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神医倾天下之莫惹三小姐

第二十四章 惧怕

  

  九位在仙界呼风唤雨般的存在,在顾云裳的面前,竟然毫无还手之力,自始至终,她都站在原地,一步都没有移动过,这种碾压式的结果,是雷灭与仲明晨从未想过的,他们本以为以他们九位尊主的力量可以轻松拿下面前的人,可是他们错了!两道灵力旋风似是两条冲天的巨龙,冲破了坚不可摧的屋顶,似是要将一切都撕裂一般。

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在整个雷域,惊醒了雷域的那些附属仙人,他们身处雷域,目光由惊叹转为恐惧,那种对强大力量的畏惧,让他们的灵魂都颤抖了起来。

顾云裳的嘴角轻轻的勾动了一下,动了杀心。一道红色的身影自她的体内分化而出,由模糊慢慢变的实质,下一刻就似离弦的箭一样冲出了雷鸣殿。

杀戮与顾云裳那沉静内敛的性子简直是南辕北辙,就像是顾云裳潜藏在内心那拿邪恶与狰狞的另一个自己。

红色的衣袖随风而动,杀戮高抬双手一道道红色的灵力旋风自她背后形成,足有十六道,以她为圆心朝着四面八方清缴而去.....

所有人吓得仓皇而逃,可是一具具身体还是被那些淡红色的旋风席卷,下一瞬,丝丝血雨顺着风声洒落,一道道温热的血液喷洒在巨大的雷域中,地上隐约还夹杂着一些肉末,那些没被旋风席卷的人们被这一幕吓的大声尖叫了起来,更有甚者,直接边跑边吐了起来,整个雷域宛如一个人间地狱一般,无情的修罗挥舞着镰刀,收缴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,死亡和血腥充斥着雷域的每一个角落。

当那一道道旋风逐渐停息消散下来的那一刻,整个雷域便只剩下四道人影了,杀戮在第一时间回到了顾云裳的体内,顾云裳和穆倾歌并肩而立,在一片血海中。对面是手持令牌早已吓傻了的雷灭和仲明晨了。

整个雷域数万计的仙人伙同其他方域的尊主们全都销声匿迹了,雷灭和仲明晨亲眼目睹了那些人的死亡,整个雷域被染成了血红色,除了他们两人之外,剩下的那些人连一块完整的尸体都看不到,全都被那强大的灵力旋风搅成了肉末。

“我爹娘在哪?”

顾云裳站在一片血色弥漫中,微微抬起头,轻声道。

雷灭看着面前那张动人心魄的脸,眼中没有半分的痴迷,有的只有深入骨髓的恐惧,她......竟然这么狠!狠到杀了整个雷域的人.....

顾云裳在一片血色的烘托下,宛如从地狱中爬出来的索命恶鬼,让人遍体生寒,毛骨悚然。

雷灭呆滞的望着顾云裳,看着那双冷的让人发抖的眼睛,在杀了这么多人后,那双眸子里的杀意竟然没有半分退却,反而越演越盛。

雷灭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,脚跟抵在身后那残破的墙壁上,身体不由自主的沿着墙壁下滑,很是仓皇狼狈的样子。

“我爹娘在哪?”

顾云裳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。

“在......雷河........雷、雷河中.......”

雷灭颤抖着身子,不由自主的把自己缩成了一团,手里那面灰扑扑的盾牌也在此刻轰然而烈,化成了一缕缕湮粉。

他顿住身子,惊恐的看向了顾云裳,这个人是.....有意留他到现在的,现在她要动手了!她的复仇还没有结束,她真正想杀的人其实是他和仲明晨,她有意把他们留到了现在......

她想做什么?还有什么狠辣的手段在等着他?这一瞬间,雷灭浑身上下的血液仿佛在此刻剧烈的沸腾了起来,在他见识到了顾云裳的手段和狠毒之后,似是惊弓之鸟一样,很是惶恐不安!

在顾云裳出现的那一瞬间,他甚至还想把她抓起来,想要逼问她身上的气息来源,总觉的她知道些什么。是啊,她确实知道,而且诡异的踏足了那他渴望而不可及的领域,他为了踏入神级无所不用其极,甚至想要血祭所有生灵,他这么做究竟是对是错?

为了晋升,他究竟招惹了.....招惹了一个怎样的存在啊?这个人不是人!她是个怪物!她是索命的厉鬼,她是万恶的本源!他错了!他再也不敢了......

“把你的尊神晶给我.......”

正在两人惶恐不安的时候,顾云裳又说道。

雷灭和仲明晨闻言身子一僵,对视了一眼,眼中涌起了些许不甘。

“大人!请您出手相助!”

两人抓着衣领不甘的喊道,话音刚落,顾云裳心底一惊几乎是同时来到了穆倾歌的面前,扬起手中的冰梅抢对着虚空狠命砸了一下。

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顾云裳捂住气血翻涌的胸膛,倒退了两步,虚弱的靠在了穆倾歌的怀里,而大殿中那两道狼狈的身影也不见了。紧接着,一道如沐春风的儒雅声音传来。

“染青!首先谢谢你出手灭了这么多的生灵,祝我修复魂魄。哈哈哈!再见面时,我定与你不死不休!”

听着那道声音,顾云裳的脊背僵了一瞬,很快她就轻轻勾了下嘴角。

“是吗?我等着你......”

顾云裳抬起双眸,冲着一脸担忧的穆倾歌笑着摇了摇头,缓缓站直了身子。她抬起两只手掌,手指一根根的波动了一起,似是在钢琴键上飞舞一般,越来越快,紧接着大殿的角落里亮起了七道颜色各异的光芒,七个菱形的晶体自角落中慢慢浮起,最后飞到了顾云裳的面前。

“这是......尊神晶?”

穆倾歌诧异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幕,顾云裳抬手把尊神晶握在掌中,然后道。

“把这些留给琴台他们,有......玲珑心在,我自己就能帮他们转换”

说完后顾云裳拿出了一个冰盒,里面静静的躺着数量不等的寒髓清体草,看着里面那些宛如冰雕的寒髓清体草,顾云裳有些沉默,那个爱恨分明的少女,是她亏欠良多的人,珊胭......

穆倾歌看着顾云裳那张恍惚的小脸,微微叹了一口气,在听说了顾云裳那个沉长复杂的梦境后,他竟觉的这份珍之重之的感情是从别人那人偷来的一样,可即便如此,他也不愿放手.......

“我们去雷河吧?”

顾云裳闻言,回过神来,轻轻点了点头,然后牵起穆倾歌那微凉的手掌朝着殿外走去,脚下的血迹,随着两人的步伐,留下了一串串赤红色的脚印。

雷河、是雷域的中心,那里电闪雷鸣,每一寸空间都有粗壮如碗口大小的雷电侵袭着,顾云裳看着面前那层层的闪电,突然心......怯了!

“小裳儿?”

穆倾歌轻声叫着沉默不语的顾云裳,看着她停滞不前的脚步,心底微微叹了一口气。

穆倾歌倾身把顾云裳那消瘦的肩膀揽在怀中悄声安抚道。

“你爹娘他们,比你想象的要强大。大家都会好起来的,等打败了那具神魂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......他们不会有事,你不要怕,也不要胆怯,我的小裳儿那么好,没有人不会爱你,我能感受的到,他们跟我一样的爱你,别怕,小裳儿!勇敢些,好吗?”

......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