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圣骨传

第876章:公审?

圣骨传 醉梦红辰 3398 2020-01-13 08:31

  

  先入为主的胸有成竹,让肖定恶只是将注意力都集中在林牧一人身上。他的所有动向都在掌控之中,但却忽略了一点,一直纠缠与问题,就是分散注意力。

精心的布局是没错,但是在林牧看来,不管是什么力量,肖定恶掌控得都还不够成熟,在某种情况之下,要破开这困阵,对林牧来说可谓是非常之容易。

圣帝墓穴的空间虽然虚幻,但是只要充斥了别的力量,就可以暂时的改变。当困阵出现的时候,林牧所处的就是一块实质性的地方,所以用很普通办法解决。

围困的气场的确足够强大,若是换一个人,李晏,或者是夏侯清,亦或者是其他人都很容易中招。但林牧是谁?这般场面见多了,怎么可能如此容易就困住?

到底是谁更加天真,立刻就可以知道。石柱困阵之上的确有不同的符文,都是针对林牧的气息。但是他忘了,林牧拥有天缺之体,想要改变是轻而易举的事。

不管是徐沐晴的寒冰之气,亦或是王大牛的地灵之气,林牧其实都有所涉猎。虽然不是特别强,但是对上肖定恶还是足够了,只要他轻轻一动,重获自由。

地灵之气在地面之上升腾起黄光。光芒也同样你凝聚成一道道符文。林牧闭上双眼,感受着熟悉的气息,嘴角扬起一抹笑意:“好久没动用,都快忘了啊。”

手中开元灵骨一跺,一道气浪散开来。符文聚合,汇聚成一道光柱,直接冲上云霄。下一秒,石柱彻底炸开,并且直接化为飞灰,林牧安然无恙的站在原地。

金光与灰黑色的光芒互相吞噬,然后一股反噬之力直接冲向肖定恶的身上。他身形一颤,直接向后倒飞出去,撞击在地上之后,发出一阵闷哼,很是严重。

“你以为,摸清楚我的底细,就可以对症下药,然后直接将我困死在这里?别忘了,在这特殊的空间位面之中,你的实力根本发挥不到三层,简直是笑话。”

精神之力还好,肖定恶想要在这里动用其他的力量。即便是他背后有高手存在,也不可能如此简单就将林牧困住,自己想的太天真,也希望别人是笨蛋吗?

袖袍一挥,林牧上前一步,看着倒在地上的肖定恶:“你究竟是有多愚蠢?走过一次圣道,就以为自己什么都行了?伤了自己的本源,之后再也无法弥补。”

“说吧,到底谁在你背后挑唆?让你控制整个灵宫?如果不是我步步逼问,你到现在还想隐瞒下去吗?这样的做法,你不觉得很愚蠢吗?剑走偏锋吗?可笑!”

林牧大概可以明白肖定恶的想法,他深得灵宫主人的信任,又是如此地位。任何灵宫之人都不敢对他有怀疑。老者又不太过问一些事,所以认为很轻松。

但林牧是怎样的人,通过外界的了解是完全不够的。他的本质除了徐沐晴之外,没有人知道。如果一个强者。连这点都做不到,那么还怎么在这万界立足?

“说吧,你除了想要夺取灵宫掌控权之外,究竟还有什么目的?如果你的野心当真足够庞大,那么就应该明白,你一人之力,绝对做不到绝对的完美计划。”

言下之意就是,他的背后一定还有神秘的势力存在。他是什么时候与暗中势力结交的?难道是上一次走出圣道的时候?林牧不敢确定,但也不想继续猜下去。

就在这时候,前方走来一队人影,最前面的应该是王大牛,徐沐晴。跟在他们身后的人,应该就是灵宫的银甲队了,想必这边的动静,他们都已经知道了吧。

“林牧哥,不用纠结。他们的事情还是留给自己去解决吧。灵宫之中自然有规矩,不会放过一个心有不轨之人。只要灵宫主人出面,一定可以查清楚问题。”

说着,众人已经上前,直接将肖定恶围住。众人不敢相信,也有些不想承认。这么多年以来最为强大的高层,居然包藏祸心。背后的势力究竟是有多大啊。

蹲下身形,林牧确定肖定恶无法动弹。但为了以防万一,还是一掌击出,在他的胸口留下一道封锁印记。其实这样一来,他的反噬程度反而会降低,还是仁慈。

“前辈,您还是不要太过分。他是我灵宫之人,现在的局面还需要主人来定夺。究竟是怎么回事,还要调查过之后才能做决定,这样贸然的,始终不太好。”

王大牛瞪了一眼说话之人:“你这是质疑灵宫未来的主宰者之决定?”这句话,让众人都十分震惊。如果林牧真的以这样的身份处理,还真不敢拦着他。

“不管肖定恶的结果是什么,我灵宫自然有公审。主人会做决定。即便是主人认定,前别就是传说中的存在,那也是之后的事,现在,还没有那个权利吧。”

林牧不在意,只是淡淡一笑:“好,很好,你很敢说,我欣赏你。不过公审?实话,我不太相信。除非这次的所谓公审,我可以在现场,不然我不会轻易接受。”

不是林牧有意的刁难,实在是因为肖定恶的事情很是蹊跷。之前还好好的,突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一般,直接对林牧出手。而且气息如此之古怪,一定有问题。

半个时辰之后,灵宫的大殿之上。这一次林牧只是站在下方,甚至与肖定恶下跪的地方不远。老者坐在主位之上,四周是一部分灵宫的人,很是严肃,压抑。

林牧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想要知道,灵宫究竟会如何处置肖定恶。如果他不把背后之人交代出来,或许林牧便不会善罢甘休,这件事的牵扯说不定很严重。

“如今这般混乱,所有的事情都不清不楚。你居然还敢跟我闹这一出?肖定恶,你是安稳的日子过得太久吗?一定要这般折腾,你才开心是吗?真是麻烦。”

存在的时间越久,老者就越是有体会,有些东西争来争去,根本毫无意义。是怎样命定的,就应该遵循什么样的轨迹去做,想要挣脱,付出的代价太大了。

“说吧,你背后之人,究竟有怎样的目的。亦或者说,你这次的变故,计划多久了?如果你不想说清楚,那么之后的一切,我都没办法替你说一句话。”

这里所有的一切,都要交给林牧,这是必然的。也就是说,在林牧的那个计划成功之后,这里的任何人都不能说半个不字。这次是肖定恶唯一的机会吧。

“哈哈……公审?你们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将我置于这般局面?真好,我算是看透了,就算我怎样努力,怎样正当的理由,只要他不认可,一切都白费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"; document.write('