾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的无奈,看了朱天篷一眼后,再度开口道:“朱天帝,你不会是我的对手的,认输吧!”

  说话间,朱腾也不迟疑,左手法印捏动间,灵道术再度涌现,一柄柄七尺金剑凝聚,威势比之先前更加的强烈,且覆盖的范围明显加大了很多。

  这还真是不妙啊!

  不过这朱腾还真是能忍,这样的父亲,还真是坑儿子的典范。

  内心嘀咕一句,朱天篷吐了口气,帝眸开启间,神色严肃道:“虽然一招鲜吃遍天,但同样的招数对于本帝而言却是不会在二次中招。”

  “朱腾,本帝的话你可以考虑考虑,被这样一个白痴般的父亲操控真的是你想要的?你这一身的天资如果在这样下去迟早要完!”

  “跟本帝去九天皇庭,他如果敢来骚扰那的话,本帝可以出手帮你斩了他,你也不需要背负任何的骂名!”

  此话一出,外界朱腾之父气得面红耳赤,丝毫不顾高层的仪态,站在高台之上不断叫嚷道:“腾儿,你还在犹豫什么,给我杀了他!”

  “该死的朱天篷,居然敢挑拨我儿,你该死,你罪该万死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一幕,顿时让朱祖在内的众人眉头大皱。

  虽然他们也知道朱鑫茂的为人如何,但是后者如此的态度却是让他们十分不爽,尤其是对于朱腾这位朱家年轻一辈的第一人,他的态度实在是有些过了。

  反之,朱腾似乎已经习惯了一般,对于其父的吹促,顿时一挥手道:“朱天帝,抱歉了!”

  下一秒,那半空中密密麻麻的金剑破空,源源不断的朝着朱天篷所在的区域袭击而去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